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三十八)

(三十八)

那夜之后,卡索果真再没来过幻影天,释也极少能碰见卡索,两人即使碰面,也只是彼此点个头,仿佛两人都进入了争冰王的状态,不过释每次看见卡索的背影,都会在心里对自己说:“哥无论你怎么对我,我想给你的我一定会做到!”

很快族民们商量的争王方案出来了,冰王和大臣们调整了一下,把最终方案定了下来。大殿上,冰王传召了释和卡索,当着群臣的面宣布卡索王子和释王子的王位竞争正式开始。释不敢看卡索,卡索也不敢看释,但彼此的心里都在为彼此打算:哥,我一定让你自由!释,我一定成全你,让你成为冰王!

  冰王宣布卡索和樱空释比赛的第一个题目是修复冰幕,冰后担心卡索没幻术吃亏,就说:“王,这个题目两位王子都需要回去好好思考下,请给许一定的时间。”结果卡索笑着说:“我不用”,樱空释也胸有成竹的站出来说:“我也不用”。冰王好奇的问:“哦,你们可有主意?”卡索微笑着说:“要想修复冰幕,先要做一件事情。”冰王问:“什么事?”两人异口同声:“撤走圣火源。”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于是众人来到冰幕前,冰王看着圣火源担忧的说:“我和释常来修复冰幕,但圣火源在,冰幕不久又会融化。我几次试着靠近圣火源都被弹开,不知该如何撤走圣火源?”卡索建议说:“我现在幻术全失,和凡人无异,也许圣火源不会排斥我。”冰后担心的说:“不行!太危险了。”卡索笑着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于是走到圣火源面前,引出了圣火源。果真因卡索和凡人无异,圣火源的却不排斥他,但是正因为他和凡人无异,根本托不住圣火源,卡索觉得全身像火烧一样难受。释一见忙担心的跑过去接过圣火源,卡索边喘气边担心的对释说:“小心”。释也感受到惊人的热浪袭来,不过他幻术高强,强行用精纯的冰族幻术压制圣火源,最后把圣火源压成一个小火球。这时冰族圣者玄榻忙拿出一个幻术加持过的盒子,走到释身边说:“释王子,请把圣火源放进去。”释连忙把圣火源放进盒子里,直到玄禢关上盒子,释才松了一口气。卡索过来担心的问释:“没事吧?”释边喘气边不悦的说:“你怎么这么鲁莽?”卡索笑着说:“你不是也一样鲁莽吗?”两人又是相视一笑。莲姬趁机说:“王,这第一题胜负已分了吧。”冰王不动声色的说:“我说了第一题是修复冰幕,移走圣火源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才是修复冰幕的关键。”释好奇的问:“父王,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冰王冷笑一下说:“你们跟我来”。

众人又来到刃雪城的露台上,冰王抓住两片雪花用幻术把它们凝结成小冰核,分别给了卡索和樱空释说:“这冰幕是由冰族先祖舍弥用自己的灵力和鲜血而成,而六叶冰晶也是舍弥的鲜血灵力所化,所以要想修复冰幕,必须要有六叶冰晶。而六叶冰晶就是由这冰核用我们冰族的鲜血喂养而成,少着千年,多着万年,冰核一定会变成六叶冰晶。”莲姬忍不住想:好你个冰王,想拖延时间,是不是希望这段时间好找出恢复卡索神力的办法,休想!于是讽刺的说:“要这么久?那我们释可是胜之不武了,卡索哪有这么多时间?”冰王淡淡的说:“用不了这么久,谁先让小冰核长出六叶冰晶的冰芽,谁就获胜。”释看着手里的冰核,随口问道:“每片雪花都可以变成小冰核从而培养成六叶冰晶吗?”冰王微笑着说:“是的,任何一片雪花都可以。”抬头看着莲姬继续说:“但是,喂养者必须具备我们冰族纯正的血统。”莲姬听到这话,非常震惊和气愤:原来你早就知道,难怪你这样对待我和释。等着吧,我一定让释当上冰王。

