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樱空释之云飞,撩,撩,撩(五)

(五)

两人都还沉侵在对母亲的回忆中时,突然手机铃声响了,云飞拿起一看居然是峰哥打来的,忙接听,一阵吼声传来:“云飞,你又在干什么,现在几点了,你还不回来!”云飞忙道歉:‘抱歉,峰哥,我在。。。。。。和一个朋友聊天,马上就回来。’手机传来峰哥不耐烦的声音:“你给我快点,别影响我睡觉!”手机就挂断了。陈少笑着问:“这是谁啊,声音这么大,我都听见了。对了,他叫你云飞,云飞是你的本名吗?”云飞尴尬的笑笑说:“这是我室友,其实人挺好的,就是怕吵,大概是怕我回去晚了影响他休息。我的本名的确叫云飞,因为在这要扮女孩,才取名菲菲的。”陈少忍不住笑出声:“菲菲,云飞,你取名字还挺随便的。好了,以后你别叫我陈少了,看你挺。。。。。。可爱的,叫我陈哥吧。不过为了不暴露你的性别,我以后还是叫你菲菲吧。”云飞点点头,甜甜叫了一声:“陈哥!”然后犹豫着说:“陈哥,我们可以下班了吗?”陈少笑起来:“对啊,我都忘了。”陈少叫来了保安,把门打开,放大家下班。云飞高兴的收好东西,准备走出门,却被陈少叫住:“菲菲,你现在回去有点晚,安不安全,我叫人开车送你算了。”云飞呆了一下,笑了起来:“陈哥,你真把我当女孩了,我也是男生好嘛,我还要去周姐那换衣服,之后我坐地铁回学校,还来得及。我走了,陈哥,再见!”看着云飞离开的背影,陈少嘴角勾笑:‘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生,可是你现在穿的是女装啊,算了,他去换了衣服应该就没什么危险了。’

云飞很快在周姐那换好衣服,坐地铁到了学校附近,准备走回宿舍。在路上云飞拿出了手机,自言自语的说:“陈哥,我也不算骗你,我母亲真的不在我身边。。。。。。”犹豫了一下,云飞还是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云飞,你好久没给母亲打电话了,你最近还好吗?”

“我很好,母亲,你最近还好吗?”

“母亲很好,母亲就是担心你,你最近的生活费还够吗?不够,我叫老李再转点钱给你。”

云飞想起了一年前李德对自己说的话:“云飞,你也是男人,你不是我儿子,我没义务养你,你都这么大了该自己养自己了。我很喜欢你母亲,我会对你母亲好的。但现在你母亲生了弟弟,要在家照顾孩子没法工作,我没有闲钱来养你了,我希望为了你母亲也为了你弟弟,你能自己养活你自己。你也快18岁了,我想你随便找点事做也能养活你自己吧。还有这件事别告诉你母亲,你母亲生产后有些虚弱,你也不想你母亲生气留下什么病根吧。”

“云飞,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没事,母亲,我生活费还够。我考了奖学金,没有学费,就是一点生活费,我有时也打打短工,生活费够的,你不用担心。对了,李德,不,李叔叔对你还好吗?”

“他,对我很好,就是多了个孩子开销大,他有时得工作到很晚,挺辛苦的。其实我还挺感激他的,他这么辛苦挣钱,还愿意给你生活费,云飞,以后你工作了可要回报李叔叔啊。”

云飞握紧拳头,胡乱嗯了几声,就听见一阵婴儿的哭声。

“云飞,弟弟醒了,母亲要去照顾弟弟了,你一个人在H市要照顾好自己啊。”

“好的,母亲,你也要保重身体。等我打工攒够了钱,放假了,我就回来看你和弟弟。”

“好的,云飞,母亲去照顾弟弟了,再见!”

