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结局一上)

(结局一上)

这时刚好隐莲花开,渊祭拼尽最后一丝元气,缠上隐莲说:“舍弥也就是卡索,我用万年的怨恨诅咒你,你将会和我一样,和心中所爱永远分离。”说完,黑雾消失了。隐莲仙子从花中飘出,问道:“请说出你们的愿望。”卡索和释十指相扣,说:“请复活梨落、岚裳还有莲姬。”隐莲仙子说:“抱歉,莲姬元神消散,无法复活,只能复活梨落和岚裳。”卡索为难的看着释,释两眼含泪的点点头,卡索说:“好吧,请复活梨落和岚裳。”隐莲仙子:“如你所愿”幻术一挥,有两道光向远处飞去,隐莲仙子就消失了。两人回到大殿时,莲姬的尸体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衣服和饰品,释默默的收起来,卡索叹了口气:“释,把你母亲的东西带回冰族吧,我们给她建个衣冠冢。”释低着头悲伤的说:“冰族太冷清了,母亲不会喜欢的,我们把母亲带到樱花岛上吧,希望来世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人鱼。”卡索忙握住释的手:“好,释,我们就去樱花岛。释,我卡索发誓,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释点点头。

两人来到樱花岛,给莲姬建了一个衣冠冢,又在岛上陪了莲姬三天,两人才离开樱花岛。回到冰族,想不到冰王说看在樱空释帮着卡索消灭渊祭的份上,同意了卡索的条件。很快卡索登基为三界之王,释被封为亲王,两人一起管理三界。对此,冰族上下都不敢有异议,谁都记得释亲王杀火燚那凶狠模样,而且索皇什么时候都温柔,就是不能说释亲王半个不字。有次有个不懂事的大臣,提出释亲王当年杀了玄榻圣者的事,立马就被索皇发往北禁,永不准返回冰族。由此大家都知道索皇的底线在哪。

释亲王任住在幻影天,但是幻影天装潢全变,每样东西都是索皇精挑细选,冰族私下都说,索皇对释亲王言听计从,释亲王才是三界正真的王,而且据宫里传言,索皇基本都在幻影天过夜,很少回自己寝宫黑色之城。

幻影天,卡索搂着释躺在床上,说:“释,听说忻绝登基为火王了,愿意和冰族和谈,签下和平条约。已经派使者过来了,过几天听说火王也就是忻绝要亲自过来详谈。”释微笑着说:“这是好事啊,忻绝不火王过来详谈的时候要我去和他谈条件吗?”卡索一把搂紧释说:“不行,哥去和他谈。听说这个新火王是火族有史以来最不好色的火王,王妃、姬妾、男宠全无,三界谁都知道这个新火王心目中的人是谁,哥不准你去。”释嘟嘴说:“哥,你不相信我吗?我和忻绝最多就是。。。。。。冰族亲王和火王啊。”卡索心想你和忻绝我本就不放心,加上你还有另外一个人格,万一那个人格喜欢忻绝,还有听探子回报说忻绝登基后,那帅气的外表加忧郁的气质不知迷倒了三界多少少女,还是小心点的好。想到这卡索哄道:“释,谈条件这种事要涉及到方方面面,很费脑筋,这种累活哥去做就好,你做点轻松的事就行了。”释不服气的说:“谈判,我很擅长的,当年是谁说服五大族力抗火燚的啊。还有我也当过冰王,知道怎么协调各方势力。而且我和忻绝彼此熟悉,谈话要顺利一些。”卡索搂紧释酸酸得说:“你就这么想见忻绝吗?”释狡猾一笑说:“我是去见火王,做为冰族的亲王,我有义务为冰王分忧啊。”卡索眼珠一转说:“释亲王,你已经为本王分忧了,新火王迷恋你,那火族皇室就会断后,哈哈,你说,谁还能替我分这忧。”释淡淡看了卡索一眼,躺进卡索怀里,问了句:“那冰族皇室呢?”卡索一想,也是冰族皇室也会断后,可是:“释,哥不怕,你是唯一的冰焰族都不怕,我怕什么。”说完卡索想逗逗释说:“那你如果实在担心,我就娶岚裳当冰后好了,反正人鱼圣尊和母后天天和我说岚裳表示此生除了我谁也不嫁。”释淡淡笑笑说:‘好啊,你娶岚裳的话,我就和火族联姻,反正忻绝以前也提过,这还有利于三界和平,三界之王。”卡索一下把释压在身下说:“不行,哥不同意。瑞文现在天天吵着要当你的侍卫,辽溅赖在冰族不走,两人天天跟在你身后,还都不娶妻。为这事,姨妈没少找我,让我劝瑞文去相亲,你说,我干嘛封你为亲王,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哥应该找个地方把你藏起来,谁也不准看,只准我看。”说完吻上释的唇,把释的话堵在嘴里,极尽缠绵。