释拿着冰核回到幻影天,遣退宫人,准备喂养冰核,感觉到幻影天的灵力异动,没好气的说:“出来吧。”忻绝笑着从屏风后面出来:“释,你的幻术越来越高强了,我自认为隐藏的还不错。”释冷笑道:“知道我幻术高强,你还来送死?”忻绝笑着厚颜无耻的说:“我不怕,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死。”释歪头继续冷笑:“是吗,忻绝,你要不要试试?”忻绝不客气的往凳子上一坐一本正经的说:“好了,不逗你了,说正事,你在冰族有没有听到过烁罡的消息?”释邪魅的说:“怎么,你们火族王子失踪都到冰族来要人?你该庆幸我幸好没碰到烁罡我要是碰到了,他就从这世上消失了。”忻绝笑着说:“这么狠?那我都碰见你两次了,我还没从世上消失,是不是表示我在你心目中比较特殊?”释歪头对忻绝笑笑说:“你想试试?”忻绝无赖的说:“不想试,我要消失了,留你在世上孤独难过,我舍不得。”释冷着脸说:“听说火族崇尚力量,亲族之间感情淡漠,想不到忻绝王子对这个弟弟还这么上心。”忻绝无所谓的说:“你说的对,我和烁罡之间的确比较淡漠,比不得你和卡索,不过再怎么说也是弟弟,我这个做哥哥的也该找找。”释因忻绝提到卡索,戳到了他的痛处,握紧拳头冷冰冰的下着逐客令:“忻绝,我这里你也看了,我也不知道烁罡的行踪,在我没改变主意前你最好离开。”忻绝当然明白释在气什么,邪魅得说:“要不释你当了冰王,反正烁罡也失踪了,日后我就去当火王,然后我们再来个冰火两族的王的联姻,冰火两族就可以和睦共处了。”释咬着牙冷笑着说:“你休想!”忻绝边走到窗前边说:“我的冰衣又要消失了,要不释,你好好考虑,我们联姻,对三界和平只有好处的,哈哈!”说完就跳下了窗台,消失在夜幕中。释气呼呼的坐在躺椅上,也没有心情再喂冰核了,释也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对忻绝就是下不去手了,他明明做过伤害自己的事,还害的哥讨厌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想杀了他呢?

第二天一早,释刚起床,宫女就通报瑞文将军早就等在幻影天门口了,怕影响释王子休息还是吩咐等释王子醒了再通传。释想起以前大家每天早上去学习时瑞文经常迟到,被老师骂。现在倒好,天天来这么早,就算是为了冰后来监视我,也太敬业了吧。释不动声色的起来梳洗,收拾好了,就让宫人传瑞文进来。瑞文一进来,释淡淡的问:“你用过早餐了吗?”瑞文老实的摇摇头说:“没有,我早上一起来就到这来了。”释笑笑说:“瑞文,我记得以前我们每天早上去学习时,你常常迟到被老师罚,现在到挺勤快的,真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瑞文苦笑一下说:“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每天早上醒了就想到这来,可能最近和你忙冰族的事,忙习惯了,不到这来,不知要去哪里。”释在心里冷笑:也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释表面上淡淡的说:“那就在幻影天一起用早餐吧,我们今天要去巡查军队。”瑞文先是很高兴,可是一转眼想起什么,忙说:“释,要不我们去千灵族开的那家粥店用早餐吧。那里的粥和点心都比宫里的好吃,还有很多新奇的吃食,我们去尝尝。”释想反正今天要出门,去尝尝也行,上次瑞文带的那个花生粥挺香的,想到这释点了点头。

瑞文和释一起来到了粥店,刚走到楼上,居然碰见了辽溅辽溅一看居然是释,忙跑过来说:“释,居然是你,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到这来?”释笑笑说:“瑞文将军说这里的早餐不错,我来尝尝。倒是你,你们熊族不是吃烤肉的吗?什么时候改喝粥了?”辽溅大大咧咧的说:“我才不喜欢喝粥,要不是潮涯说为了表示感谢,请我尝尝千灵族的美食,我才不想来了。你来了正好,一起?”释点点头,就和辽溅一起向雅间走去,瑞文跟在后面,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你这头蠢熊,我今天在幻影天门外吹了一个时辰的冷风,才换来释答应和我一起用早餐。你倒好在这捡现成的,还有什么释、释、释的,释王子都不叫,熊族真是没礼貌的粗人。

三人来到雅间坐下后,释让瑞文点菜,就和辽溅聊了起来:“辽溅你刚才说千灵族女王潮涯为了感谢你请你到这来喝粥,是为了感谢你什么事?”辽溅喝了一口酒说:“这酒味道真淡,那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以前千灵族发生过一次叛乱,那时潮涯才刚当上女王,没经验,叛乱越演越烈,军队不够用,就到我熊族来借兵,条件是以后每年给我们熊族供应大量水果和葡萄酒。我觉得这条件合适,就借兵了,而且你知道的女人哪会带兵,所以我亲自出马,帮她平的叛乱。事后她也遵守承诺每年都供给我族大量水果和葡萄酒,可是她还老觉得不能感谢我似的,每次都想送点什么感谢我,我都拒绝了,免得别人说我辽溅趁机占千灵族便宜欺负一个女人。”释笑着说:“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占千灵族便宜,每年又是水果又是美酒的,这美酒我能理解,你们熊族不是吃肉的吗?还要水果干嘛?”辽溅也笑着说:“释,别把我们想那么野蛮,肉吃多了也会腻的,水果正好解腻。而且你不知道吗千灵族的葡萄可是三界一绝,又大又甜,酿酒更是上等材料。最神奇的是千灵族有根灵藤,几十年才结一次葡萄,就百十来串,那葡萄是吸进千灵族的灵气结成,对神补元气大有好处。那次叛乱之后,每次千灵族收获那种灵力葡萄,都会顺道给我捎几串,你说我还好意思再要其他礼物吗?”释好奇的问:“灵力葡萄,有这种神奇的葡萄吗?”辽溅抓抓头说:“释,你贵为冰族王子,这种灵力葡萄,你应该不陌生吧。每次这种灵力葡萄成熟,千灵族都会大部分上供给冰族的,你是冰族皇室肯定能分到的。”

