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结局二下)

(结局二下)

云飞睁眼,看见的是雕花的房檐,明显不是自己那个破竹屋,连忙坐起来,看见自己床下有两人坐在地上,靠着床沿休息,仔细一看不是那两个醉鬼吗?云飞的动作惊醒了炘绝和瑞文,两人睁眼看云飞醒了,忙问云飞好点没?炘绝站起来说:‘云飞,你再休息会,我去吩咐下人准备早餐,你想吃什么?’云飞脸微红的说:“不用,不用,我马上回去,想不到昨天我也喝成醉鬼了。”炘绝笑着走过来说:“云飞,你别回那个竹屋了,以后就住在这吧,我们来照顾你。”瑞文也附和着说:“是啊,云飞,你那个竹屋太破了,以后我们就先住在这,这房子你要不喜欢的话,我们再找,总之你不能回那个破屋子了。”云飞瞪大眼睛:“为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们。”炘绝邪魅一笑:“你不认识我们,我们认识你就行,你就是我们要找的故人。”云飞倔强的说:“你们骗谁了,这么久都没人来找过我,突然你们两个醉鬼就说认识我,你们两该不会居心不良吧。”炘绝走过来,手中升起一团火,把云飞吓的往床里一缩,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还会,会法术?”炘绝笑着说:“这叫幻术,其实你也会,我告诉你口诀,你注意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指上,像我这样结印,你试试看。”云飞单手结印不确定的按炘绝说的做,结果指尖窜出一小团火苗,吓得云飞忙猛地甩手,把火苗甩熄灭了。瑞文也笑着凑过来说:“冰族幻术你也会,我告诉你口诀和结印手势,你再试试。”云飞将信将疑的按瑞文说的做,结果指尖窜出一些雪花。云飞瞪大眼睛看着两人,瑞文笑着说:“云飞,你不是凡人,你是神界的人。我是冰族神瑞文。”炘绝也看着云飞说:“云飞,我是火族神炘绝,你在神界时叫。。。。。。算了,都过去了不提也罢。云飞,为了你的安全,除了在我两面前,你就是凡人云飞。至于两族幻术,我俩会慢慢教你的,现在你总该相信我们了吧。”云飞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炘绝是吧,你叫他们准备早饭吧,刚才和你们学习法术,不幻术,我突然觉得好饿。”炘绝笑着说:“这是正常的,你才用幻术消耗大,以后修炼些灵力,就会好些了。”云飞就这样和炘绝、瑞文在凡界住了下来,云飞也没忘向两人要了些银钱去感谢周嫂。看着云飞和两个相貌不凡衣饰华丽的人坐上马车离开,周嫂对相公抱怨道:“你看,我就说云飞一看就不像普通人,普通人哪有那么漂亮和气质不凡。你那会还那样对人家,人家也没计较,还送我们这么多银钱和礼物,我看你怎么过的去。”周嫂男人边拿个银子放在嘴里咬,边说:“管他云飞是谁,他没白吃我家饭就行。”周嫂看着云飞离开的方向,欣慰的说:“云飞能找到家人就好,看那两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是真心关心云飞的,我就放心了。云飞这孩子让人一看就心痛,这下好了。”

冰族冰王卡索还是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每天忙于政务来麻痹自己,剩余时间都呆在幻影天,也没有立冰后,对此族民多有议论,但冰王卡索确实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好王,三界到挺服他的。连火王炘绝也与冰族达成了和平协议,三界一片祥和,这些也不得不说是冰王卡索的功劳。卡索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冰族巡视,看看族民有什么需要,突然看见瑞文在前面千灵族开的粥店门口打包吃食。卡索看着瑞文,想起了释刚走那会瑞文痛不欲生的样子,姨母也常希望自己能劝劝他,可是自己那会也很难受,根本不知道怎么劝他。后来听其他族的人说他在凡界和一个很漂亮的凡人在一起,很开心,也许那凡人长得像释吧,可是再像释那也不是释啊,不过能活在梦中,也比醒着痛的好。卡索微笑着准备转身离开,听见瑞文在和老板说话:“老板,这个点心还有这个点心都给我包起来,云飞喜欢吃甜的。”卡索在心里笑笑想不到这个凡人的口味都和释一样。“什么花生粥没有了?不行,老板你再做点,云飞最喜欢吃你们这家的花生粥了,凡界的没你们这个味道。云飞昨天喝粥时说他记得以前喝过一种很好喝的花生粥,在凡界怎么也吃不到那味道,我就知道他说的应该是你们的粥,老板再去熬点,我全包了。”卡索听到这话,觉得不对劲,如果瑞文口中的云飞是个凡人,怎么会以前喝过神界的粥,而且释也提过他喜欢这家的花生粥。那凡人再相像也不是释,瑞文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瑞文前段时间还痛苦的不得了,怎么会这么快就每天兴致勃勃的,像变了一个人,难道。。。。。。卡索决定悄悄跟着瑞文去看个究竟。

