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我那又萌又仙又魅惑的小师弟啊(十六)

(十六)

释像往常一样劳动完,推开房门,看见房里的人先吃了一惊,然后灿烂一笑,跑过去,两人紧紧拥抱。“哥,你怎么才来看我啊?”“对不起释,父皇每天给我安排了好多事,我实在抽不开身。这,我都是打着办事的由头溜出来的。来,哥看看,释你是不是瘦了?”“没事,哥,师父和师兄们都对我很好。对了,一会哥我们切磋切磋,我的灵力涨了不少了,以后我就可以帮哥了。”卡索宠溺的揉揉释的头发:“你能不能帮哥不重要,只要你平安快乐,哥就放心了。”释故作生气的样子嘟嘴说:“哥,你把我当公主养啊,我也是狐族的小殿下好吗?我也想为你、为狐族分忧啊。”卡索故意抱住释说:“好了,我的小公主别生气了,哥来看你你不高兴?”释傲娇的挣脱卡索怀抱:“哥,你再叫我小公主我就不理你了。”卡索突然说:“张嘴!”释下意识的问:“什么?”结果嘴里就被塞了个甜甜的东西,一咬又有汁水渗出,释觉得味道不错,吃完后问道:“这是什么?”卡索又拿出一颗放到释嘴边,释张嘴咬住,卡索笑着说:“凡界买的,好像叫冰糖葫芦,不过哥尝过,他卖的里面的果子比较酸,我想你爱吃甜的,所以哥另外买了些甜果子叫他做成这样的冰糖葫芦,好吃吗?”释甜笑着点点头:“好吃,哥买的都好吃。”卡索放下纸包,拉着释坐下:“那一起吃吧,不过哥吃甜的不行,就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你。”释高兴的点点头,两人边吃边聊,释才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离开狐族游历去了。

释刚才看见卡索太激动了,房门也没关,所以房内发生的一切恰好被修炼回来的朱友文和风天逸看见。朱友文看释和一俊秀男子如此亲密心里很不是滋味,幽幽的问:“这是谁啊?”风天逸也皱着眉说:“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能和释如此亲密,应该是狐族人。”“那是小师弟的堂兄,狐族皇最小的儿子卡索皇子。”声音才后面传来,两人回头原来是二师兄陵越。两人忙行礼:“二师兄!”朱友文问:“二师兄,你怎么到这来了?”陵越笑笑说:“师父让我给小师弟传话,他的处罚师父已经解除了,而且师父还说释的堂哥来了,让释休息几天,好好陪陪家人。”两人在门口站了许久,这会正好和二师兄一起进去,于是就跟在二师兄身后。陵越走进释的房间,叫了声:“小师弟。”释正和卡索聊得开心,有人进来都没察觉,听见有人叫他忙站起来一看是二师兄,忙迎上去:“二师兄,你来了。四师兄、五师兄你们也来了。”又回头对卡索说:“哥,这是我的师兄们,这是二师兄陵越、这位是四师兄风天逸、这是五师兄朱友文。”卡索忙站起来行礼说:“我是释的哥哥卡索,谢谢各位对释的照顾。”三人回礼后,陵越说:“我来是转告师父的话。”陵越把白子画的话转告释后说:“如此,释这几天就好好陪陪你哥哥。”释感激的看着陵越连忙点头。陵越临走前看朱友文和风天逸任站在释房间没动,就拉上两人说:“释好不容易和家人团聚,别打扰他们。”不由分说将两人拉走了。

