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三十六)

(三十六)

早晨幻影天,释刚起床,就有宫女通报瑞文将军已经等在门口了,怕打扰释王子休息,吩咐等释王子醒了才通报。释洗漱完后就传瑞文进来了:“瑞文,你一大早来有什么事?”瑞文兴奋的说:“没什么事,大早睡不着,就想看看你今天有什么安排,我陪你去做。”释冷笑一下:“怎么瑞文将军都这么闲吗?不如我请父王多安排点事给你做。”瑞文不以为然:“好啊,只要和你一起做就行。”释冷冷的说:“我今天有安排了,就不劳烦瑞文将军了。”瑞文好奇的问:“释你今天要干嘛?”释想说不管你的事,但是想到最近瑞文做事尽心尽力,这句话实在说不出口,就只好说:“我今天想去暗访下,看族民有什么需求。”瑞文一听挺高兴的就说:‘好啊,我和你一起去,你还没吃早餐吧,我告诉你刃雪城新开了家店,是千灵族族开的,里面的水果粥可好吃了,我带你去尝尝。’释无奈的说:“不去,我是去暗访,又不是去游玩。瑞文,我说你好歹是将军了,是不是也应该去训练训练军队,提高我族士兵的战斗力。你的部队多久没训练了?”瑞文摸摸脑袋抱怨说:“所以我才和姨母说我不想当将军,我只想当你身边的侍卫,可是姨母说侍卫身份低微不配我贵族的身份,哎,当将军真麻烦。反正我的军队好久没训练了也不差这一天,今天我陪你,明天我再去训练。”释无奈的说:“我今天是去暗访,冰族上下谁不认识你这个新晋封的将军,你跟着我怎么暗访?”瑞文不甘示弱的说:“那冰族上下还谁不认识你释王子,你怎么暗访?”释歪头笑笑说:“我会幻颜术啊,你行吗?”瑞文一下就泄气了:“我,的确不会,那我今天干嘛?”释给自己倒了杯水笑笑说:“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训练你的军队吧。”瑞文垂头丧气的说:“只好如此了,训练军队真没劲,那明天我们一起去巡查边界啊。”释只想快点打发了他就说:“好啊,明天的确到了巡查边界的日子。”瑞文眼珠一转说:“对了,释,你还没吃早饭吧,我们去那家新开的店一起吃早饭吧。”释觉得自己已经没耐性了,就冷冷的说:“不去,时间来不及了,我今天要暗访很多地方,早饭我就在幻影天用。”瑞文看释不愿去只好告辞:“那好吧,释你去忙你的,我去训练军队了。你别太辛苦了,记得到时间要吃东西,别太拼命了。”释无奈的点点头,看瑞文离开后,释冷笑一下:“还和以前一样,还是个大少爷。”

瑞文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幻影天,走在路上觉得不开心,自己大清早睡不着,就想快点见到释。知道释最近辛苦又不忍心打扰他休息就在他宫门口等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见到释又被三言两语就打发了。我就说我不想当将军吧,我想当释的侍卫,贴身的那种,嘿嘿。瑞文正在胡思乱想,路上还碰到一个讨厌的人辰合,辰合问最近释王子的动向,瑞文敷衍到没什么还是和往常一样,修复冰幕、巡查边界、巡视军队、调度物资帮族民重建家园。辰合突然狡猾的问:“将军,你今天怎么没和释王子一起?”瑞文刚想说释今天去暗访去了,但是想到这辰合狡猾得很,怕给释找麻烦,就说:“释王子今天特别累,在幻影天休息一天,好像一会他说他还要去看他母亲。”辰合若有所思的说:“这样啊,释王子狡猾得很,将军可别掉以轻心啊。”瑞文没好气的说:“这些不用你操心,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释用过早饭离开幻影天后,走到刃雪城一个无人角落,用幻颜术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冰族族民模样,开始按照忻绝给的地图去寻找火种,果真在地图上描红的地方都找到了火种。而释也故意随机找了几个地图上没有描红的地方,的确没发现火种,看来忻绝没有骗他。烁罡布火种的地方都是冰族的重要地方,幸好忻绝事先提醒,要不火种真伤了人引发混乱,还真会给冰族带来大麻烦。不过释只是核实是不是有火种,并没有把火种收走,他还在想该怎么做。释坐在一块石头上思考对策,怎么样快速的收走火种,又不能给冰后可乘之机。瑞文,抱歉,这就是今早我不能告诉你我去做什么的原因,因为今天要做的事不宜让冰后知道,不管你是不是会给冰后通风报信,我都不能给你这个机会。但是,冰后会不会察觉我不信任瑞文,派一个更厉害细心的人在我身边,再聪明的人也会百密一疏,还是瑞文好防范一些。思及此,释决定搜查火种的事还是要瑞文来做,表示自己对瑞文的信任,不过自己得全程盯着瑞文,不给他向冰后通风报信的机会。今晚就有宴会,动作快的话,今晚发现火种避免冰族族民遭受伤害的功劳就会记在我樱空释身上,父王对我的功绩就无法再视而不见了。想到这,释退去幻颜术,去瑞文的军队处找瑞文。

