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我那又仙又萌又魅惑的小师弟啊(二)all释

(二)

朱友文和风天逸来长留已经三个月了,两人对新的生活环境大概有个了解。他们所住的这个山峰是昆仑山最高的山峰,白子画上仙的独立宫观绝情殿就坐落在这个山峰。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偶尔给师父白子画请个安,其他修炼也好、练剑也罢都是二师兄陵越在指导他们,师父基本不插手。两人也明白,自己的水平离需要师父亲自指导还差的远,也就安心跟着二师兄修炼。就是师父常闭关,三师兄是个半天都蹦不出一个字的人,二师兄虽然亲切,但是绝情殿的所有俗事都是他打理,每次指导完他们二人,都是让他们二人独自练习,第二天考核,就去忙他的事去了,所以绝情殿的生活是相当孤寂的。两人从小身边都是有人围着的,这突然就没人围在身边了,两人都不习惯,所以朱友文虽然觉得风天逸打扮没品位又骄傲无礼,但是和没人说话比起来,风天逸的讽刺都变的顺耳了,总比被寂寞逼疯的好,而且幸好长留弟子统一穿白衫,再也不用看风天逸那妖艳的打扮,朱友文看风天逸顺眼多了。而风天逸虽然打心眼里瞧不起朱友文,但是除了朱友文也没人可以拿给自己讽刺了,这简直要憋死,所以只有勉为其难的和朱友文呆在一起,最后这两个合不来的人活活被寂寞逼得成为绝情殿走的最近的两人。

好在两人的修行地并不在绝情殿,长留所有的弟子修炼都在仙气最强的那座山里。当然像白子画这种是有独立的仙气浓郁的专用山洞的,而风天逸和朱友文这种就和普通弟子一样,到这座山里来,随便选个合适的地方打坐修炼就行,那是两人最喜欢做的事。当然两人修炼还是认真的,因为二师兄每天要检验他们,没达到要求是要去打扫绝情殿卫生的,而且被封了法术,只能靠自己双手打扫,这两个都是皇族哪吃过这苦,最怕这处罚了,绝情殿那么大,打扫完腰都不是自己的了。不过二师兄很公正,对两人是差别管教,虽然风天逸比朱友文强多了,但是他给风天逸的任务,风天逸要认真练习一天才能完成,所以风天逸也没法偷懒,同理朱友文每天的任务也是在自己的水平上要辛苦修炼一天才能完成,每天也没懒可偷。朱友文和风天逸差太远,就是风天逸瞧不起朱友文的原因之一,其实不能全怪朱友文,风天逸是羽族的,羽族是上古神兽凤凰的后裔,天生就有灵力,更何况风天逸还是羽族的皇,虽然还没生出黄金羽翼,但是自身的灵力还是不错的。而朱友文人族,天生没灵力,在国师那修炼也不尽心,知道自己是因被选为到长留拜师学艺的皇子才到国师那临时抱佛脚三年,所以在国师那修炼也很随性。国师看过他的胫骨,一般般,努力使劲修炼还是有希望成个小仙,不努力就别想了,在长留完成任务后回来当个闲散王爷吧,所以国师对他的随性也随性。因此和风天逸一比,差距不是一般般,偏偏遇上个二师兄这么认真的人,逼得他每天不得不认真修炼。好在修炼虽苦,但修炼完黄昏时还有点消遣节目,是什么了?原来长留弟子都在这修炼,黄昏时修炼完大家很容易碰上,碰上干什么呢,切磋?不,都修炼一天大家累不累啊,这时最好的放松就是------八卦,不是,是交流信息。通过这些各个宫观的八卦,不,信息交流,风天逸和朱友文把绝情殿的里里外外了解了个透彻,包括里面的人。

原来白子画的大徒弟叫石太璞,是个凡人,5岁死了母亲,在街上游荡,后来被斩完妖除完魔的白子画碰上,看他骨骼精奇是个修仙的好苗子,又见他可怜,所以带回长留,收为徒弟,现在在山下历练。二师兄陵越,白子画带他回来时还是个婴儿,说是山门口捡的弃婴,但是大家都觉得一定有隐情,因为这小孩小小岁数就修出灵气,修为精进得很快,普通凡人的弃婴,除非天赋异禀,否则怎么会普通修仙者要修行几十年才有的灵气,这陵越小小年纪就有了。而且陵越把师父白子画当成父亲一样,尽心尽力的为师父办事,打心底里尊敬师父。三师兄百里屠苏,就更复杂了。百里屠苏原是另一个修仙大派乌木灵谷长老的独生子,乌木灵谷一直镇守着上古邪剑焚寂,可十年前的一天焚寂终于用自己的剑气划开了封印的一角,邪剑出世,将危害三界。乌木灵谷长老不得已之下,强行把焚寂打入自己的独生子屠苏体内,又利用血脉相连牺牲自己的元气把焚寂封印在自己孩子体内,完成这一切后就烟消云散了。虽然焚寂被暂时封印,但是其他长老镇不住它的煞气,怕焚寂再次从屠苏体内破出,或同化屠苏,使屠苏成为傀儡,只得把屠苏送来长留,向白子画上仙求助。昆仑山脉常年仙气缭绕有利于屠苏压制煞气,而白子画上仙也每过几个月都为屠苏加固封印,使得屠苏的煞气很少发作了。白子画感念乌木灵谷长老为了天下苍生愿牺牲自己和自己的独生子,也怜惜屠苏本是修仙的好苗子却背负这样的命运,时刻被煞气而扰,痛不欲生。故收屠苏为徒,悉心教导,希望有一天他能自己压制煞气,回归正常生活。只是可怜屠苏虽然得了真心疼他的师父,但是他煞气发作时曾伤的几个同门差点丢了性命,这几个同门即使没死也元气大伤再不能修仙了,与失去性命也无异了,所以长留弟子虽然知道他是无辜的,但都怕他的煞气,都对他敬而远之,而他自己大概也内疚,也许是不想再伤人了,他也和其他人保持距离,除了法力高强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其他人他都不会靠近。

