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四十三)

(四十三)

梨落很快找到了卡索,卡索正坐在湖边看着湖水发呆,梨落走过去轻轻的叫了一声:“卡索王子。”卡索叹了口气问道:“梨落,你说释是不是已经不需要我了。小时候他没有幻术,都是我在保护他,现在他美丽又强大,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确实也没什么需要我的了。”梨落不明白卡索的意思,以为卡索因争王位的事和释闹别扭,劝到:“卡索王子,你想多了,释王子还是很关心你的。刚才你出来时,释王子担心你没有幻术出危险,特地吩咐我出来找你。”卡索笑了笑:“是啊,释还是很关心我的,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用,好了,梨落我们回去吧,别扫了大家的兴。”两人刚往回走,突然一团黑雾扑过来卷起卡索往远处飞去,梨落忙追过去,可是很快就跟不上了,卡索也不知道被黑雾卷到哪去了。梨落忙用传声鹰报告了情况,让大家来帮忙,自己则继续寻找。很快,大家找到了卡索,卡索已经在一条河边昏倒了,大家连忙把他送回刃雪城。这件事让冰王很生气,冰王借口梨落保护不力,要把梨落发配到北禁。冰王其实有自己的打算,刃雪城上下已有谣言,由于卡索和梨落平时表现的很亲密,大家都说卡索王子爱上了凡人梨落,加上卡索拒绝了和岚裳的婚礼。对此冰王是很不舒服的,卡索只能娶人鱼族嫡出公主岚裳,才有机会恢复灵力,怎能容忍他爱上凡人,所以冰王打算趁机赶走梨落。为了让梨落走的自愿,冰王还特地秘密召见了梨落,说罚她去北禁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实际是希望她到北禁去寻找堕神预,帮卡索恢复灵力,因现在是争王位的关键时期,还让梨落不要声张,只说是保护卡索不利被罚往北禁的。梨落本就关心卡索,当然欣然前往。冰王想的很明白,这是双保险,无论梨落找到堕神预还是卡索取岚裳,都可帮助他恢复灵力,如果梨落没找到堕神预也无法再回冰族,那至少也扫除了卡索取岚裳的障碍。然而不知情的卡索得知梨落因自己连累被罚往北禁时非常难过,忙跑去向冰王求情,结果被冰王用结界困在黑色之城。释得知此事后,忙前往黑色之城看望卡索:“哥,你想去送送梨落吗?”卡索透过结界看见了释:“释,你怎么来了,梨落是因我被罚的,我觉得对不起她,我想亲口对她说对不起。”释笑笑说:“好吧,只要是哥想做的,释都会帮你。”说完就想打开结界,守卫马上上前阻拦:“这是冰王下的结界,只有冰王才能解开,其他人解开就是违背冰王的命令。”释冷笑一声,挥开守卫,施幻术解开了结界,卡索一恢复自由,对释说了一句:“释,你小心。”就匆匆离开了。释看着卡索匆匆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想:哥,你这么着急,果真是在乎梨落的,希望你们能有个好结果。无论你想要什么释都会帮你的,哥。

然而释放走卡索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冰王那,冰王非常生气,就把释关在了冰原上的冰球里。释觉得不服,觉得冰王特别讨厌,老是逼哥做哥不喜欢的事情,于是问道:“父王,我做错什么了,你要罚我?”冰王冷冰冰的说:“你放走了卡索,你就好好在这反省吧。”释觉得气愤:“反省,我反省什么,明明是你们做错了,你们为什么老是要剥夺我哥的自由呢?”冰王冷笑一声:“哼,卡索是我儿子当然要听我的命令。”释气愤的说:“你这样逼哥,哥会很难受的。我知道哥不忍心背叛你,但是我不是我哥,我是樱空释,父王,你别逼我们背叛你。”冰王冷笑:“背叛?你的存在就是对我的背叛。”释气愤难当,原来你都知道,所以你故意那样对我和我母亲,抱着最后那点期望释问道:“你真这么想?”冰王继续补充到:“当初真不该留你在刃雪城。”释悲愤无比:“你!”握紧拳头,幻术从身体里蓬勃而出,冰球瞬间破碎。冰王一看,反正话到这份上大家也无需再掩饰,瞬间幻术全开准备向释打去,突然卡索跳到两人中间:“父王,你别伤害释,都是我的错,该被罚的人是我。”冰王看看卡索,觉得卡索现在幻术全失,要是逼走了樱空释,对冰族不利,而且这等丑事也不益声张。所以就不理樱空释,把卡索关进冰球,说:“那你在里面好好反省吧。”

