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我那又仙又萌又魅惑的小师弟啊(三)

(三)

美人手腕脚踝都带着银铃,随着美人的舞动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夕阳的余晖照在美人身上,给美人渡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美人的舞蹈神秘而典雅,显得美好祥和。突然照在祭坛上的魅果树上有个小果发出幽幽的红光,从树上掉了下来,美人正好做了个仰头的动作,嘴唇轻张喘气,这颗小魅果不偏不倚的正好掉在美人嘴里,美人本能的将魅果吞下(狐族很难拒绝魅果)。美人自己也是一愣,但还是继续舞蹈,毕竟这祭神舞不能停。离祭台最近的狐族长老当然看到了这一切,一个长老问:“有颗小魅果成熟了被小殿下吞下了,没什么影响吧?”另个长老说:“应该没事吧,小殿下有皇室血统,当魅果大量成熟时,他自然也会被分配到魅果的。而且小殿下成年了,可以食用魅果了。”一个年长一点的长老说:“难说,小殿下血统混杂,还有那种血统,不知魅果对他是什么影响。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等小殿下的祭神舞完了再说,毕竟祭神舞不能停,关系狐族未来一年的运势。”

祭神舞还在继续,舞步还是那些舞步,但感觉却和开始不一样起来,美人的脚趾绷得紧紧的,脸色潮红,眼神迷离,额头淡淡的樱花印记变得鲜亮起来,一股浓郁的樱花香从祭坛上散播开去。美人的细腰扭得幅度越来越大,动作却越来越魅惑,还随着舞步时不时弯腰提臀,随着更浓郁的一股樱花香飘出来,美人漂亮白皙的翘臀皮肤上居然从股缝里逐渐绽开出一朵层层叠叠的巨大粉樱,占据了美人的整个翘臀,翘臀靠上的位子突然窜出5条漂亮的白色狐尾,随着美人的动作在空中舞动,让翘臀上的粉樱若影若现。美人迷离的眼神、轻喘的红艳索吻唇、潮红的姣好面颊、像蛇一样扭动的细腰、漂亮翘臀上若影若现的粉樱还有已经浓郁到穿过结界的樱花香气都让周围的人移不开眼。风天逸和朱友文自然很没骨气的又流鼻血了,不仅如此,风天逸觉得口干舌燥,喉结上下滚动,浑身燥热;朱友文直觉有股热流从小腹那窜起,又向四肢八核蹿去,让人躁动不安。屠苏虽没流鼻血,但手掌握得紧紧的,清心咒在那股浓郁的樱花香飘来时就不管用了,三人的眼根本无法从美人身上移开,仔细看的话三人的白袍下已渐渐支起了帐篷。这时朱友文耳边传来风天逸暗哑的声音:“不对,就算狐族有魅惑三界的本领,也绝没有这人这么。。。。。。媚。不对劲、不对劲,这么媚,不像狐族,到像是。。。。。。”风天逸暗哑的声音和断断续续的鼻血,让他这段还存有理智的分析很没说服力,自然也没人搭理他,大家的视线包括风天逸自己都牢牢锁定在祭坛上那魅惑的可人儿身上。

外族人都看出不对劲了,本族人怎会没察觉。祭坛对面的王座旁,修兰君和王妃的手在桌下紧张的握着,疑是极力忍耐。卡索盯着祭坛上的美人喃喃自语:“释怎么了,我从没见过释这个样子,释怎么呢?”而正中的白帝盯着祭坛上的人脸色铁青,但谁也没动,必须得忍耐到祭神舞结束为止。好在祭神舞已接近尾声,音乐一停,祭坛上的美人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跪躺在祭坛上。看祭神舞一结束,修兰君和王妃一起飞到了祭坛上,叫那美人的名字:“释,你怎么样了?释,樱空释!”发现释的眼神迷离,神志不清。修兰君捡起祭坛上释刚才脱掉的白袍,把他裹住搂在怀里,而王妃取下头上的金簪,对着手臂狠狠一划,顿时鲜血直冒,王妃把手臂上冒着鲜血的伤口喂到释嘴里,随着释本能的吞咽着王妃的鲜血,逐渐恢复了清明。“父王、母后,你们怎么来了,我的祭神舞跳完了吗?我只记得我刚才吃了一个魅果,然后。。。。。。我就不记得了。”王妃轻柔的抚上释的双眼,让他闭上眼睛,轻柔的说:“没事,你只是太累了,祭神舞很伤体力的,你完成了任务,睡一会吧。”释乖巧的点点头,许是太疲倦真靠在修兰君的怀里睡着了。修兰君轻轻的抱起释,走到白帝面前说:“释已睡着,臣弟就先行告退了。”白帝点点头,算是默认。看着修兰君他们离开的背景,卡索问白帝:“父王,你刚才为什么用法术困住我,不让我去查看释的情况?”白帝淡淡的说:“你皇叔会处理好的,以后你最好离樱空释远一点”卡索不解的问:“为什么啊?”白帝脸色不好的说:“别问为什么,你知道父王是为你好就行了。”卡索虽然不解,但也不想父皇生气,就胡乱点点头,表示答应。反正父皇又不是时刻跟着,总有机会见到释的。接下来就是白帝组织大家向魅果献出灵力,期望魅果早日成熟,之后就是狐族的宴会。

结界外,自从樱空释被兰修君带走之后,外面偷看的人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不知是真的离开还是混到狐族去勾搭狐族美女就不得而知了。风天逸三人对狐族的宴会可没兴趣,朱友文闷闷的说:“走吧,我们也回去了吧。”三人就一起返回了长留,回到长留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朱友文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闭眼就是那银色头发的美人在跳舞,神秘优雅的舞,魅惑的舞。。。。。。舞动的银发,红艳的索吻唇,迷离雾着水汽的蓝眼睛,修长的四肢,纤腰柳摆,翘臀上若影若现的层层粉樱,浓郁的樱花香,还有最后跪躺在祭坛上被人喂血。。。。。。不知那人怎么样了?好像隐隐听见他们叫他释?朱友文干脆一咕噜爬起来,反正睡不着还不如出去走走,平复下心情。朱友文走出房间,来到花园,居然看见风天逸坐在石凳上发呆。朱友文走过去问:“四师兄,你怎么还没睡啊?”风天逸看他一眼,说:“睡不着,我在想今天狐族跳舞那人,他们好像叫他释,樱空释。”羽族的听力和视力比人族优异。朱友文感觉风天逸难得和自己合拍一次:“你也在担心他对不对?”风天逸奇怪的问:“担心?我担心他干嘛,他再美也是一男的。我只是在想他有没有姐姐或妹妹,那一定很美,到时候我就娶她们做侧妃,哈哈。”朱友文脸上假笑了一下,心想:你这个淫魔!而屠苏倒是在房里睡得好好的,就是在做一怪梦。在梦里有个银发尖儿的可人儿在跳舞,屠苏一靠近,他就跳开了,轻盈的像只蝴蝶,屠苏不服气就继续追赶,于是捉了一夜的“蝴蝶。”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