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我那有仙又萌又魅惑的小师弟啊(七)

(七)

大殿上,释按照长留的礼仪完成了拜入白子画门下的拜师礼,获得了绝情殿的门牌,(这门牌当然白子画的所有徒弟都有)正式成为白子画上仙的徒弟。完成拜师礼后,释回到绝情殿,听了白子画上仙的教诲,然后上仙吩咐陵越给他讲长留的规矩和介绍各位师兄弟,自己则离开修炼去了。释虽然百岁了,但按狐族的算法才成年,所以只能当小师弟。其实风天逸也差不多,但是风天逸有120岁,所以自然是师兄。就是朱友文觉得有些尴尬,虽然18岁,但是人族的岁数和其他族怎么比,好在释不计较这些,还是甜甜的对朱友文叫了一句:“五师兄。”那软糯的声音叫的朱友文骨头都苏了,朱友文当即决定“抛弃”风天逸那傲骄货,以后多和小师弟待在一起,小师弟又美又可爱,比那个臭脾气的羽皇好多了。风天逸对樱空释却另有盘算,先以师兄的身份去教导他,让他崇拜自己,然后套出他有没有姐姐妹妹,让他把他的姐姐妹妹介绍给自己,呵呵,自己美美的侧妃就有着落了。而百里屠苏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释向他行礼,叫他“三师兄”时,他也只是微点了下头,不过他的视线还是有意无意的瞟一下释又离开,可能认出他就是狐族祭祀那天献舞的人。释见过各位师兄后,就到后面去和自己父母告别,父母叮嘱了他很多,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然后二师兄带他去了自己房间,挨着朱友文的房间,让朱友文着时高兴了一会。释进房后,朱友文也想跟着进去,找他聊天,二师兄陵越及时拉着他说:“释,累了一天了,让他好好休息,要聊天以后有的是机会。”朱友文一想也是,释肯定很累了,自己真是粗心,忙说:“还是二师兄考虑周到,那我也回房了,谢二师兄提醒。”陵越笑着说:“你是该回房休息了,今天你的修炼成果我还没检验,明天的一起吧。”朱友文一听,脊梁骨都凉飕飕的,垂头丧气的回到房间,刚才那股高兴劲全没了。陵越看他那样,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释躺在床上,觉得很开心,能拜入白子画上仙的门下就像做梦一样,但是离开父母和哥还是有点难过,对了,哥,糟了,释忙爬起来,拿出一叶竹笛,悠扬的曲子在房间回荡。旁边朱友文房间,朱友文已经躺床上了,听到旁边传出悠扬的曲子,奇怪,释还没睡吗?这曲子真好听,可能释是思念亲人睡不着吧,释一定觉得很孤单。也是释才成年就被狐族送到这来学艺,一定和我一样,根本就不想来,在家不受宠才被送到这来的,释,放心,师兄会陪你的,不会让你觉得孤单的。朱友文这样想着就睡着了,梦里朱友文有个很乖很美的小师弟,两人一起练剑,一起吃饭,一起修炼,晚上一起聊天,很是美好。而风天逸的梦里,自己正坐在王座上悠闲的饮酒,王座下有个穿红色透明纱衣的美人正在跳舞,美人一个转身露出了漂亮的脸蛋,分明就是樱空释的模样,只是身体变成了女人,跳的舞正是那天的祭神舞,很是香艳。