其实卡索离开刃雪城,追上梨落,向梨落道了歉,还询问梨落前往北禁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后,就快速的返回了刃雪城。总觉得自己这样离开,释会不会被父王责罚,心神不宁的,拒绝了梨落请他吃最后一顿晚餐的请求,骑着独角兽狂奔回了刃雪城,幸好来得及,在父王伤害释之前,自己及时阻止了。

卡索看着在冰球外徘徊的身影,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温柔的说:“释,你别在这陪我了,哥没事,父王担心我身体,只罚了一个时辰,你前面就被罚了,现在一定很累了,快回去休息吧。”“哥,你见到梨落了吗?”“见到了,哥亲自道了歉,梨落很坚强的能自己照顾好自己。”“那哥你不是说你想在凡界生活吗?为什么不趁此就此离开了?”卡索笑笑说:“因为哥放心不下你,还有父王、母后。”释傲娇得说:“我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卡索笑着说:“幸好哥及时赶回来了,要不父王又要责罚你了。释,即使哥打算最后的日子在凡界度过,也要等哥看着你当上冰王之后哥才能放心。”释听着卡索的话心里暖暖的,嘴角微翘,无论怎样哥还是关心我的。这更加坚定了释的决心,哥,我想给你的,我一定会做到,我绝不会让刃雪城的一切把你困住。

很快就到了五族比赛的日子,结果两队人马打了个平手,最后争王的比赛又回到卡索和释身上。最后的决战,冰王还要和族民商量,所以把日子定在了下个月。一天冰王突然把卡索叫来,把卡索带到圣坛,圣坛还有几位圣者等在那,他们一起告诉卡索,卡索是先祖舍弥留下的圣魔方占卜出的这届王位继承者,所以无论最后的输赢如何,冰族只能卡索当王。卡索听了后,顿觉荒繆:“释也是冰族王子,为什么不能成为冰王?”其中一位圣者说:“释王子害死了为他占卜的壁罗圣者,其他为他占卜的圣者也受伤,他就是个灾厄神子,是冰族的灾星。”卡索悲凉得想:原来说释是冰族的灾星,就是这么来的,释为这个占卜承受了多少冷落和嘲笑啊。想到此卡索气愤的说:“荒繆,就凭一个占卜,就说释是灾星,没有释,冰族早就不存在了,他怎么可能是冰族的灾星。”其中一个圣者还想说些什么,玄榻发话了:“卡索王子,我知道你疼爱释王子,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冰族王位,自古以来冰族王位继承者都由圣魔方指定,一直没出过错,所以这次只能由你登上冰族王位。”卡索笑笑说:“我幻术全失,只有百年寿命,而释幻术强大,谁更适合当王显而易见吧。”玄榻也笑着说:“我们圣者只继承先祖舍弥的意志,必要时可凌驾于冰王之上,既然卡索王子你是圣魔方指定的王位继承者,我们只会把你推上王位。至于释王子如果坚持要抢王位的话,那我们圣者就只有继承先祖意志,铲除不祥神樱空释。”卡索一听急了,忙看向冰王:“父王,樱空释也是你的儿子,你不能让圣者这么做。”冰王面无表情的说:“你如果不想释死,就好好去争王位,这也是救释的唯一方法。”卡索没想到父王这么冷酷,对释这么残忍,心灰意冷的离开了圣坛。怎么办了,有我在释无法当王,释小时候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不公平对待,好不容易幻术强大了,却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对释太不公平了。如果我离开冰族,坚决不当王的话,圣者是不是就没办法了。但是我这么离开冰族,父王不会放过我的,我很快就会被找到,怎么样能名正言顺的离开冰族呢?

很快就到了决战的日子,卡索按照星旧帮他想的办法,用血引出剑灵,希望自己能赢过释,帮释摆脱被圣者杀害的命运,然而还是失败了,弄得自己只有几个月寿命。而释因为被圣者追杀,千钧一发之际被渊祭附身,杀了四圣者,火烧幻影天,一只眼睛变色只能戴上眼罩加以掩饰。那一战之后,一切物是人非。释登上了冰族王位,成为冰族最年轻的王。可是释从母亲那得知的恢复神灵力的方法竟然是杀神,夺取被杀之神的神力,哥怎么可能做的出这样的事,现在怎么办?只是大家都没想到,梨落竟然带着堕神预回来了,不仅除掉了卡索身上的剑灵,还让卡索的灵力在慢慢恢复,卡索又能享有神的寿命了。卡索非常开心,就在以为可以陪在释身边,和释一起治理冰族时,意外发现原来堕神预治好自己让梨落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觉得自己有责任让梨落摆脱堕神预的诅咒。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