dy2276

我那又仙又萌又魅惑的小师弟啊(十八)

(十八)

自从师兄们知道释的猫妖血统后都格外小心,对释的东西都会留心检查,怕再有东西触发释发情。可是释来长留也大半年了,每日到山上的山洞里修行,难免遇到长留其他峰的师兄弟们,久而久之大家也熟络起来。其他峰的师兄弟们很喜欢这个狐族的小师弟,毕竟长留没有多少女孩子,少有的几个师姐师妹也没有释好看,所以释每次修炼完,身边总有人围着,风天逸和朱友文明里暗里的不知道赶了多少次,总有人赖在释身边不走。当然这些人也费尽心思讨美人欢心,送礼是最好的方法,什么精致的点心、吃食啊,什么精巧的小玩意啊,什么玉扳指、玉簪、玉佩啊,名家题字书画的精美折扇啊,甚至还有补灵气的补药和灵力加持的法器,真是应有尽有,毕竟到长留来修行的都是各大修仙派掌门的公子啊、各族(妖族、魔族除外)王公贵胄的儿子等这些有权势有家底的主。偏偏释还是小孩子心性,别人送他的东西都要摆弄一番,还对着别人甜笑,导致大家送礼情绪高涨。能碰见释就把礼物塞到释手里,不能碰见释就写上名帖把礼物放到释房间门口,导致经常释和风天逸、朱友文修炼完回房时,释房门口就像个商品陈列会,偏偏释还把它们都搬进房间,兴致勃勃的拆开看是些什么有趣的东西。这时风天逸和朱友文都会马上跟进去,把可疑物品剃掉,什么这玉佩太香不适合你,什么这个东西怎么有个小孔万一里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什么吃的东西可不能乱吃,总之最后合格能留下给释的东西少之又少,其他淘汰的东西全部交给二师兄处理,即使这样也经常把师兄们累个半死。所以一个月之后,绝情殿出了一个奇怪的规定:门下弟子不得收取其他峰弟子的任何物品。从那以后,每次再有人给释送礼物,释都得压抑着好奇心婉拒,虽然很想知道是什么,但是不想忤逆师父。久而久之大家也知道绝情殿的规定,虽然觉得这规定挺奇葩,但是是白子画上仙定的,大家也不好说什么。送礼的人虽然没了,但天天缠着小师弟的人可不少,风天逸和朱友文用各种理由都挡不住释也很无奈,他每天还要用一叶竹笛给卡索哥哥报平安了,每天除了修炼时间,都有人围着,他也不想怠慢了别人,只好忍到朱友文用小师弟要休息了为理由把那些人赶走,每天只有睡觉前才能报平安。幸好又一月后,绝情殿又出新规,凡是来绝情殿的人必须通报,只接待有公事的人,私事的,必须由陵越登记,另行安排时间,当然一般的事陵越才没功夫安排了,都是做做样子。所以释下午的修炼一完,马上和朱友文、风天逸回绝情殿,绝情殿的结界可不是盖的,其他峰的那些人哪进的来,释终于清静了。

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就到年底了,按长留的规定,弟子们可有半个月的年假,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释、朱友文、风天逸这些有家人的自不必说,连屠苏都准备回乌木灵谷和长老们一起过年,大师兄在外历练自不必管,只有陵越没有家人,任留在长留照顾师父的起居。虽然大家都邀请陵越和自己一起回家过年,但是陵越都婉拒了,自己走了,谁陪师父,而且这种清淡的日子自己早就习惯了,反而今年多了释、朱友文、风天逸让绝情殿热闹了不少,自己的事也增加了不少,年底终于可以轻松了。大家互相道别后,就往自己的家赶去。屠苏直接御剑飞往乌木灵谷,风天逸又换上那妖艳的红色礼服,坐着羽族来接他的豪华飞撵,从空中飞走了。释和朱友文用灵力飞下山,山下自有来接他们的马车,两人道别后,就走向了自己的马车。释跳上马车,一掀开轿帘,居然看见卡索正坐在里面笑盈盈的看着他。“哥!”释一把扑进卡索怀里,紧紧抱住卡索,使劲吸取卡索身上的气息,然后在卡索怀里蹭来蹭去,卡索也搂着释,嗅着释头发的樱花味笑着说:“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释抬头嘟嘴说:“你来了都不告诉我一声,刚才也不出来叫我。”卡索刮一下释的鼻梁笑着说:“哥想给你个惊喜,而且看你刚才和你的师兄依依惜别,不忍打扰,还有你看你现在这小孩模样,你不怕你师兄见了,笑你!”释嘟嘴狡辩到:“师兄才不会笑我了,倒是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都到这了,还要躲在马车里不出来。”卡索抿着笑,搂着释,哄到:“好好,我的释说什么都对,都是哥不好,最近父皇给我安排了很多事情,哥根本抽不开身,这段时间哥会好好陪你的。”释笑着说:“这还差不多。”就在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马车已经走了好远了,最后两人依偎在马车里聊着狐族和长留各自的生活。释从卡索那才知道自己的父母已于一个月以前回了狐族了,父亲已经在帮皇准备过年的庆典了,哥才有空来接自己的。