如常的一天下午,风天逸和朱友文刚修炼完,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两人出去看,就看见几个同门在激动的聊着什么,两人的八卦之心一阵悸动,忙上前打听有什么有趣的事。一个同门神秘的说:“你们知道我们昆仑山挨着什么山脉吗?告诉你们,青丘。”朱友文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风天逸知道一点,皱着眉头问:“青丘不是狐族的地盘吗?”另个同门激动的说:“对,就是狐族的地盘,平时有结界像我们这种法力一般的人根本进不去,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今天傍晚是他们祭祀的日子,结界都被移到圣坛那去了,已防止祭祀被打断,影响狐族来年的运势。”风天逸若有所思的说:“狐族的祭祀?你指的是不是他们在魅果树下面祭祀,既乞求来年的好运势,也献上部分灵力让魅果能早日成熟。”一个人说:“对啊,相传这魅果本是天界为显示与上古神兽九尾狐族的友好,赠送的一颗蟠桃种子。后被九尾狐先祖用自己的灵血改良浇灌,变成了更适宜狐族食用的魅果。所以魅果对狐族最有用,外族食用的话也有用,但功效大大下降,很少有人会冒被九尾狐族攻击的危险去盗魅果,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魅果树。”另一人说:“那是因为魅果树是蟠桃种子变来的,也是千年发芽,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好几个千年才能等来魅果。魅果被狐族食用后不仅可以使狐族灵力大增,而且大家都知道狐族都是美人,天上就有魅惑三界的能力,魅果还能让他们的容貌永葆年轻,并魅力大增,你说这样的宝贝他们怎会不小心又小心。”风天逸冷笑一声说:“狐族的祭祀有强大封印,我们又进不去有什么意思?而且据我所知狐族在祭祀时是不欢迎有其他外族在场的。”一个同门笑着说:“谁说我们要进去的,我们可以找个隐蔽的地方看嘛,结界又不阻挡视线,不知道今年是哪位美人献舞啊?去年那美人好美啊。”朱友文看他们那轻车熟路的样子,好奇的问:“不会被狐族人发现我们偷看吗?”一个人自然的说:“狐族长老当然知道结界外有人偷看,但他们都只管魅果树和树下的圣坛,只要没有外族人进结界就成,至于在外面偷看的,他们才懒得管。而且仪式结束后,青丘边界的结界要第二天才会形成,这个时候就抓紧时间去结交狐族美女,等第二天青丘结界形成了,我们虽然会被弹出来,进不去,但里面的姑娘可以自己出来嘛。哈哈!”一个年轻弟子接着说:“狐族姑娘最美了,能和一位狐族姑娘结为伴侣,然后然后,双修,那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你小子做梦去吧,哈哈”。其实长留的修仙不一定都是修白子画那种绝情绝爱的,当然这种最易修成而且修得强大法力的概率大些而已;所以只要不是这种修仙方式的都可以娶妻生子,并不影响修仙。而且狐族外表美艳,灵力强大,双修不仅销魂还能提高灵力,傻子才不想。

     风天逸看他们那猴急样,得意的说:“狐族姑娘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风天逸回去继承了羽族皇位,直接找狐族联姻,他们还不得把他们的公主嫁过来”。一人笑着说:“狐族就一位公主,早嫁人了,哪轮得到你。”风天逸不服气的说:“没有狐族公主,嫁给我的也一定是狐族美丽尊贵的贵族之女,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封个侧妃。”众人不想理他,就往山门走去,风天逸对朱友文说:“走,我们也去看看。”朱友文笑着说:“有什么好看的,反正你以后可以取狐族美丽尊贵的贵族之女。”风天逸冷哼一声:“不去算了,我自己去,免得在这发霉的好,我就当去提前见我的侧妃。朱友文忙说:“谁说我不去,我也不想在这发霉。”两人在路上碰见了三师兄百里屠苏,两人打了个招呼,屠苏面无表情的点了个头就走了。朱友文不知怎的看着屠苏的背影总觉得他好孤单,加上最近八卦了他的身世,有些同情他,不由自主的说:“三师兄,今天是狐族祭祀的日子,很多同门都想去看看,你去吗?”

