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四十三)

(四十四)

幻影天,卡索来找释:“释,哥想和你商量件事,梨落为了救我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哥觉得自己有责任帮梨落解除诅咒,所以我打算和梨落一起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可能哥要离开一段时间。”释淡淡笑笑说:“没事,哥,我明白的,梨落为了救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你一定很想帮她解除诅咒的。哥,你能恢复神力和寿命我已经很满足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永远支持你。”卡索欣慰的走上前给释一个拥抱,释也回抱卡索。释,你等着哥,等哥解除了梨落的诅咒,哥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无论是何身份。哥,我知道你喜欢梨落了,没关系,只要是你想要的,释都会帮你的,哥,你一定要幸福。两人拥抱了一会,慢慢分开,卡索继续说:“释,不过哥还要收拾几天,也要给父王母后一个交代,不知他们同不同意,不过我想先跟你商量。”

“恩,我会在刃雪城好好当王,哥,你记得刃雪城永远是你的家,你不在的时候,释会好好替你守护家园的。”释坚定的说。卡索宠溺的刮了释的鼻尖一下:“哥知道,现在我的释变能干了,那好吧,哥还要去母后那,就先走了。对了释你眼睛还没好吗?幻愈师不是说不严重吗?是不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好。你当王了,明天还要早朝,早点休息。”看着卡索离开幻影天,释脸上淡淡的浅笑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落寞的神情,释一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心里隐隐作痛:哥,我多想自私一点,我多想告诉你我根本不想和你分开,但是那样我也会妨碍你的自由。。。。。。哥,刃雪城这个牢笼我来替你坐,希望你和梨落能够幸福,希望你能替我去看看凡界的风景,希望你像霰雪鸟一样自由的飞翔!

卡索走在回廊上,摸着自己的心:释,哥已经想明白了,自从七圣者要杀你,哥就想明白了,你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之前你和忻绝的事哥是很难接受,但是经过这么多事,哥觉得只要你还活着,只要你还愿意和哥在一起,之前的事都让它过去吧。哥现在恢复了寿命,神力也在慢慢恢复,只要哥完成帮梨落解除诅咒这最后一件事,释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你一定要等哥啊。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老冰王冰后并不同意卡索和梨落离开刃雪城,任坚持要卡索取人鱼公主岚裳为妻,还制造各种机会让卡索和岚裳待在一起。对此,释很气愤,加上当初人鱼圣尊加入对抗火燚时提的条件就是要岚裳当冰后,所以释向岚裳求婚,当然其结果就是岚裳给了释一巴掌。这边的事还没处理完,刃雪城又接到无数的火族飞箭,上面写着新任冰王是火族之子,不过好在大家都不太相信,毕竟冰王看起来完全是冰族神的样子,哪有火族神的模样。不过心里有鬼的人可沉不住气,比如莲姬。幻影天,“释,怎么办,这个火燚太过分了,他怎么能这么对我们母子。”“母亲,原来火燚早就知道,我告诉过你我的王位是建立在沙堡上的”“释,你别怕,火燚又没证据,不会有人相信他的。”“哼,不会有人相信他,刚开始不会,以后呢?这些话刃雪城的大臣听久了会怎么想,他这是在打击我的威信,扰乱军心。”“释,对不起,都怪母亲,母亲一定会想办法的。”“算了,这事还是我来处理吧。”

第二天早朝过后,各位大臣都退下了,只有瑞文迟迟不肯离去,释不得不问他有什么事,瑞文迟疑的说:“释,那些箭我全部收缴了,该怎么处理,还有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释淡淡的说:“这件事我来处理,那些箭你给我送到幻影天来。还有瑞文,我都当王了,你的称呼是不是该改改了,瑞文将军?”瑞文看释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得单手握拳锤肩行礼:“是,王!”

很快这些箭又飞回了火族,和箭一起飞下来的还有高冷绝艳的新任冰王,火燚笑着从王位上走下来:“欢迎回来,我的火族之子。”释冷喝一声:“住嘴!”同时看见了站在火燚身边的烁罡,原来他被人救回来了,难怪火燚会知道我是火族神,当时自己太伤心,竟然百密一疏,忘了杀他灭口。释冷淡的说:“火燚,你放这些箭到我冰族是什么意思?”火燚笑笑说:“没什么意思,就是个警告,还有我要你帮我办件事。”释笑笑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火燚胸有成竹得说:“你会听我的,除非你想让我揭发你火族神的身份,同时我还可以揭发,冰火大战那些公主王子们之所以会被我们破了幻术,丢了性命都拜你母亲莲姬所赐。冰火大战前夕,你母亲和我做了交易,她告诉我那些王子公主们幻术的弱点就是那些幻术加持的法器,我保你们母子平安。儿子,你当了冰王,对我又没有坏处,你反正是我火族之子,你当冰王,不等于冰族在我们手上吗,只要你帮我做件事,大家都相安无事,儿子,父王这点度量还是有的。”释觉得心中一片悲凉,原来母亲那会知道我会没事,还怪哥带我逃出冰族吃了苦,原来你早就做了这样的交易,你是为了报复冰王吗?你这样让我如何面对哥?但是在火燚面前释还是硬撑着,沉声问道:“你想要什么?”火燚笑笑说:“我只要一泪石。”释悲伤得说:“母亲说的没错,你果然只要一泪石。拿去,这是我母亲的一泪石,你拿了这个就不许再骚扰她了。”火燚推开释手上的一泪石说:“我不要莲姬的一泪石,她是庶出,没有纯正的人鱼公主血统,她的一泪石并不纯正,我无法去无尽海最深处。”释无奈的说:“你去无尽海最深处做什么,我没有纯人鱼公主的一泪石。”火燚笑着说:‘这些父王以后告诉你,儿子,人鱼公主岚裳是嫡出公主,而且正在刃雪城做客,她的一泪石纯正,父王想要她的一泪石。’释听完火燚的活,无奈的说:“好,火燚,我去取岚裳的一泪石,之后你不准再骚扰我和我的母亲了。”说完释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火族大殿。

