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十六)

(二十六)

释(本人)如往常一样去探望莲妃,却打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火燚用毒控制冰王,让冰王把三界共主的位置当着五大族长的面传给了火燚,火燚同时要五大族归顺。释一方面觉得气愤,一方面又觉得五大族这时一定犹豫不决,是个拉拢五大族共同对抗火族的机会。但是自己幻术封印还没解开,哥的焚心果毒也没有彻底解开,而且哥留在刃雪城有危险,该怎么办?晚上幻影天,“忻绝,你什么时候才肯解开我的幻术封印?我又打不过你,你在怕什么?”“我知道你幻术不如我,但是我这么忙,你有幻术哪天逃跑了咋办,或者你带着你哥一起逃跑被父王抓住,要惩罚你咋办,所以,亲爱的释,你没有幻术是最安全的。”“哼,我又不是傻子,我当然知道我那点幻术逃不过你们火族的层层守卫,我会去做那种傻事吗?与其幻术被封印,又被你怀疑,这样不生不死的活着,你还不如干脆杀了我。”忻绝看着释嘟着嘴的委屈模样心都要化成水了,一把搂着释对着释的脸猛亲调笑着说:“你这小狐狸,别装委屈样迷惑我,你有了幻术不知要给我惹多少麻烦”释盯着忻绝挑衅一笑说:“你怕了?”忻绝一推把释压在床上邪魅的说:“怕?只要是你的事我重来不怕,要想我解你的幻术封印也不是不行,要看你怎么表现了。”说完一口吻上释的唇,手开始撕扯释的衣物。。。。。。释明白为了解幻术封印,为了哥,为了刃雪城我们的家园,他只能忍耐,所以也没有抵抗,任由忻绝在自己身体里驰骋。。。。。。忻绝觉得释最近很乖,自己的好意都欣然接受,自己陪他玩什么都仿佛玩的很开心,连床底之欢都没有以前那么抗拒了,忻绝都想自己骗自己:释已经接受我了,释说不定喜欢我了。可惜忻绝知道自己又不傻,释最近这一切都是为了解开幻术封印,为了他哥,心里在不是滋味也只能慢慢来,反正我们时间多,融化你的心一辈子的时间够不够?不过忻绝到打算找个适当的时机给释解开幻术封印,忻绝想到释小时候没有幻术受尽嘲讽就心疼,那些难听的话连自己这个火族王子都能知道,可想而知释当时的处境。释好不容易有了幻术又被封印了,一定很难过,释幻术又弱,掀不了什么风浪,解了让释开心开心,一些小麻烦自己还是可以处理的。

刃雪城大殿上,烁罡忽然向火王提出自己喜欢人鱼族岚裳公主已久,请父王为自己和岚裳公主赐婚。人鱼圣尊虽百般不愿,但碍于火族的强势,只得迂回的说:这是大事,我们要好好商议商议。结果烁罡的做法正中火燚下怀,火燚强势的把婚期时间定了。这时忻绝忽然站起来说:“儿臣,也有个心愿,愿父王成全。”火燚心情大好说:“什么心愿,说,父王成全你。”忻绝大声说:“我希望能和冰族小王子樱空释成婚,也算是火族和冰族的联姻。”火燚顿时不悦,心想这忻绝平时看着挺稳重的,怎么这么糊涂?樱空释再美当个男宠增加点生活情趣也无可厚非,但是两男神正经的成婚也太。。。。。。而且冰族已经败了,有什么联姻的必要。两男神就意味着忻绝以后没有子嗣,他就不能成为我的继承人了,算了,冰火大战刚结束,此举也算是安抚冰族(原谅冰族已没有公主了),等忻绝那股冲动劲过了,以后给他选几个姬妾,忻绝还是能有后代的。火燚勉强答应到:“好吧,既然你们情投意合,我就成全你们,婚期你们自己商定,一切用度和烁罡岚裳的婚礼无异。”忻绝兴奋的说:“谢父王成全。”那股高兴劲比得了三界最美公主的烁罡还胜。烁罡也在心里暗喜:忻绝要和樱空释成婚,就等于退出了将来火王之位的竞争,樱空释你的绝世美颜居然能把忻绝迷成这样,还真小看了你的手段。这是火族的心思,在场的五大族则完全处于震惊中,烁罡要强娶岚裳,大家就够难受的了;忻绝王子居然要和冰族小王子成婚,早就有传言冰族小王子因容貌绝色被封了灵力送给忻绝王子当男宠,今天的情形来看,传言十之八九是真的,大家一想到凡界跟在卡索王子后面那个美丽干净的小王子要和火族王子成婚,大家就一阵一阵的难过,唇亡齿寒,是不是以后各族的美人都会沦为火族的玩物呢?辽溅早气的不行,想着当时在熊族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走出来的冰族装扮的那么美好的樱空释就要和忻绝成婚,辽溅恨不得当场杀了火燚和忻绝,就是自己死也决不让他们玷污了冰族的小王子。星旧见状紧紧按着辽溅拿武器的手,压低声音说:“别冲动,多想想族人,你是一族之长,要多为族人考虑。”辽溅不知道自己深呼吸了多久才控制住怒气的,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把释救出去藏起来,不能让他在这受苦。

