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四十七)

(四十七)

释想去哪呢?其实释想去当初和卡索第一次逃亡到凡界,为了躲避火族士兵,等待卡索幻术恢复的那三天两人呆的那个小木屋,那是释和卡索最自由的三天。释寻着记忆来到了小木屋所在的地方,看着眼前的情景,释大吃一惊。这里已经有一大片樱花林,释仔细看,是凡界的樱花树。现在正值凡界的春季,已有不少樱花盛开,释闻着清新的樱花香,穿过随风飘落的樱花花瓣,往小木屋走去。走到小木屋所在地,这里也变了,小木屋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有五六间房较大的竹屋。四周用围栏圈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花园里种着各种鲜花和果树,在竹屋前还搭起了一个用竹子做的两层楼高的平台,平台上放着桌椅茶具,大概是主人品茶的地方。今晚夜色很好,月光给整个竹屋和花园渡上一层蒙蒙的银色,但是看得出来,竹屋里并没点灯。释轻轻的走到竹屋门前,用手试着推了推,门居然打开了,见里面一片漆黑,释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的走了进去。借着月光,释打量着里面的情景,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凡界的客厅,里面用具一应俱全,不过好多都是新的,还没有用过。释见里面没人,又悄悄的穿过客厅向里间走去。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释也轻轻的推开门,里面也没有点灯却朦朦胧胧看见里面坐着一个人,感觉身影有些熟悉。里面的人也听见了动静,转过身问:“谁?”

借着月光两人四目相对,“释,你回来了?”释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卡索会出现在这,卡索一把上前抱住释激动得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释你还记得这里对不对?你回不了冰族,你一定会到这里来的,幸好哥在这等到你了。释,你跟哥回冰族好不好,哥来保护你,你把那些事说清楚,冰族一定会给你公正的评判。哥保证没人可以伤害你。”释苦涩的说:“说什么?说我杀了四圣,还有玄榻;还是说我变成你的样子去骗岚裳的一泪石,害的岚裳昏迷,梨落丧命;还有我母亲出卖秘密害死了你的哥哥姐姐,为了替我养冰核杀了冰族的五个少年。这些事那条不是冰族的大罪,那条冰族会放过我和我的母亲?”卡索激动的说:“我不相信,释,我们朝夕相处了百年,你是什么样的我很清楚。这些事一定不是你做的,要不你就是有苦衷的对不对?”释推开卡索苦笑着说:“卡索,别天真了,我早就变了。我告诉你这些事都是事实,是我做的,自从我争王位开始,我就无法回头了。”卡索看着释的眼睛,像下定决心般说:“好,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四圣那次是他们要先杀你的,你顶多是自卫,没有过错。杀死玄榻,你的确犯罪。骗岚裳拿一泪石,你的确有错,但是你并没有实施,罪不重。其他都是你母亲做的,与你无关。所以关键就是杀死玄榻那次是怎么回事,你如实告诉哥,哥来帮你想办法,你不会无缘无故去杀玄榻的。”释冷笑着说:“为什么杀玄榻,因为他发现叛徒就是我母亲,正在攻击我母亲,我为了救下我母亲失手杀了他。卡索,这过程你可还满意?”卡索为难的说:“你失手杀死玄榻这事,没人看见,到时候说故意和失手都没证据,这罪你。。。。。。的确逃不了。按照冰族刑罚,你轻则会被流放北禁永不准返回,重则。。。。。。会被处死,但是你光复冰族有功,你不会被处死,哥一定会保你一命。如果你被判流放北禁,哥就陪你去北禁。释,最坏也就是这结果,大不了我们一起去北禁,我们。。。。。。回冰族吧。”释淡淡的问:“那我母亲呢?”卡索无奈的说:“你母亲犯的罪只有。。。。。。处死一个下场。”释抬头盯着卡索说:“我回冰族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被处死,然后我被流放北禁。而你卡索,是冰族王位唯一的继承者,冰王不会让你离开的,我们的结局早就不一样了。”

卡索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说:“那释你不回冰族,我和你一起离开。我先回去,悄悄放走你母亲,但是我不想再见她,毕竟她害死我的哥哥姐姐。然后我和你一起去凡界隐居,我会在路上用传声鹰告诉父王母后要想让我继承王位,就得答应我的条件:请他们别在找我们了,也别在通缉你了,让我们平稳的生活。等过段时间,族民淡忘了这些事,或者父王母后想办法处理好这些事后,我自会回去继承王位。而释,你就换个身份跟我回刃雪城,恩,你是我在路上捡的一个和释很像的孤神,怎么样?世上再无樱空释。”释冷笑说:“卡索,你别这么天真了,族民不是傻子,怎么会认不出我是樱空释?”卡索温柔一笑:“族民当然不笨,但到时候我是冰王,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么无赖的话会从卡索嘴里说出来,卡索刮了释的鼻梁一下:“想什么,是不是觉得哥说不出这样的话,释,为了你,哥可以放下一切底线。”释揉揉鼻梁,傲娇的说:“你真要这么做,再说你已经不是我哥了。”卡索笑着说:“不是你哥更好,释,你肯到这来,证明你心里还是有哥的对不对?既然我不是你哥,那我可以名正言顺做你的爱人了。”释继续傲娇的说:“别骗我了,你不是喜欢梨落了吗?”卡索惊奇的说:“谁喜欢梨落了?梨落只是我的朋友而已。释,你该不会以为我喜欢梨落了,生气了才和我抢王位的吧,你真傻。”释嘟嘴说:“你说谁傻,我才没那么无聊了,我是真想抢你王位。”卡索又刮了释鼻梁一下:“好好好,你喜欢王位,哥让给你,你喜欢什么,哥都给你好不好?只要你别乱跑就行。”释歪头傲娇的说:“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想去哪就去哪。”卡索无奈的说:“那你也不能跑去火族啊,而且还和忻绝一起走,你是不是想气死哥啊?”释有些不好意思:“那种情况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先离开,跟忻绝走只是凑巧而已。”卡索一把抱住释说:“你跟忻绝的事哥不想再问,释,你答应我,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释把头搭在卡索肩上微笑着说:“想不到这种情况下,哥,你还对释这么好。”卡索笑着说:“释,你在说什么,你是哥唯一的爱人,不对你好,对谁好啊。”释抬头双目含情的看着卡索,卡索也温柔的低下头,轻啄释的红唇一下,两人相视一笑,紧紧拥抱在一起加深了这个吻。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