走出大殿门时,释碰见了忻绝,忻绝一直在外面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看释出来,忻绝忙上前安慰他:“父王一向心狠手辣,我们这些儿子只是他称霸三界的棋子而已,你别难过,取一泪石有什么困难,你跟我说,我会帮你的,虽然我地位大不如前,但是火族还是有很多我的人,一些事我还是帮得上忙的。”看释默默的向前走,忻绝又继续说:“哎,释,现在立场交换了,我变成你大哥了,所以哥哥帮弟弟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忻绝的话让释更难受,释悲伤的说:“我不想当你弟弟,从来都不想。”忻绝也无奈的说:“我也不愿你是我弟弟,原来你和卡索一起时,我还觉得你们怎么能做这么背德的事,现在。。。。。。不过,我早说过那些事我不后悔,我现在任是真心实意的想帮你。”释失魂落魄的说:“我不要你帮,你们谁也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忻绝知道释很难接受这一切,也不在说话,准备默默的想办法帮帮释,在忻绝担忧的眼神中释慢慢走远。

释为了拿到岚裳的一泪石,用幻颜术变成卡索,结果得知一泪石的由来时,又吓得落荒而逃,让烁罡钻了空子,并让岚裳误会那一夜是自己所为。对此,释是无比内疚的,那会岚裳为了帮助自己光复冰族牺牲了很多,而且岚裳一直深爱着哥,这一切对岚裳太残忍了,释打算用自己以后的日子好好补偿岚裳,可是岚裳并不原谅自己。偏偏母亲出卖冰族,杀害五个少年的事又被玄榻发现,自己为了救下被玄榻攻击的母亲,又失手杀了玄榻,虽然嫁祸给了火族刺客,但是谎言说多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偏偏母亲知道梨落看见了自己和火燚交易的背影,又去袭击梨落,结果梨落由于诅咒兽化,母亲反而受伤。卡索由于梨落受伤,担心的不得了,五族族长和梨落关系都不错,都打算随时保护她。释觉得母亲暴露是迟早的事,打算让母亲离开冰族,可是母亲说为了你的王位你要嘛牺牲你母亲,要嘛牺牲梨落,你自己选。释想牺牲梨落,不等于让哥痛苦吗?可是自己又抛不下母亲,怎么办?

然而释还来不及做出选择,就在幻影天看见了岚裳。岚裳为了报复释,假意考验释的诚意,把释骗进人鱼族的水晶球内,打算对释下杀手。释怕自己幻术太强,像玄榻那样误杀岚裳,一直没施幻术攻击岚裳,错过了最佳时机,被无尽海水逐渐淹没。就在这关键时刻,梨落来和释告别,(梨落和卡索打算今夜偷偷离开刃雪城,卡索想和释告个别,两人就一起来了,结果半路卡索被冰后叫走,两人约定梨落在幻影天等卡索,方便一会离开冰族。)看见了这一幕打掉水晶球救了释,岚裳丧心病狂的抓住释的弑神剑就向释刺去,结果释一躲,岚裳误刺了梨落,卡索进来时刚好看见这一幕,释情急之下使出了既不是冰族幻术也不是火族幻术的幻术把岚裳打开,而随后到的五大族族长也刚好看见了这一幕。梨落奄奄一息,皇柝建议用幻术保住梨落的最后一丝元气,以后再想办法,而这里能这么做的,只有释。释用幻术给梨落造了一个冰棺,保住她的最后一丝元气,不过他没法掩盖住自己的幻术了。而刚才释趁混乱时,又偷偷的放走了岚裳,现在释只觉得精疲力尽,一切都让自己心灰意冷。

卡索看梨落变成这样也很伤心难过,还以为是岚裳对自己因爱生恨报复梨落才这样的,可是看释那副精疲力尽心灰意冷的模样,让自己心痛不已,忙追出去,问释怎么回事?释不愿意说,只说:“别问了哥,你问我也不会说的,你还是去陪梨落吧。”就疲惫的离开了。