朱友文走在路上,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就问风天逸:“喂,你说,那个卡索有什么好,释一看见他就再看不见别人了,还笑得那么灿烂,释很少对我们那样笑。”风天逸冷哼一声就走了。朱友文在后面嘟囔道:“这人又怎么了?”接下来几天,释和卡索形影不离,大家经常听见两人的欢声笑语,或看见两人旁若无人的嬉闹,对两人这么好的感情大家都羡慕不已。朱友文这几天寂寞坏了,想找释说说话,卡索随时都在(两人就没分开过好吗),说不上几句,卡索一插话,释就和卡索旁若无人的聊到一块去了,或是释要和卡索去做什么,匆匆和朱友文说两句释就和卡索离开了。朱友文觉得没有释的日子好无聊啊。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卡索终于被狐族皇的传声鹰招回去了,朱友文开开心心的去释的房间找释。一进门就看见释对着桌上的一堆小玩意发呆,朱友文走进去问释再看什么?释抬头叫了声:“五师兄,我在看哥送我的这些个小玩意,真。。。。。有意思。”朱友文往桌上一看,大咧咧的说:“这有什么,都是凡界的寻常玩意,在凡界到处都是。”释低头微笑一下:“是吗?可是我很喜欢。”说完就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在盒子里收好。朱友文看着释那认真的模样,很是纳闷,就是些寻常东西有什么好的?看来释喜欢凡界的东西,哪天我送释些凡界的好东西,让释开开眼。释收好东西后,和朱友文又聊了会天,朱友文才离开。

朱友文一回房,就把自己从皇宫带来的箱子翻了个遍:这个,太老气了和释不配;这个,颜色不好看;这个,太俗气了;这个,没品位;这个,和释气质不符;这个,太稀松平常了;这个,对就这个,又珍贵又有品位。朱友文得意的拿着一个精致的瓷瓶,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好,释一定喜欢”,然后喜滋滋的朝释的房间走去。

朱友文来到释的房间,扬扬手里的瓷瓶,笑着说:“释,我找到一个好东西拿过来给你瞧瞧。”释瞪着大眼睛好奇的问:“这是什么?”朱友文得意的打开瓷瓶说:‘你闻闻。’释轻轻的闻了闻有股极淡的香气,慢慢的香气又开始馥郁起来,很是好闻。释好奇的问:“这是什么?”朱友文笑着说:‘这是一种很珍贵的香,叫做“幽兰”,刚开始香气极淡,随着香的燃烧,香气会慢慢萦绕经久不散,连屋里的物品都会沾上这种香气,几天才会散去,听说晚上熏这种香入睡,容易做好梦。释要不要试试,这可是我母妃生辰那日父皇赐的,整个皇宫才只有5瓶。’释呆萌的想了想,摇摇头:“这么珍贵,还是你留着用吧。”朱友文笑着说:‘我又不爱熏香,我只是好奇,这幽兰混着你的樱花体香究竟是怎样的味道。’一定让人闻之欲醉,朱友文心里暗想。释嘟嘴说:“原来你是想让我做实验,哼,说不定幽兰碰上我的樱花味会变成怪怪的味道。”朱友文打趣道:“味道怪不怪,要熏过之后才知道,你敢不敢试试。”释想了一下问:“真能梦见好梦?”朱友文信誓旦旦得说:“我母妃岂会骗我。”释点点头说:“好吧,我试试。”朱友文高兴的拿起释房间的香炉,放在桌上,加入了3勺“幽兰”,点燃,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出来。释双手支着下巴,坐在桌旁,闻了闻,点点头说:“嗯,味道还不错。”朱友文也猛地吸了吸鼻子,陶醉地说:“这幽兰配你的樱花体香还真好闻,简直让人闻之欲醉。”释没好气的说:“好了,你闻也闻了,快回去了吧,我要去做好梦了。”朱友文赖皮的说:“这么好闻,让我多闻一会。”释不由分说的把朱友文推出了房门:“我要做好梦了,别打扰我。”然后毫不留情的关上了房门。朱友文只好转身走几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人房间挨着的。)

朱友文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梦见释在一片清幽的山谷中向自己走来,仿佛自己还闻到了清幽的空气中夹杂着浓郁的樱花味。突然自己被剧烈摇晃,睁开眼就看见银色柔亮的头发,白色的寝衣,往上就是释漂亮的小脸和雾着水汽的蓝色桃花眼。释脸色绯红,嘴唇红艳,喘着气,呻吟着:“师兄,我好难受,你帮帮我。”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