辽溅的话,让释想起小时候一件事,好像皇室的确有次在分什么补元气的葡萄,连皇室的旁系和那些大贵族都有分到,但是不用说自己和母亲是肯定得不到的。这种事多了去了释倒是不在意的,但是好像母亲气的把自己关在宫里,不肯出门见人,自己去安慰母亲,只看见母亲趴在软榻上哭的厉害。自己当时还很难过,觉得是不是自己没有幻术,是个废物,不得父王喜爱,连累母亲也不受父王待见。后来回到幻影天,推门就看见卡索哥哥在等自己,桌上放着一大盘葡萄,当时卡索哥哥对自己说:“释,这是可以补元气的葡萄,我得了这么多,全带到这来了,我们一起吃。”“哥,你吃吧,我没有幻术,补不补元气都没有区别,但是你能不能给我几串,我想去安慰母亲。”自己当时好像是这么回答的吧。“释,你说什么,什么几串,这些都给你,不够我还可以到母后那去要。”“不了哥,几串就够了,多了,母亲会起疑的,我和母亲就算能得到。。。。。。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当时好像卡索哥哥一把把自己搂在怀里对自己说:“释,哥也不明白父王母后为什么这么对你和你母亲,但是别难过,哥会一辈子保护你的。还有哥找个机会再和父王聊聊,让父王也关心关心你。”“不用了哥,你别和父王说了,父王不会管我的,我只要有哥关心我就够了。”“唉,好吧,释你给你母亲挑几串吧。”“释,你怎么挑不大不小的啊,挑大的吧。不怕,哥想吃大的,还可以在母后那去要。”“不用,哥,大的你吃,你现在幻术进步神速,正是需要补元气的时候。再说大的,母亲又会起疑的。”“哎,好吧,那这串大的我们一起吃,你要不吃的话,哥也不吃,是你说现在正是哥需要补元气的时候,你别耽误哥补元气啊。”“好吧,其实我看见这么诱人的葡萄,我早就想吃了,那哥,我不客气了。”“嗯,哥,好甜,这是哪里产的葡萄啊?”“我嗯也不清楚,好像是那个族上贡的,真好吃。释,除了给你母亲那几串,其他的我们都把它解决掉吧。明天我再去找母后要点。”“嗯,好甜,哥,再给我递一串。”“释,你这小馋猫,刚才是谁说不吃的,尝到甜头就停不下来了吧。”“哥,你再废话,可就要被我吃光了哦”“啊,给我留点,释你一吃甜的东西就停不下来,小心把你撑着”“这么甜的,撑着也愿意”“啊,不行,释这串我吃,你吃太多了。。。。。。啊,别抢,看哥怎么抓住你,哈哈!”

后来自己好像挺着个小肚子,把几串葡萄带到母亲宫里,对母亲说:“母亲,我们的葡萄送来了,送到我宫里去了,我特地给你带过来一起吃。”母亲看到葡萄,眉头舒展了一点,点点头说:“释,这是好东西,我们一起吃。释,母亲对不起你,你父王不喜欢我,连累你也得不到冰族王子的待遇,这宫里的日子还这么长,我们母子怎么过啊?”看到母亲又要流泪了,自己忙安慰到:“没有啊,父王对我们。。。。。。也不算太差,你看这葡萄不是送来了吗?再说母亲你不是人鱼族的公主吗,父王。。。。。。不会对我们太差的。”母亲点点头:“嗯,释你说的对,母亲也是人鱼族的公主,就算是庶出,那也是代表人鱼族,你父王不能太过分。我好歹也是公主,不能这么软弱,释,母亲一定会为你争取到冰族王子该有的一切,一定!现在想来母亲对王位的执着,大概就源于上百年受的委屈吧。不过,自己比母亲幸运,得到了哥全心的保护和照顾,哥,这次请给释一个机会,让释来保护你,你想要的,释一定会帮你实现,一定!