第二天,陵越带着释三人来到绝情殿的后院,检查三人的情况。风天逸当然修炼的不错,陵越欣慰的说:“基本的心法你都会了,除了每日打坐三个时辰提高灵力修为以外,你可以把灵力注入武器,修炼攻击技巧了。我看你喜欢用鞭子,不如就把灵力注入你的鞭子,练习鞭法,我一会给你本秘籍,你可照着练习,我一周和你切磋一次,看看你的情况再调整。”风天逸很是兴奋,终于完成基本心法了,开始练习攻击能力了,自己的修为提升了一步。陵越又来到释面前,握住他的手,让他放松:“把你的灵力全部释放出来,我看看情况。”释按照他的要求做了,陵越感受了下他的灵力,眉头皱了皱,没说什么。然后放了把剑在地上,让释把灵力镀上整把剑,用灵力牵引剑升起来,尽量升高。释两指放出灵力镀上整把剑,然后用灵力牵引整把剑升起来。刚开始还容易,到了和自己身高差不多高后,再上升就开始困难了,释额头的汗慢慢把斜刘海都侵湿了。陵越让他把剑放下,给了他一本心法秘籍,对他说:“这是长留的基本心法,每天按这心法打坐修炼3个时辰灵力,每天也练习用灵力让剑尽量升高,这是御剑的基础。”释点点头,拿着心法看起来。风天逸在旁看着非常诧异,不是说九尾狐族灵力高强吗,这樱空释怎么这么弱,难道遗传的狐族能力全用在容貌上了,看看樱空释的脸,觉得有这可能,还以为有个切磋的对手了,真让人失望。朱友文紧张的接受陵越检验,剑升的歪歪扭扭,比樱空释还矮,陵越无奈的说:“这么久了,你还是只能升起这一点,你的灵力基础太差了,每天打坐6个时辰,提高灵力,我每天检查,稍有偷懒就打扫绝情殿。”朱友文忙说:“是,是”。风天逸在一旁满脸的不屑。陵越离开后,三人往后山走去。

释好奇的问:“两位师兄,我们这是去哪啊?”朱友文友好的说:“释,我们修炼的地方是另外一座山峰,那里仙气缭绕,灵力充沛,适合修行。长留的其他弟子也在那修行,我和四师兄知道个好地方,我们到那去修行吧。”释乖巧的点点头。进入朱友文、风天逸常修行的那个山洞后,三人各寻了一块石板打坐,释按照二师兄新给的心法修炼,发现浑身灵气缭绕,比狐族的修炼方式要好一些,不愧是长留,心法都是精心选择提炼过的,回去把这心法告诉哥,看能不能帮到哥提高修为。打坐一会后,先撑不住的是樱空释,释睁开眼,看见师兄们还在调息灵力,不敢开口打扰,当他们把灵力收回时,听到咕咕声,在山洞里尤为明显。两人看向声音的来源,释正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小声问:“什么时候有人给我们送饭啊,我肚子有点饿了。”风天逸没好气的说:“修炼了,带了辟谷之术,没人管饭,不过看我们才入门,绝情殿会准备晚餐,但是早晨和中午都自己想办法,也可以不吃。”朱友文看释难受,忙说:“这条规矩太让人不舒服了,那些得道的人当然不用吃饭,我们这些凡人没饭怎么过的下去。释,师兄去摘点野果,你先在这等着,师兄很快回来。”风天逸嘲讽的说:“那会让你去摘点野果,你说不想动,过一会就过了,结果我们一直没吃过午饭。怎么小师弟在这,你到主动要求去摘野果了。”朱友文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师兄,当然要照顾小师弟,你还是我师兄了,你照顾过我吗?”释两眼放光得问:“这山上有野果吗?”朱友文点点头说:“有,还很多,其他长留子弟也常摘野果充饥。”释灵巧的从石板上跳下,对两人说:“我最会摘野果了,我去摘,两位师兄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就往洞外跑。朱友文担心得说:“别,师弟小心迷路,师兄陪你去。”也往洞外跑。风天逸犹豫了一下,也跟了出去,嘴里自言自语道:“我是看在野果的份上才跟着你们的。”

三人很快就发现了野果,释准备爬树,朱友文拉着他说:“我们这都用石头打,锻炼眼力和准度。”释觉得很有趣,也和朱友文一起用石头去打果实上的树枝。风天逸直接带着灵力用鞭子一扫就掉下不少果实,挑畔的看着两人。这时释开口了:“四师兄,你这样是可以打下一片野果,但是这些没成熟的野果也被打下来了,好浪费,本来这些我们还可以留到以后吃的。”风天逸得意的说:“我喜欢,怎么师弟,你希望你的修为一直没进步,修不成辟谷之术,一辈子吃野果吗?”朱友文习惯他那说话方式懒得理他,就是怕释不习惯,忙递给释一个野果说:“别理他,师弟我们快吃。”风天逸也捡起一个野果准备往嘴里送,释忙跳起来,一把抢过风天逸的野果,风天逸皱眉说:“你,干嘛?”释把野果拿到鼻尖闻了闻,说到:“我看这果子形状不对,闻了之后更加确定,这果子有虫。”然后把那个野果扔掉,递给风天逸一个红澄澄的野果,亮亮的眼睛看着风天逸笑着说:“四师兄,这果子我检查过的,保证甜,你试试。”那笑容很甜,让风天逸难以拒绝,下意识的拿起释递给他的野果,咬了一口的确很甜,看着在旁边和朱友文一起吃野果的释,嘴角不自觉的上钩,果子很甜,人也很甜,但还是不服气的摔鞭削开刚才扔掉的野果,果真里面有虫。