风天逸怕屠苏跟着惹出麻烦,忙咳嗽想示意朱友文这猪队友别说了,结果朱友文来句:“四师兄你怎么呢,是不是不舒服啊?三师兄,你看四师兄不太舒服,我法力微弱,不如一起去凑个热闹,你就当保护师弟好吗?”百里屠苏脚步顿了一下,想想自己好久没离开过长留了,外面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3天前师父才给自己加固了封印,想来煞气也好久没发作了,应该没问题。这时朱友文已来到屠苏身旁,拉着屠苏就走:“三师兄,别犹豫了快走吧,去晚了,好位子都被他们抢光了。”屠苏没反抗,朱友文就当默认了,风天逸脸色不好:到时候屠苏的煞气发作,我可不会管你,我自己离开要紧,反正你资质差也修不了仙,他废不废你也没差。三人来到门口,朱友文不会御剑,风天逸不愿载他拖慢速度,最后还是屠苏一把把他拉上剑,像青丘飞去。

三人来到祭坛结界外,好位子果然已被占完了,还好屠苏视力好发现一处地方,正好在祭坛的斜上方,通过树荫间的缝隙,可以把下面看的清清楚楚,三人隐蔽好,就开始向下打探。风天逸看着坐在祭坛对面中间那人应该就是狐族的皇白帝,旁边是他皇后。另一边坐着个长相俊美的白发尖耳男子,应该就是白帝将来的继承人最小的儿子卡索。再下面左边坐了5个人应该就是白帝的另外5个子女,右边坐着一个英俊的男人和一个美丽的女子,应该就是白帝的弟弟兰修君和他的王妃。风天逸还在根据以前在羽族知道的各族情况,猜测下面人的身份时,一阵优美的音乐打断了他。随着音乐的响起,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只见一人走了出来,踏上从祭台上铺下的红色地毯。那人一身水袖白袍,后摆很长拖在地毯上,随着那人的动作缓缓拂过地毯。走近一点,风天逸三人看见那人是赤足踩在地毯上,那人的脚很美,形状漂亮,大小适中,偏偏脚指头圆润可爱,在红色地毯上更衬得这双脚肤光胜雪,纤细的两个脚踝处都带着两三圈挂了小铃铛的银环,随着主人的动作发出悦耳的响声。此人身材纤细,明明修才,却给人一种娇弱之感。再走进一点,三人看清了那人的容貌,柔亮的银色长发披散着,尖尖的小耳,光洁的额头上一朵粉色的樱花印记,弯弯的眉,漂亮的蓝色桃花眼,就像一汪蓝色的湖水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眼角微红更添魅惑,挺巧精致的小鼻,红润漂亮的索吻唇,精致的瓜子小脸,修长的脖颈,然后,该死,看不见了!三人都看的呼吸一窒,不愧是狐族,太美了。随着铃声,那美人走上了祭坛,只见美人修长玉手在腰带上一勾,白袍就散开了,美人两手再在双肩上一带,光滑圆润的双肩就露了出来,白袍落在了地上,美人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随着白袍的落地,美人顿时一丝不挂。三人明知不礼貌也忍不住暗搓搓的打量美人的身体。漂亮的锁骨,光滑圆润的双肩,白皙娇嫩的肌肤,白花花的胸膛上有两颗粉嫩的小樱桃随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纤细的腰身,修长的美腿间还有一个粉嫩可爱的小玉柱,整个白嫩的肌肤上居然没有一丝体毛。突然音乐一变,美人转过了身开始跳舞,大家才看见美人挺翘圆润的翘臀和翘臀之上的两个小腰窝,随着主人的舞动起伏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触摸。

看着这样的美人,朱友文想怪不得长留那些人那么兴奋,感情这舞是裸着跳的,在这偷窥美人的都是淫魔!全然忘了自己也在这窥探。这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轻叹:“可惜,是个男子。”朱友文下意识的往旁边瞟了一眼,只见风天逸胸口的白衣上有星星点点的红色印记,朱友文下意识抬头一看,风天逸的鼻孔中正有红色液体流出来,朱友文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讽刺道:“是个男子,你流的哪门子鼻血啊!”风天逸才把目光从美人身上收回,茫然的看着胸口处的红色斑点,拿手在鼻子那一抹一看,还真流鼻血了,顿时尴尬的捂住鼻子,瞪了朱友文一眼。这一瞪差点笑出声来:“你还不是一样。”朱友文一抹鼻子,果真一片湿滑,也忙捂着鼻子,两人一起看向旁边的百里屠苏,脸色没变,表情没变,没有鼻血,两人对望一眼,在对方眼中两人看见了两字:“真牛!”牛不牛的,屠苏不知道,屠苏只知道自从自己看见那人脱了衣服后,自己已在心里默念了100多遍清心咒了,这是师父教的控制煞气的方法,想不到还能这么用。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