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十七)

(二十七)

自从释和忻绝的婚期定下后,火族对释的监控放松不少,这不释(本人)正趁着忻绝被火燚叫走,在雪雾森林里练习幻术。释看着喷薄而出的冰族幻术心想:还多亏了母亲和忻绝天天逼我吃那些补元气的食物,我的幻术才解开封印没多久,居然比在凡界时精进了这么多,现在跟忻绝应该不相上下了吧(忻绝练幻术时非要释陪在身边,所以忻绝什么水平释很清楚),但是要对抗火燚还差得远,只能以计谋攻其不备。哥,你等着,释这次不仅要保护你,还要光复冰族,恢复我们的家园,思及此释又开始努力的练习幻术。练习完幻术,释又去探望莲姬。莲姬已经知道忻绝和释的婚事,又气愤又伤心,先前还以为忻绝当释是好朋友,没想到忻绝对自己儿子居然是这种龌龊心思。莲姬找过火燚,拿出当初的约定要火燚取消婚事,结果火燚一口回绝了,大有过河拆桥的意思,莲姬气得头晕又无可奈何,只有盘算着怎么带释逃出去。莲姬向释表达了两人一起逃跑的意愿,释很吃惊:“卡索哥哥和父王还在这,我们怎么能逃跑呢?”莲姬气愤的说:“卡索、卡索,他现在都那样了只能拖累我们,至于你父王从来没管过我们,我们凭什么为他受苦?再说你当真打算和忻绝成婚,让三界看你的笑话吗?”释想我的计划还没实施不能让母亲担心和添乱,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我们逃走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不是时机,我们很快会被抓回来,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们就逃吧。”莲姬看释同意了,松了口气说:“逃跑的东西母亲早收拾好了,等时机成熟我们一起逃跑,再也不管冰火两族的事,在凡界好好生活。”释和母亲说了一会话,才回幻影天。

释最近在忻绝的监督下见过卡索两次,焚心果毒控制的不错,卡索的气色要好些了,只是失了幻术和凡人无异。释试探过卡索,卡索还不知道自己和忻绝的婚事,忻绝也叫下人不准对卡索多嘴,免得在释和自己的婚礼前生出什么事端。释想这样最好,在自己实施计划前最好把卡索送出刃雪城,卡索如果知道了自己和忻绝的婚礼是断不会离开刃雪城的,只有哥什么也不知道才能把哥送走。释难得一人待在幻影天,正对着镜子发呆想计谋,怎么能把哥送走呢?我扮成火族将军骗过守卫,把哥带出来?能扮成忻绝就好了,那一定在刃雪城畅通无阻,正想着奇怪的事发生了,随着一阵幻术的光辉闪过,释惊奇的看着镜子里的人竟然变成了忻绝。“幻颜术”释的头脑里蹦出这三个字,对我在冰族的藏书阁里看过对这个幻术的记载,我居然会幻颜术,冰族神都不会这个幻术,难道幻颜术是人鱼族特有的能力?我会幻颜术太好了,我能将哥带出刃雪城了。释又练习了几次幻颜术,非常顺利,便细细的想着计划,还有好多事等着自己去做。释忽然对下人说自己不舒服,让人把神医族主君皇柝请来给自己看看。皇柝边把脉,边问释哪里不舒服,释屏退下人压低声音说:“皇柝,你能给我一些能让火族神昏睡的迷药吗?”皇柝吃了一惊,奇怪的问:“释王子你要这种药干嘛?”释很想说这些事不用你管,但是想到自己找别人拿药这样说不太礼貌,正在想措词。皇柝见释王子欲言又止,想到他和火族王子的婚礼,突然觉得自己懂了,脑补了残忍粗暴的火族王子这样那样美丽却无法反抗的冰族小王子,顿时正义感爆棚,立马从药箱拿出一包药说:“这药效力不错,下在饮食里面,只要不是幻术特别高强的神都察觉不出来,保证昏睡一晚。释王子你别怕,我去多配点,你别放弃,先保护好自己,一定能想到办法的。”释莫名其妙的答道:“哦,好,能昏睡一晚吗?”皇柝信誓旦旦的说:“释王子,你放心,保证没问题。那我走了,想办法找齐药材给你多配点,帮你度过难关。”释礼貌的笑笑说:“那多谢了,皇柝。”皇柝走了后,释边把药藏起来边想这皇柝神叨叨的,不过医术方面还是值得信赖的,药应该也不错,我的计划一定能实现。