三人摘了不少野果,朱友文说:“走吧,我们回山洞吃。”释摇摇头说:“吃野果要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吃才有感觉。”看见前面的悬崖,释指着那处说:“我们到那去吃。”三人来到悬崖边,风天逸问:“这就是风景好的地方?”释微微一笑,跳上旁边一颗大树的大树丫坐下来对他们说:“这风景不错,还可以看周围的景色,师兄们快来。”朱友文只好调动灵力加武功勉强到了树丫那,释扶住他,才勉强坐在树丫上。风天逸鞭子一甩钩住树丫一个借力就坐在了树丫上。释拿出野果递给两人,说:“这风景不错吧。三人看着被阳光照出的无边无际的云海和悬崖峭壁上那些坚强的野花,都觉得身心放松。三人吃着野果聊起了天,释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狐族了,我觉得长留挺美的。”朱友文也说:“刚开始我不想来长留,久了就习惯了,现在觉得来长留也挺好的,总比被困在四四方方的皇宫好。”风天逸讽刺道:“我看是陪你修行的人变了,心情不一样了吧。”风天逸望着远处得意的说:“等我修出了黄金翼,想去哪就去哪,什么样的风景看不到。”释羡慕的说:“是啊,我也听说羽族都有翅膀,飞的可快了,没有你们去不了的地方。”风天逸得意的说:“你说的还是普通羽族,我的羽翼可不是那些黑漆漆的粗笨家伙,我的可是黄金翼,是三界飞的最快的。”朱友文不客气的说:“等你修出黄金翼吹这些牛也不迟。对了,释你修行完想干什么?”风天逸讽刺的说:“别把每个人说的和你一样,释是狐族,天生有灵力,和我一样很容易飞升仙界的,到时候我们是天上的神官了,你还是个凡界的闲散王爷。”朱友文没好气的问:“你不是羽族的皇吗,你不是应该修行完,就回去管理羽族吗?”风天逸笑着说:“当羽族的皇和飞速仙界又不矛盾,你看师父就知道了,他既是天界的武神,也是长留的掌门,不矛盾啊,能者多劳嘛。”释单纯的说:“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飞升仙界,我只想变强大了回去帮助哥,成为一个对狐族有用的人。”三个年轻人在阳光下啃着甜美的野果,踌躇满志的聊着未来,最后乖乖回到山洞继续修行,毕竟二师兄的检验才是目前要面临的问题。

绝情殿白子画上仙的房间,白子画问陵越:“樱空释的灵力如何?”陵越为难的说:“虽说比朱友文好,但是比风天逸差。奇怪狐族和羽族的灵力本该不相上下,但是羽族生出羽翼,灵力大大提升后才会和狐族旗鼓相当,风天逸还没生出羽翼,这时应该狐族灵力强些才对。樱空释又是狐族的皇族,理应是灵力最强的九尾狐,怎么会灵力这么差。”白子画没说话,扔给陵越一本书说:“等樱空释练完长留的基本心法后,就教他这本书上的心法。樱空释是狐族应该比较聪慧,学东西快,长留的基本心法应该学不了多久,这本书很快就会派上用场。”陵越翻了下那本书,吃惊得说:“师父,这不是你练绝情剑的初级心法吗?樱空释是狐族天生就有魅惑三界的能力,他又生的如此俊俏,而且才成年,什么都没体验过,就直接修炼这种绝情绝爱的心法,是不是不太适合他?”白子画表情没变:“为师这么做,自有道理,陵越,师父是不会害徒儿的,你记住了吗?”陵越见师父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答道:“一切听师父的。”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