一天幻影天,卡索高高兴兴的走进幻影天,就看见释冷漠的看着他说:“卡索,出去,我要沐浴了。”卡索看释的眼神就知道,释的另一个人格出现了。卡索只好陪着笑脸说:“好的,好的,哥在外面等你。”就退了出来。其实是释午睡时,K上线了,现在是释K.皇柝看卡索等在幻影天门外,觉得非常奇怪,就问:“王,你怎么在外面,不进去。”卡索无奈的说:“释在里面沐浴,叫我出来,他的另一个人格又出现了。你说最近释也没什么压力,他的另一个人格,怎么会又出现了,难道释有什么难言之隐?”皇柝解释道:‘这种另一个人格一旦形成,很难消除,跟压力没关系,王不用担心。’卡索听皇柝这么说,也就放心了。两人聊了一会,释K走了出来,打扮的分外明媚,穿着漂亮的礼服,举手投足间风情万千,把皇柝都看呆了。卡索苦笑着说:“释,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一会你要干嘛。”释K得意的撩撩头发,说:“怎么,卡索,不好看吗?我想去逛街。”卡索忙说:‘释,你今天这样穿很好看,但是发型和衣服好像不配,让宫女给你换个发型。’释K边说是吗,边回去让宫女把头发往后梳,换个发型。卡索忙抓着皇柝,拿出自己的令牌,低声命令到:“皇柝,拿着我的令牌,去找侍卫长,传我的命令,立刻把大街上的人清空,谁也不准出来。快去!”皇柝没办法,只好拿着令牌往侍卫长的地方跑去,嘴里嘟囔着:‘王,你这样和戏文里的昏君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不想大家看见释亲王的美貌吗?至于吗?还要清空大街,太夸张了。’嘴里这么说,行动可不敢怠慢,很快就将命令传于侍卫长了。

卡索在门外等着释K打扮好,温柔的说:‘释,我们一起去逛街吧。’释K点点头,结果走到街上一个人也没有,释K觉得奇怪,问卡索怎么回事?卡索笑着说:“可能最近太冷了,大家都不想出来活动。这没人也没意思,我们去雪雾森林里走走吧。”释K觉得奇怪:“你们冰族神不是不怕冷的吗?真是奇怪。算了,这人都没有,没什么好玩的,还是去雪雾森林吧。”之后的日子,卡索回黑色之城过夜,多半都是K上线把卡索赶出幻影天的。卡索在心里想释的另一个人格真难伺候,K表示每次醒来的记忆都要被索释喂狗粮。日子就这样平静幸福的过下去,直到有天58号突然出现,把K的灵魂提出来,说:“你的世界的水晶球已修补好,你该回去了。”K转过头最后看了一眼和卡索依偎在一起微笑的释,也露出了微笑,转过头对58号说:“走吧!”

  回到58号的那个房间,K的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K欲哭无泪,盛世美颜没有了,强大幻术也没有,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上班吧。58号手一挥,一阵白光闪过,等K清醒,已回到云南的那个小山坡上,看看手机的日子和时间,真的只过了几分钟,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K伸了个懒腰,对着天空说:“释,这次你终于可以幸福了,姐也要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说完K从容的向山下走去。

天空之外,58号正拿着水晶球看着K的一举一动,嘴角勾笑的说:“K你也想得太简单了,卡索和樱空释的轮回岂会轻易打破。而且你当初擦挂过的我族圣器,岂会对你一点影响也没有。”没过多久一人浑身染血的人跌坐在58号面前,嘴里一直念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还是不行。”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