电话挂断了,云飞的眼睛再也憋不住,雾满了水汽,母亲,弟弟需要你,可我也需要你啊。以前多苦我都不怕,母亲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啊!云飞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慢慢走回宿舍。

云飞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楼下的大门差点都赶不上了。云飞轻轻的走进寝室,李校草头都没抬的冷着脸打游戏。云飞也没说话,默默地洗漱去了。等云飞刚爬上床上,李校草啪的合上笔记本,冷着脸说:“你自己看几点了?今天又是什么事,那种地方你能有什么朋友!”云飞低着头小声说了句:“对不起”那模样看起来委屈极了,看的李校草心软了,语气缓和了点:‘也没什么,就是影响我睡觉了,算了,幸好明天下午才有课,今天就不和你计较了。’云飞点点头,默默的躺下,李校草看云飞的神情不对劲,不由的问:“你今天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事了吗?该不会又有人欺负你?”云飞躺着摇摇头说:“峰哥,没事,今天没人欺负我,是我想起一些伤心事有点难过而已。”李校草看着云飞,很想问你有什么伤心事,但是觉得自己这么问显得婆婆妈妈的,到底问不问了?李校草还在纠结时,云飞已经累的睡着了,李校草一肚子的火:该死,这小子竟然睡着了,我等他到这么晚,却好像他才是受委屈的那人。哼,我才不想等你,要不是怕你回来吵醒我,我,我早睡了。想到这,李校草憋着一肚子的火去洗漱,刚洗漱完走到床边听见云飞在呓语:“母亲,母亲,你别走。。。。。。”

李校草听着这话嘲讽的想:这小子还没断奶吗?居然这么大了做梦还在找妈。李校草鄙夷的瞟了云飞一眼,在昏黄的灯光下云飞眼角闪着晶莹的泪,整个人蜷缩起来,看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李校草不知怎的,心一下柔软下来,不由自主的走过去,鬼使神差的把滑落的被子给云飞盖好,还压了压被角,听见云飞喃呢:‘哥,哥。’李校草嘴角勾笑:“真的没断奶,不是母亲就是哥。”然后轻轻的上床,关灯睡觉。

清晨,李校草在一片香味中醒来,起床边刷牙边走到厨房,看云飞在厨房忙上忙下的。李校草好奇的问:“云飞,你在干嘛?做早餐?”云飞回眸灿烂一笑:“峰哥,你起来了,我做了手擀面,反正今天上午我们都没课,你尝尝我的手艺。昨天我回来那么晚,给你添麻烦了。”李校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回卫生间继续刷牙,心里却乐开了花,又可以尝到云飞的手艺了。一会手擀面就做好了,薄薄的面皮,番茄蛋汤汁,还有新鲜的小白菜,面上撒上葱花, 色香味俱全,李校草顿时食欲大开。云飞还拿出一个小碗说:“峰哥,听说你祖籍是四川的,我还溅了些熟油辣椒,你看你的面里需不需要加点。”李校草吃惊的问:“你怎么知道我祖籍是四川的?”云飞坐下来说:“峰哥,吃面吧,冷了就不好吃了,我们边吃边聊。”李校草也坐下来,加了些熟油辣椒,好久没吃到这味了,真爽!云飞看着李校草吃的起劲,笑着说:“峰哥,味道还行吧?”李校草边吃边说:“嗯,好吃,好久没吃过川味了,带劲!”云飞微笑着说:“我在川菜馆打过工,会做一些川菜,川菜的确很香,就是太辣了。”李校草头都没抬的问:“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家祖籍是四川的。”云飞抿嘴一笑说:“你是学校的校草啊,我们班很多女生谈论你,你的信息我可听了不少,还有好多女生问我打听你的电话了。”李校草抬头说:“你不准把我的电话告诉那些烦人的女生。”云飞笑着说:“我知道,峰哥怕吵嘛,我告诉她们你在宿舍从不理我,所以我不知道你电话。”李校草嘴角上钩:“算你聪明。对了,云飞,你昨天那样失落,今天又满血复活是怎么回事?”云飞露出幸福的笑容说:“因为。。。。。。我昨晚梦见我最重要的那个人了。”仿佛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之下。李校草皱着眉头问:“谁啊,上次你说你没女朋友,那这个重要的人到底是谁?”云飞笑笑说:“他是我的。。。。。。太复杂了,我下次告诉你。快吃面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李校草冷哼一声:“哼,神神秘秘的。”