回到狐族后,卡索和释两人独处的时间并不多,狐族的庆典繁多,与各族也交好,送礼答谢的宴会一直没停,卡索和释做为皇族全部都要参加。不过卡索做为未来皇位的继承者,座位自然在皇的旁边,而释只是亲王兰修君的儿子,自然只能坐在下面皇族堆里,两人自然在宴会上没什么交流。但是宴会完之后,无论多晚两人都会睡在一起,有时是在卡索房间,有时是在释房间,有空的时候,偶尔两人还会去夜跑,去回味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生活。又是平常的一天晚上,今天由于卡索事多,都是在卡索房里处理的,所以释提早就到卡索房里等着,一会和卡索一起睡。释躺在软塌上,手里的法术书都快看完了,卡索才忙完。释嘟着嘴抱怨道:“哥,我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有这么多事啊。”卡索边坐到椅子上边疲惫的笑着说:“今年送礼的人多,我得都合计合计回什么礼合适,回贵重了,我们狐族的财力不够,回礼轻了怕轻慢了别人,影响狐族和各族的关系,哎,的确是累人。”释从软塌上跳下来,坐到卡索旁边,用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卡索说:“要不哥我帮你算吧,看你这么累,我好想帮你。”卡索无奈得苦笑说:“算了吧,你不因为好奇把各族的礼物拆的乱七八糟就不错了,帮我算,你算东西忘东忘西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一会把哪族算掉了,我们忘了回礼,那可太失礼了。”释哼了一声,把脸转到一边,闷闷的说:“我好心想帮你,你还这样说我,好心没好报。”卡索苦笑着摇摇头,站起来,从旁边的柜子上拿着一盘东西走过来哄到:“释的好心当然有好报,你看哥给你留了什么。”释本来还想再佯装生气的样子,但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忍不住转过头来瞧瞧卡索手里的东西。只见一个水晶托盘里,装了78个红艳艳的果实。“这是魅果?好大啊!”释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卡索笑着把托盘放到桌上,又推到释面前,点点头说:“这是魅果树树顶结出的果实,父皇那有十来个,剩下的都给我了,我没舍得吃,想和你一起吃。”释看着红艳艳的果实抿抿嘴,又摇摇头,把托盘推到卡索面前:“树顶的果实最好,灵力最充沛,只有狐族的皇和继承者才能享用,这是为了保持狐族领导者的灵力强大,我怎么能吃了?而且我吃了也没用,我只有5条尾巴,天生就不会有强大的灵力,这魅果于我是暴殄天物了。”卡索又把托盘推到释面前,抚摸着释柔顺的头发温柔得说:“这些对哥来说就是果子,如果不能和释分享,我还不如送人算了。”释急了忙说:“哥,你怎么能送人了,送外族人,吃了也没啥用。送本族人,除了皇,谁有你灵力强大,别人吃了灵力也超不过你,白白浪费魅果,还不如你吃了,灵力更上一层楼,将来可以用强大的灵力保护我们狐族。”卡索宠溺的刮刮释的鼻梁,难得耍赖说:“可是释不吃,我也不想吃,那就放着吧。”释着急道:“虽然魅果是可以存放一段时间,但放久了也不好啊,哥,你还是快吃了吧。”卡索微笑着努努嘴:“一起吃。”释想了想,还是随手拿了一个吃起来,边吃边用漂亮的蓝眼睛看着卡索,卡索微笑着,也拿起一个魅果吃起来。释看卡索吃起了魅果,松了一口气,对卡索说:“哥,我只吃一个,灵力太多我也承受不了。”卡索想了想,点点头,很快卡索和释就吃完了魅果,简单沐浴了一下,两人就在床上相拥而眠了。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