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十八)

(二十八)

释(本人)开始联系五大族,先说服星旧,在梦里用自己的实力说服了其他族和自己联手,然后利用岚裳对卡索的爱,让岚裳去勾引火燚,引得火燚和烁罡打了一架,找到火燚珠火封印的位置,最后火族定下了火燚和岚裳的婚期。

在火燚和岚裳成婚的当天幻影天里,忻绝心情不错的和释吃着早餐,“释,等我父王的婚礼结束了,过不了多久就是我俩的婚礼了,我都等不及了,你觉得我们还有没有要准备的东西。”释淡淡笑笑没有答话。忻绝轻轻的挽住释温柔的说:“释,我会对你好,对你母亲好,甚至我也会让你哥卡索日子好过一些的,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你相信我。”“恩,吃饭吧”释淡淡的没什么表示,忻绝也不恼,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下午,忻绝忙完事情回到幻影天,居然意外的看见释在等自己。见忻绝回来,释问:“今天就是你父王的婚礼一切可还顺利?”忻绝边脱外衣边说:“很顺利,今晚就举行仪式,你晚上去吗?不想去就不去,我就说你身体不舒服,没关系的。”释淡淡的说:“好吧,我晚上就不去了。”忻绝走过来抱住释,温柔的吻他的嘴唇,见释没有反抗,就轻轻的挑开释的嘴唇和贝齿,用舌尖轻轻挑逗释的软舌,然后勾起释的软舌一起共舞,释闭上眼睛任由忻绝动作。忻绝的呼吸渐渐加重,释看着忻绝眼中越来越重的情欲轻轻推开他说:“忻绝,我们喝一杯吧。”忻绝猜测可能是提到火燚释不开心了,所以很乐意陪释喝一杯。释给两人各到了一杯酒,两人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然后忻释车,稍后发图片不知管多久,贴吧(索释、樱空释吧)也有,链接见评论。

突然释觉得身体一重,忻绝死死的压在自己身上,释试探着叫了几声:“忻绝,忻绝。”没反应,皇柝的药起作用了。释猛地把忻绝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看了看忻绝的确是陷入昏睡了,释连忙起身在浴缸里简单清洗了一下换好衣服,就开始在忻绝的衣服里找装焚心果最终解药的盒子。很快就找到了,但是打不开,释想用幻术把盒子破坏掉又怕把里面的解药弄坏了,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想起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里面有忻绝的元神,当时带着只是为了让忻绝放松对自己的监视。既然忻绝说只有火族神才能打开这个盒子,那忻绝的元神一定有用,想到这释毫不迟疑的扯下项链,捏碎外面的水晶把忻绝的元神拍在盒子上,盒子立刻打开。床上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一口鲜血从忻绝嘴里喷出,但由于药物作用忻绝任是昏睡没醒。释看着这一切,当然明白是因为自己刚刚消耗了忻绝的元神。释取出解药收好,走到床边,看着忻绝,单手结印,我要不要杀了这个人呢?

“释,快过来,火生好了,别把你这个不会幻术的小屁孩冻着了”

“释,今天有人欺负你吗?别难过,要不要大哥哥帮你出气,反正我是火族的,惹事生非是我们的常态,哈哈。”

“释,你长大了踢冰球的技术简直像换了一个人,跟你踢冰球真爽。”

“释,冷不冷,我生堆火烤烤吧,哎,你长大了居然还是没幻术,今天风雪有点大。”

“怎么样,点心烤过之后好吃多了吧,我告诉你凡界那些刚出炉的点心才美味了。”

“你们冰族真麻烦,有好感就直说,还这么含蓄的送花看别人要不要,还要先送什么礼物。我们火族都是直接说,看上你了,今晚去哪?想躲的,晚上直接翻到他的房间里,问他敢不敢?”

“我们火族常互相切磋摔跤,受伤是家常便饭,这是上好的药直接抹在受伤的地方,伤会好的很快。”“要不进房,我帮你抹?哈哈”。“你只知道玩,用幻术是需要时间结印的,剑出的够快的话,对付那些一般的幻术师还是可以的。你不想像今天这样差点被幻术欺负的话,就让你的剑又快又准,来我们来打一局,让我看看你剑法怎样?”

“你力量不足,好在灵活,多练速度和准度,再注意尽量袭击敌人脆弱的地方。但是男人的话,还包括这,哈哈。我想起来了,你成年时那我看过,还是粉红色的,好可爱,让人想抚摸它。”

今天在凡界玩时看见郁香斋的糕点刚出炉还是热的,觉得饿就想买点,结果这也想尝尝,那也想尝尝,就买多了,想找人帮着吃点”“我带你去个地方”。会飞飞刀吗?试试用飞刀去射这个圆,射中了才有点心吃。“这用力,不是手腕用力,描准再射”,在火族什么都要自已去争取,哪像你只知道玩,今天的飞刀就是让你练"准"。

“要真冰火大战,我可舍不得伤你,只有把你抓起来关着,好保护你。”“怎么舍不得我死啊?”“最美味的是烤兔,烤羊也不错,下次和我到凡界去吃。”“释,同为王子你怎么这么憋屈,要在火族谁欺负我,我就冲去把他揍一顿,王后也一样。”“怎么想当火族人了?简单啊,和火族联姻就行了。”“联姻不一定要公主,王子和王子也可以,我们火族不计较这些,你看我们俩就交情不错。”“反正以后你都是和火族联姻,现在提前告诉你也无妨。”“这么晚了,干脆我就在这过夜吧”