很快两人的面就见底了,李大少爷当然是支个大长腿坐在椅子上玩手机,云飞在厨房收拾。一会李校草的手机响了,朋友约他一会去打场篮球,李校草当然欣然答应。挂了电话,李校草走到厨房门边依靠在门框上问:“云飞,我朋友约我去打篮球,你去吗?”云飞回过头笑着说:“我就不去了,我不太会打篮球,再说这我还要收拾一会了。”李校草皱着眉说:“这有什么好收拾的,一会会有阿姨来做清洁的,你不用收拾。”云飞笑笑说:“阿姨要做好几层楼的清洁已经很辛苦了,再说是我把厨房弄成这样的,理当我收拾。”李校草没好气的说:“那我不管你了,打球去了,你今天请我吃了早饭,一会我带点水果回来,你喜欢吃什么水果?”云飞手上不停的说:“随便吧,我不挑的。”李校草拿着篮球去找朋友去了。

云飞收拾完,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会,看了一会书,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接起来居然是陈少。“陈哥,你怎么有我号码的?”

“当然是找主管要的,有空吗?陪我吃个饭,菲菲。”

“我在这没扮女孩,陈哥,你还是叫我云飞吧。”

“好啊,云飞,我5分钟就到你学校了,我在北校门外等你。”“啊,你都要到了吗?好吧,我马上出来,北门对吗?”“嗯!”

云飞拿起自己的钱包,就出门向北门走去。

李校草和两哥们打完了球,走在校园里,听见女生们议论纷纷:“北校门口那帅哥好帅啊!”“身材才好,配上那拉风的跑车,简直是男神。”“不知他在我们学校门口是接哪位校花?”。。。。。。

李校草的一哥们听见了调侃到:“李校草,有人挑战你的校草地位,走,去比比,看谁更帅!”另一个哥们说:‘我才不关心这个,我只想知道那跑车有多拉风,我爹答应我了,只要我一学期不闯祸,就奖励我一辆车。走,去看看那跑车,我好回去给我爹提条件。’李校草没好气的说:“你们两,慢慢去无聊吧,我回去了。”两人一左一右勾着李校草的肩膀说:“是不是哥们啊,一起去满足下我们的好奇心。”

     三人一起来到校门口,那人是挺帅的,跑车也挺拉风,李校草脸色铁青,不是因为那人的帅也不是因为那跑车,而是因为正在甜笑着和他说话的人。一哥们问:“额,李校草那人不是你室友云飞吗?我还以为那帅哥到这来接哪个美女的,居然是找你室友的。”另一哥们:“啊,上车了,真羡慕你室友坐这么酷的跑车去兜风。”看着跑车绝尘而去,李校草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两哥们跟在后面议论纷纷:‘你说那帅哥接云飞去干吗啊?’“还能怎样,难道去约会?云飞再漂亮也是一男的啊。”“说句实话,云飞比好多女孩都漂亮,皮肤又白又嫩,五官精致,还有樱花体香,还有。。。。。。”“打住,哥们,快醒醒,那是一男的,我可不能看着你走上弯的不归路。”“哈哈,如果是云飞那么漂亮的,我不介意弯一弯。”“你说,刚才那帅哥是不是弯的啊,哈哈。”只听咚的一声,李校草猛地把球扔在地上,气冲冲的走了。“他怎么了,也不理人,谁惹他不高兴了。”“谁知道,李大少爷最近喜怒无常的,昨晚我约他出来玩,没说两句他就不耐烦的挂我电话。今天约他出来打球,他又心情不错,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哈哈,这么喜怒无常该不会是恋爱了吧。”“我就好奇怎样的美女能把我们李大校草变成这样,哈哈。”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