释看见瑞文时,瑞文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看军队训练,释看着他那样,想:瑞文啊,你幸好是冰后的侄儿,要不你这幅大少爷样,哪能当得上将军,当个侍卫还差不多。瑞文一看释来了,一下从椅子上跳下,用幻术飞奔到释身边,激动的说:“释,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们俩一起去办的,你没我果真不行是不是?”释故意露出天真的表情说:“是啊,我这就有件事要麻烦瑞文将军。”瑞文连说:“不麻烦,只要是你的事,我都不觉得麻烦。记得,你有麻烦事一定要来麻烦我啊,我不怕麻烦。”释没好气的说:“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谈正事了。”“瑞文,你带几对人马跟着我,去搜查一样东西。”瑞文忙点头:“好的,不过搜查什么啊?”释笑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晚上,刃雪城大殿上,释提前来到了大殿等冰王。卡索也提前来到了大殿上,两人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其实,最近卡索想了很多,当时那种情况下释的选择很正常,可是自己就是接受不了。而且卡索也不傻,自己刚被火燚关进冰牢时没人给自己送过任何食物还时常焚心果发作,但是后来不仅每天有人给自己送食物、生活用品,还送的都是最好的,焚心果也再没发作过,这一定是释起的作用。只是想到这些都是释用自己换来的,卡索就一阵阵心痛难受,觉得自己太没用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释,只能逃避。想到这,卡索避开了释的视线。。。。。。释落寞的低下头心想:哥果真讨厌我了,我只能尽力让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不知,哥自由时,会不会原谅我这个让你失望的弟弟。突然冰王、冰后、莲妃驾到,大家自动分开让路。冰王表示最近冰族恢复的很好,三界各族也很平稳,故办了这次宴会让大家高兴高兴。释突然站起来说:“父王,在歌舞开始之前,我有个礼物送给大家。”冰王心情很好的问:“什么礼物啊?”只见释一拍手,就有士兵抬上来一个大箱子,释亲自走过去打开箱子,说:“大家请看。”大家一看议论纷纷:“这是?”“这不是火族的火种吗?”“怎么回事?”释微笑着说:“当我在刃雪城发现第一颗火种后,我就搜查了整个刃雪城,找出了所有的火种,幸好还没有族民受伤。”说完,释幻术一挥,整箱火种腾空而起,在天空炸成绚丽的烟火。冰王看着这绚丽的烟火点点头说:“释,你做得很好,这盛大的烟火,我相信无尽海对岸的火族也看得见,很好的警示。”释鞠躬说:“谢父王”就回到了座位上,释知道剩下的事母亲知道怎么做。果然莲姬忙给自己拉拢的大臣使眼色,那大臣马上站出来说:‘释王子,又立一功,请王奖赏。’下面大家也议论纷纷“释王子,真厉害。”“有释王子在,我们不怕火族了。”“释王子,真威武。”冰王看着这一切,无奈的说:“我决定我的王位继承者将由樱空释和卡索公平竞争,能者居之。”殿下大家纷纷表示赞同,卡索和释互望:哥我一定会让你自由,同时恢复你的灵力,让你开心的活下去。释哥不会和你抢王位,你想要的哥都会成全。

火族边界,忻绝站在无尽海岸边看着对岸天空绚丽的烟火,喃喃自语:“释,真有你的,这烟火真漂亮。你一定会当上冰王的,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实现,只求你还要我。”“忻绝,不好了,烁罡失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他。现在火种又被冰族发现,你说烁罡会不会被他们抓起来了啊。”艳炟跑过来,焦急的说。忻绝淡淡的说:“别急,艳炟,你慢慢说是怎么回事?”艳炟说:“前天,我布置完火种后就没见过烁罡,今天冰族这烟火表明火种被发现了,我本来想去找烁罡想对策,但他宫里的人说他一直没回来,火族也没人见过他,怎么办,父王还在闭关,我不敢惊动他。”忻绝镇定的说:“先别打扰父王,多派些人找,冰族那边有我们的人,也让他们多留意,也放些烈焰鸟让它们遵循烁罡的气味去寻找。”艳炟点点头,按忻绝说的去做。忻绝也觉得奇怪,这时候烁罡怎么会失踪了,看来要再去一趟冰族了。

晚上,莲姬寝宫,莲姬高兴的说:“释,你真厉害,你是怎么发现火种的?现在你父王无话可说了吧。卡索灵力全失,他拿什么和你斗,这王位我们稳超胜卷。”释淡淡的:“这王位我樱空释坐定了,但母亲你别忘了你的承诺,到时候我一定要知道哥恢复灵力的方法。”莲姬心情好连说:‘当然,母亲什么时候骗过你。’

日子一天天过去,冰王还在和族民商量两王子竞争王位的方案,释还是该干嘛干嘛,终于有一天K苏醒了。K苏醒先读取了记忆,这真是一言难尽。。。。。。卡索这是要变心的节奏?从释的角度看去怎么全是卡索和梨落的亲密日常,还有接受不了是什么意思,怎么这么像我的前男友、前前男友还有前前前男友分手时说的话,敢情分手都是这台词?还有忻绝,你们那些激情片我都要脸红了好吗?太。。。。刺激了!瑞文这小子,小时候讨厌死了,现在还不错,嘿嘿释可不可以改改你的兄控,也看看其他人啊。还有我要去争王位吗?我得缕缕,我释争王位是为了卡索的自由和恢复灵力的方法,自由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先暂时不考虑,至于恢复灵力就是杀神,卡索那个弱鸡现在能杀哪个神,管他的反正最后有堕神瑜,卡索死不了,就是恢复的慢点而已,所以结论就是我什么也不用做,等着就好,姐喜欢这结果。该死,自从释长大后,我大部分时间都昏睡,连在梦里都没和释交流过,真想告诉释我知道的一切,你什么都别做,等着就行。好了,好不容易苏醒,先试试释这狂拽酷炫的幻术吧。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