“我就是想请你跳舞了,不行吗?”“就看上你了,所以和你跳,那些人鱼公主哪比的上你。”

“释,我今天带你去尝尝不一样的东西”“谁叫你发呆的,哈哈”““我每到一处就向凡人打听哪有好吃的有特色的,然后自己亲自去尝尝,把有好吃的地方都记下来。”“我就是为了满足你这馋猫才变成馋猫的,你说你怎么补偿我?”“我就赖上你了,你能怎么办?”“你不知道火族盛产黄金吗?凡人最爱这黄金,我每次拿黄金能换凡人不少钱,所以你想要什么尽管提我都能满足你,怎么样,跟着本王子不吃亏吧。”“答对了,小馋猫。肉是豆子做的,鱼是土豆泥和豆腐皮做的,我想你们冰族一般喜欢吃素,所以才带你来吃这素席。”“看来你还挺适合待在火族的,冰族神居然喜欢吃烤肉,不如跟我去火族吧,我保证你天天有烤肉吃。”“我一天陪你玩,请你吃好吃的,你还要把我冻成冰雕,你们冰族神的心都是冰做的吗?”“可不,你摸,火热着了”

“释,没问题,幻术今天就可恢复。到时候,我先解决门口的守卫,尽量用武功,然后我在庙里放把火,趁混乱我就来救你。至于逃出去的路线,我来安排就行了。马匹嘛,我知道庙里哪里有,我们趁混乱偷两匹马就行。今晚就行动怎样?”“昨天是担心你失控才失了幻术的,今晚要救你我会控制好幻术的。”

“我去过凡界这么多次,从来没出过事,怎么和你第一次去就出事了呢,哎,就因为你这张漂亮的脸。”“美,三界谁都没有你美。”“对,这就是我们火族的庆祝方式,我们再来。”

“释,你终于知道吻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不一定非得男女之间才可以,只要两人相互喜欢就可以吻。释,我喜欢你好久了,我喜欢的是你,你是男是女我都无所谓,我说过我们火族不在乎这些。如果你心里有我,就别推开我”“释,我们的事你的卡索哥哥迟早也要知道,要不趁此机会干脆挑明了。反正你们冰族对你也不咋样,不如跟我回火族吧,你要是担心你母亲,把你母亲一起接走吧,我以火族的先祖起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和你母亲好的。”

“你说什么,什么叫不来往,我才向你表白,你就不来往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怕卡索,你别怕,我会保护你,大不了你跟我回火族。”“你骗人,昨天我吻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推开我,你心里有我的对不对?你只是不敢承认是不是?你觉得你是冰族我是火族我们不可能是吧?还是你介意我们都是男子?”“释,你没想清楚对不对?你在我面前和在其他人面前都不一样,你没发现吗?”“我不信”,“谁干的?”“你身边的人,除了我、瑞文就只剩卡索,卡索是你亲哥,还能有谁?难道。。。。。。”“哈哈哈,还说你们冰族最重礼义廉耻,瞧不起我们火族,说我们野蛮淫荡,我看你们冰族全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边装的高贵极了,一边和自己的亲弟弟乱伦。”“好好,好啊,樱空释我把你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拼命讨你欢心,这不敢做那不敢做,就怕你生气,就怕你不理我,结果让卡索那畜生捷足先登了,你还一脸情愿。你们才让我恶心。”

“这么急,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我可以带你去见他。”“我当然有解药,可我为什么要帮他?”“好啊,我要你,你给吗?”“走吧,回幻影天,你该对现你的承诺了。”“别怕,释我不会弄伤你的,我会让你很舒服的。”“释,你的嘴里都是樱花味的,你真美味。”“哦,释,你等不急了,那可不行,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你知道吗?我今天要好好尝尝你的味道。”

“释,你看我每样食物都准备了两份,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卡索才解了焚心果的毒,又一天一夜没人给他送吃的喝的,现在他和凡人无异,也不知道能撑多久。所以我决定释你每天吃什么吃多少,我就让仆人每天送什么送多少吃的给卡索。怎么样我对你们兄弟两不错吧?”“释,你喜欢吃烤肉,我特地叫人烤的,你尝尝。”“放心,我跟父王不一样,我只喜欢你,这事也只和你做,你永远既是我的新欢也是我的旧爱。”“我就知道你们冰族神的心果真是冰做的,不过我们火族就是专门融化你们冰族的,看我怎么把释你的心焐化。”“当然,我亲爱的释,毕竟卡索是牵制你最好的棋子,我当然要看好他,还有。。。。。。”“你现在是我的人,这种事只能和我做。”“释,这条项链我封印了我的部分元神,现在它带在你身上你遇到危险我都能感知,我会第一时间出现保护你。”“别摘,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解开你的幻术封印,并且事成之后我就给你卡索焚心果毒的完全解药,让卡索彻底解毒。“释,我会对你好,对你母亲好,甚至我也会让你哥卡索日子好过一些的,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你相信我。”.......

原来我和忻绝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啊,释手上的幻术之光逐渐熄灭,罢了,你逼我做了我不愿做的事,我也伤了你的元神,现在我俩互不相欠。。。。。。思及此释猛地站起来,幻化成忻绝的模样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幻影天。

释来到牢房,利用幻化成忻绝的模样成功的带走了卡索,走到雪雾森林边缘时,释(还是忻绝模样)把焚心果的最终解药灌进卡索嘴里强迫卡索吞下,又把卡索打晕,让事先在这里等待的梨落和瑞文把卡索送走。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