当事人释什么也不知道的从母亲宫里回到幻影天,一进去释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幻影天到处铺满了火红的玫瑰,连洁白的床单上也洒满红玫瑰花瓣,忻绝站在玫瑰花丛里满眼期待的看着他,释觉得这情景很诡异,快速走过去不悦的问:“忻绝,你在做什么?这满屋的花是要干嘛?”忻绝一把抱住释,把一条奇怪的项链套在释的脖子上说:“释,这条项链我封印了我的部分元神,现在它带在你身上你遇到危险我都能感知,我会第一时间出现保护你。”释拿起这条项链看了看,项链的吊坠是一块透明的水晶,神奇的是水晶里包裹着一团燃烧着的金黄火焰。释无奈的说:“不用,你解开我的幻术我就能自己保护自己了”,说着就想摘下项链。忻绝一把抓住释的手说:“别摘,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解开你的幻术封印,并且事成之后我就给你卡索焚心果毒的完全解药,让卡索彻底解毒。”释一听,用盛满星辰的桃花眼欣喜的望着忻绝兴奋的说:“真的,只要能给哥解毒,我什么事都答应你。”释觉得自己最近的隐忍终于有效果了。忻绝虽然觉得有点扫兴,但想到释就要名正言顺的和自己在一起了,其他都不用去计较了,就说:“只要你和我成婚。”释瞪大眼睛惊呼道:“忻绝,你疯了,我们都是男的,怎么成婚?”忻绝却在释脸上亲了一口说:“你别担心,今天我已经求了父王,父王已经答应在三界面前在刃雪城中给我们举办婚礼,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我要你名正言顺的和我一起幸福生活直到生命的尽头。”释却气的握紧拳头低低的问:“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已经宣布出去了吗?”忻绝一脸无辜的样:“今天我是当着三界各族族长的面求的父王,应该都知道了吧。”“什么?”释气的脸色铁青,一拳朝忻绝的脸打去,忻绝却嘴角带笑的捉住释的手,将释控制住说:“知道你接受不了,但事情已经定了,日子我都选好了,你考虑考虑,你不想要灵力和卡索的痊愈了?再说我这么爱你,以后我都会好好疼你的,你就是我这辈子不生生世世的唯一爱人。”说完忻绝居然深情的吻上释的唇,温柔缱绻却又霸道固执。释瞪大眼睛在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冷静、冷静,现在什么是最重要的?哥的性命和冰族的存亡。自己什么都牺牲了,还在乎那点可笑的名声干什么,虽这么想但释觉得心里一阵酸胀,眼睛不自觉开始觉得酸楚,但泪始终没落下。一吻结束,释已经冷静了很多说:“先把我幻术解开。”忻绝不想逼释太紧,忙抓着释的手解除了幻术封印,释手一结印雪花就从指间蓬勃而出,释接着冷冷的说:“把焚心果的最终解药给我。”忻绝玩味的说:“婚事,你答应吗?”释好笑的说:“婚事?轮得到我说答不答应吗?”忻绝有点难过的说:“那解药就等婚事完了再给你。”释也明白,忻绝一直不给自己焚心果最终解药,多半是受火燚的影响,火燚要等三界共主位置坐稳了,才不会去在乎已失灵力还中毒的卡索。如今火燚一统三界,自己又当真与火族联姻的话,相必对卡索的忌惮就会少几分,那时的确是忻绝给卡索解毒的好时机,思及此释淡淡的说:“随便你,不过我看下焚心果最终的解药什么样子总可以吧。”忻绝默默的拿出一个盒子,用幻术打开,里面露出一个红艳艳的果实,说:“这就是焚心果的最终解药。”释只是冷漠的看着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忻绝关上盒子继续说:“不过这个盒子只有火族神才能打开,等我们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时,我会帮卡索解毒的。”释黯然的点点头,看着释的模样忻绝心里一阵阵难过,当初那股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已经摇摇欲坠,释,难道我们之间对你来说只有冰冷的交易吗?我就把你捂不暖吗?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