      辽溅看释在发呆,不明所以的问:“释,怎么了,那葡萄有什么问题吗?”释回过神淡淡的说:“没什么,可能那时我太小,记不得了。”瑞文却猜了个十之八九,释小时候在宫里的艰难,自己是亲眼目睹过的,那时自己被姨母洗脑了,就认为释是灾星,还经常嘲笑他,让他难堪,现在想起自己真浑啊,一想到这,瑞文就愧疚的不得了,想安慰安慰释。但碍于辽溅在这,瑞文忙对辽溅说:“辽溅你看东西都点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来,你去催催。”辽溅说:“哦,好”就真下楼去催小二去了。抓住这个机会,瑞文忙在释耳边说:“释,你要是想要那葡萄,每次分葡萄时,我家都能分到,说起来千灵族的灵力葡萄也快要成熟了,下次分时,我家的我都送给你。还有,你也快当冰王了,以后进贡给冰族的,不就是进贡给你吗?那葡萄的确对补元气促进幻术有很好的作用。”释冷冷的说:“不需要,现在我幻术强大,补不补元气都无所谓,还有瑞文,你怎么知道我就能成为冰王?”瑞文认真的说:“释,你现在幻术强大,又那么能干,深受族民爱戴,又为冰族立下那么多大功,你不当王谁当王。我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的。”释嘲讽的笑笑说:“是吗,那瑞文谢了!”心里却在想:是助我一臂之力还是骗取我的信任向冰后通风报信还说不准了,不过瑞文,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一会辽溅和小二都上来了,粥和精致的小菜、点心都端上来了,三人一起吃了起来。释还是喝的花生粥,释喜欢那香气,辽溅却抱怨起来:“这,味也太淡了,还是烤肉好吃,酒也没味,真想念熊族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释看着辽溅那粗鲁的样子怼到:“你刚才不是说千灵族的葡萄酒是三界一绝,怎么这会又嫌酒没味了。”辽溅直白的说:“三界一绝是你们这些神封的,我之所以那会要葡萄酒就是为了招待你们这些贵客,我才不喜欢喝那么淡的酒了。”辽溅一番直白的表达把释逗笑了:“感情,熊族之王是拿自己都不喝的酒来招待客人啊,还真是好客啊!”瑞文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心想也让你这头蠢熊感受一下释怼人的功力,我可没少体验。辽溅不以为然:“那有什么,而且释你在我那做客时,你不是一口酒都没喝吗,像个公主一样,又不喝酒,又不摔跤,只负责坐在那貌美如花。嘿,释,你知道吗,你走了后,我们熊族那些勇士都说,没有那个美丽的冰族小王子观战,摔跤都摔的没劲。”释笑笑说:“辽溅那会我幻术微弱,只能冻你的脸或脚,现在我能把你变成一头冰熊,你要不要试试。”辽溅哈哈大笑:“小公主生气了,我们又来玩你在熊族时我们玩的那个游戏吗?”说完就像门口跑去,结果撞到了一个人,大家一看居然是千灵族女王潮涯。

千灵族女王潮涯很美,今天明显看的出来是精心打扮过的,潮涯向释行了个礼就入座了,对大家说到:“今天我请熊族之王辽溅尝尝我们千灵族的美食,没想到释王子、瑞文将军也在这里,潮涯真是倍感荣幸。”释笑笑说:“潮涯女王客气,我和瑞文没吃早餐,听说这里的粥不错,特来尝尝,的确名不虚传。”潮涯笑笑说:“释王子客气,这粥店是我堂妹开的,冰族仁义,对三界各族开放,但大家饮食习惯不同,千灵族物产丰富,所以大抵三界各族的饮食习惯都能照顾到。”辽溅大咧咧说:“谁说的,这酒就没。。。。。。。”辽溅话还没说完,释就狠狠踩了他一脚,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潮涯女王招待我们,就是在不满意,出于礼节也要表现出很满意的样子。”辽溅抱怨说:“真麻烦,和女人讲话就是婆婆妈妈的。”潮涯看释和辽溅的动作不明所以问道:“这酒怎么了?”释笑着说:“这酒很不错,不愧是三界一绝。”说完看着辽溅辽溅不耐烦的说:“是啊,是啊,很好喝。”潮涯一听挺高兴的,脸微红的说:“熊族之王要是喜欢,可以多带点回去,不够我们千灵族的宫殿还有,随时欢迎熊族之王驾临。”辽溅一听忙说不用不用了,够了够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释忙说:“潮涯女王,你也没用餐吧,一起吃吧。”潮涯点点头,四人一起用餐。瑞文看着刚才释和辽溅的动作气的不行,听两人言语就听的出来两人在凡界关系就不一般,再看辽溅看释的眼神明显火辣,心想哼,你这头蠢熊也想打释的主意,没门!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