瑞文骑着马垂头丧气的来到凡界,因为还是没有买到千灵族的花生粥,希望这些点心云飞会喜欢。而卡索幻化成凡人,隐藏住气息,悄悄跟在瑞文后面。只见瑞文在一处别致的宅院前下了马,下人忙出来迎接,瑞文问下人:“云飞呢?”管家忙回答:“回二少爷,云飞公子正和大少爷在后花园学习法术。”瑞文不满的说:“又学法术,也不怕把云飞累着。”管家赔笑道:“是云飞公子自己想学的,让大少爷教他的。”瑞文不以为然的向里面走去,大门随即关上。卡索悄悄的飞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瑞文向哪走去。瑞文很快来到后花园,看见云飞正在操纵两个火球,而炘绝在一旁认真的指导他。瑞文看着云飞,依稀看见了当年释练幻术的身影,觉得认真的释真好看。云飞已看见瑞文,马上熄灭了火球高兴的向瑞文跑过去问道:“瑞文,你又带什么好吃的了?”炘绝笑笑说:“云飞,你怎么只记挂着吃,幻术也不好好练。”云飞嘟嘴说:“炘绝,我都练了好久了,肚子饿了,你让我吃点东西再练,行不行?你看我还是凡人模样,还没恢复神的模样,就知道我的灵力还没多少,怎么能支持那么久的幻术嘛。”炘绝走过去摸摸云飞的头发说:“好吧,也不急于一时,看看瑞文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了。”云飞忙点点头,瑞文没好气的说:“炘绝,我是买给云飞吃的,我可没心情给你带吃的。”炘绝也不客气,拿起一个点心吃起来,说:“瑞文,别这么小气,我们现在是一起照顾云飞,也算是合作伙伴,是吧?”云飞边吃点心边点点头说:“炘绝、瑞文,你们说我又会冰族幻术又会火族幻术,我到底是哪族的啊?而且我虽然看你们幻术比我强,但是你们都只会自己本族幻术,我为什么会两族幻术啊?”瑞文不知怎么回答,炘绝则摸摸云飞的背说:“这些我以后再告诉你,云飞你现在只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就够了。”云飞笑着点点头说:“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们都是好人,我就信你们一次吧。而且会两族幻术感觉好棒啊!”说完云飞拍拍手上的点心末,双手结印,一边喷出雪花,一边窜出火苗,映衬着云飞开心的笑脸,瑞文和炘绝一阵欣慰。突然一人冲了出来,一把紧紧抱住云飞,激动的说:“会两族幻术还有这樱花味,你就是释,释你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哥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太好了。”云飞推开抱他的人说:“你又是谁啊?也是故人?抱歉,虽然你给我熟悉的感觉,但是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卡索看着释,担心的问:“你不记得哥了?”炘绝冷漠的站起来说:“卡索,云飞什么也不记得了,你别吓着他。”卡索看着炘绝难得露出狠厉的神情说:“你知道释还活着,故意给他取了一个凡人名字,把他藏在凡界是何居心?”卡索又瞪着瑞文说:“瑞文,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亏我还一直担心你。”瑞文有点尴尬说:“我只想要半年时间,也许半年时间云飞,不释会对我改观呢?”卡索看着发呆的云飞,一把拉着云飞说:“释,我是哥,卡索,你真的不记得了吗,算了,跟哥回冰族,哥会好好照顾你的。”炘绝单手结印说:“凭什么云飞要跟你回冰族,就算回神界也该跟着我回火族。”瑞文在一旁着急的说:“释,不云飞现在幻术微弱回神族万一有危险呢?而且云飞喜欢呆在凡界,云飞你和我一起呆在凡界好不好?”炘绝说:“好,今天就敞开了说,释,不云飞,你想和谁在一起?”

云飞一脸呆萌的说:“啊,和谁在一起?我想问我们都是男的吧?而且我和你们。。。。。。都不熟。”三人。。。。。。

K(这里的K是结局一下最后的K)透过水晶球看着这一切,微笑着说:“释,希望这一世你能够幸福!”然后从链囚石岛的悬崖上摔碎了水晶球,看着自己身上沾满的释也就是冰焰族的血,微笑着说:“释,这一世我来代替你,你一定要幸福啊。”然后毅然决然的跳下悬崖化身为霰雪鸟毫不犹豫的撞上悬崖,鲜血四溅。

58号透过水晶球看着这一切,笑着说:“K想不到你愿意代替释去承受他的命运。不对,你不是完整的K,你只是在K擦过我族圣器时,逐渐分离出的一缕执念而已,冰焰族的血才让你得以成型。不过没想到你会利用冰焰族的血去帮释承担命运,还真小瞧你了。顺便告诉你,其实冰焰族就是我族族民的后代,要不他们的血怎么可能能扭转时空。真不知道为什么我族族民有那么多人甘愿沉迷于这些创造出的世界,我觉得在世界之外看戏,才更过瘾,哈哈!”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