释最近幻术进步神速,忻绝安排的那些补元气的饮食释都装作很喜欢吃的样子,就是想给哥补身子之余也帮助自己的幻术提升。比如珍贵的海玉莲每天都会出现在释和忻绝的餐桌上,忻绝大多时候都不吃海玉莲,都是留给释吃的。释不知道海玉莲很稀少,火燚给忻绝的那些早没有了,忻绝拼命的给火燚做事,才换来火燚的赏赐,忻绝当然舍不得吃,想全部留给释,释吃海玉莲时嘴角勾起的浅笑就是对忻绝的辛苦最好的补偿。释知道自己的幻术已经强过忻绝了,所以每次两人云雨时释都恨不得把忻绝冻成冰雕,但是想到哥的安危,想到自己的计划,释都强忍着不能让人发现自己的幻术已经变强了。释和往常一样从刃雪城皇宫里出发准备到雪雾森林里去练习幻术,突然看见一个冰族的仆人在刃雪城里鬼鬼祟祟的东瞧西瞧好像在找寻什么,走近一看居然是瑞文,释忙把他拉到一个墙角问:“你到这来干什么?”瑞文一看拉自己的人居然是樱空释,激动的抱住释说:“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太好了,我们现在一起逃出去。”释皱着眉头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到雪雾森林的秋千那等我,我一会就过来。”瑞文还有很多话想和释说,但也明白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先若无其事的走出去,向雪雾森林方向走去。释在原地呆了一会想:居然会碰到瑞文,不管怎么说他是哥的表弟一定会帮哥的,正好我还需要一个能自由行动的人帮我救哥,打定主意后,释也向雪雾森林走去。雪雾森林秋千处,瑞文激动的对释解释:“释,不是我贪生怕死,是我父母硬说我是家中独子,用幻术把我困在家中。当我知道你去凡界时,我也想到凡界去找你,可是火燚占领了刃雪城不准我们离开。后来又听说你被抓回来了,我担心的不得了,想进宫打听情况,父母又把我困住,只是派人去打听,听说你因幻术低微没有被为难,我才松了口气。可是又传出你要与火族王子。。。。。。这次我不能再让人伤害你了,所以我骗过父母溜了出来,我们一起逃跑吧,逃到凡界去,最近由于火族的两场婚礼,边界的守卫松懈了不少,我们可以。。。。。。”“停!”释不赖烦的举起手臂,他不想听瑞文絮絮叨叨的说些没用的,就说:“我哥还在刃雪城我是不会逃跑的,卡索也是你表哥你忍心让他受苦吗?”瑞文惭愧的说:“我当然也担心表哥,要是能把你们都救走就好了。”我现在有个办法,你去把守界使者梨落和雪雾森林的婆婆找来,明天下午我们在这碰面商量该怎么做,说完释转身离开。第二天下午,4人在雪雾森林秋千旁商量对策,由释先将卡索带出来,瑞文和梨落接应把卡索送往凡界,而婆婆假扮神医,让卡索相信逃出来是为了恢复幻术,要不卡索只会在刃雪城中陪父王母后等死。商量好计划后,大家准备等到合适的时机实施计划,瑞文突然问:“释,那你呢?”释嘴角微挑的说:“你们先把哥送走,我稳住敌人,掩盖下卡索失踪的事。算好时间我会自己逃出来到凡界你们给我哥治病的地方和你们汇合。”瑞文听释这么说,也就放心了,大家约定有什么事,可以在秋千这来留只有他们懂的暗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