释漫无目的的走到了冰原上,自己害了岚裳,现在又害了梨落,害哥失去了自己喜欢的人,樱空释,你就是这样给哥自由的吗?不只,自己还杀了四圣、玄榻,母亲害死了哥的哥哥姐姐,冰族少年,自己还有何颜面面对哥,面对冰族。看着冰面,释取下了眼罩,看着眼罩下那只金色的眼睛发呆,突然那黑雾出现说到:“恭喜你樱空释,你终于成长为冰焰族的神。”释失神得问道:“什么是冰焰族?”黑雾得意的说:“冰焰族是凌驾于冰族和火族的三界唯一真神,而你樱空释就是我渊祭的独生子。我渊祭万年前被卡索的前世也就是舍弥联合五大族封印在无尽海底,万年不见天日。百年多前元神才得以挣脱封印,邂逅了你母亲,只是那夜后我又陷入了沉睡,等我再次苏醒,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樱空释,我现在命令你去灭了冰火两族,夺回我们冰焰族三界真神的地位。”释心灰意冷的说:“我不想当冰焰族。”黑雾笑着说:“你刚才使出了冰焰族幻术,而且你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金色,那是我族高贵的印记。”释突然大吼:“我不想当冰焰族!”就对黑雾使出了强大幻术,把黑雾打散,黑雾只得离开。

岚裳逃到樱花岛上,碰见了烁罡,得知了真想,因为愧疚跳海自杀,被人救起,但是陷入了昏迷。大家也抓住了烁罡,烁罡把释是火族之子说了出来,加上大家都看到释使出了奇怪幻术,大家都准备找释问个明白,尤其是辽溅,他不相信这些事都是释做的。瑞文收到了冰后的命令,让他去围捕释,瑞文故意一边拖拖拉拉的调遣军队,一边派人告诉莲姬烁罡被抓,一切都暴露了,快带着释逃走。瑞文打算先拖住冰族军队,等事情过了,自己再到凡界去找释。莲姬听说烁罡被抓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忙找到释往刃雪城外跑去。

刚到城门口,冰王冰后早按耐不住带着五大族和自己的亲兵在这堵着了,卡索也匆匆赶到:“释,你给大家解释解释,哥相信你,你不会这么做的,这中间一定有误会。”莲姬忙说:“释,我们杀出去,这我们不能呆了,就算卡索放过你,冰王冰后也不会放过你。”冰后悲愤的问:“樱空释,你说我的五个儿女是不是你杀的?你早就知道自己是火族之子,故意泄露秘密,除掉妨碍你的人。要不是卡索失了幻术,你是不是打算借火族之手连卡索也除掉,好让这冰王之位非你莫属。”莲姬说:“你别胡说,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跟释无关。”冰王冰后一听,悲愤不已,马上下令:“上!”士兵蜂拥而上,释本能的腾空而起,幻术一挥,士兵全部倒下。卡索看形势对释不利,怕释再也不能留在冰族了,忙说:“释,这个时候你别在伤人了。”释悲伤的望着卡索,不知道该说什么,结果就在自己分神的一瞬间,母亲和五大族长冰后混战起来,很快被捉住,莲姬忙对释说:“释,别管母亲,你快走。”释看母亲被抓,要想全身而退,只有哥能威胁到冰王冰后,就故意飞到卡索面前用幻术勒住卡索脖子说:“放了我母亲。”卡索还不死心:“释,我相信你,你为冰族做的哥都知道,父王母后,你们别在逼释了,释一定有苦衷的。”瑞文也赶到了,忙对冰王冰后说:“王,释没有背叛冰族,我一直跟在他身边。他是怎么艰难的光复冰族,又是怎么为冰族尽心尽力的我都知道,难道就因为他不是冰族的,他就该死吗?”

释突然说:“瑞文,我早就知道你是冰后的人,所以我在你面前演的戏你还真信啊,你可真够笨的。现在我不怕告诉你,该让你知道的事我才让你知道,不该让你知道的事,你什么都别想知道,比如烁罡说的那些事你知道吗?”瑞文急道:“释,你别胡说,我相信我眼睛看见的,烁罡说的那些事,一定不是你做的。”释笑笑说:“你还不死心,那好,我告诉你,烁罡说的那些事就是事实,只是我瞒着你,免得被冰后发现而已。冰后,你不想失去你最后一个儿子卡索,你就放了我母亲!”

就在大家僵持的时候,忻绝飞到释身边,拉着释说:“我带兵来了,我们杀出去!”卡索一见更急了:“释,你别跟他走,你跟他走就再也回不来了。”忻绝觉得卡索对释逃出去是个拖累,就单手结印准备用幻术把卡索打晕,释一把抓住忻绝结印的手冷冷得说:“我跟你走。”两人幻术全开,在火族士兵的掩护下,杀了出去。原来忻绝得知烁罡失踪,就觉得不妙,秘密集结自己的军队和烁罡的军队,埋伏在刃雪城附近,打听到冰族的王叛变了,就知道释有麻烦了,忙带领军队赶到刃雪城。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