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十五)

释吃完晚餐,看着下人把卡索的晚餐放进食盒,对忻绝说:“我给我哥送去。”忻绝不悦的走过来捏着释的下巴说:“不行,别人不知道你们两兄弟什么关系,我可清楚的很,你不准见他。”释淡淡的说:“我只是给哥送饭,顺便看看你是不是履行了承诺,哥身体恢复没有”。忻绝沉默了一会拿出一把小刀说:“好,但是你听到这把小刀敲击冰柱的声音就得马上出来。”释握紧拳头咬着嘴唇答应到:“好。”为了哥我必须忍耐,忻绝我还有用处,我不能太得罪他,释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能把释逼的太紧,得让他适应现在的生活,看到释隐忍的模样我到底还是会心疼,忻绝微微叹了口气对释说:“走吧,我带你去。”两人一路默不住声的来到冰牢,快到关卡索的牢房门前,忻绝说:“我在这等你,记得我说的,听到小刀敲击冰柱的声音你就得出来。”释点点头,然后提着食盒走向卡索的牢房。

一进牢房,卡索和释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卡索激动的说:“释,你没事吧,让哥好好看看。”释紧抱着卡索问:“哥,你焚心果毒还发作过没有?你身体好点了吗?”两人抱了一会,释说:“哥,先吃饭吧,你边吃我们边聊。”卡索看着食盒里精致的菜肴很是纳闷问:“释,你没被关在牢里?你每天的饭菜也是这样的吗?”释笑笑说:“恩,来,哥,吃饭。”卡索边吃边问:“你说火燚这么做是为什么?他废了我的灵力,又给我下了焚心果的毒,前面对我不管不问的。现在突然我的焚心果毒也不发作了,每天还有这些好菜,真是奇怪。不过幸好他没关你,也没给你下焚心果的毒,看你平安,哥就放心了。”释露出天真的表情说:“哥,你不用担心我,火燚认为我没什么幻术,不是威胁也就没有囚禁我。而且火燚想和人鱼族搞好关系,我母亲好歹是人鱼公主,很多地方他还要请我母亲帮忙,所以也就没为难我们。”卡索突然压低声音说:“释,既然这样你找个机会,悄悄的逃出去,去凡界隐居。你的平安就是哥现在唯一的心愿。”释惊奇的说:“哥,你说什么,我走了,你怎么办?”卡索幽幽的说:“释,你听哥说,哥现在失了灵力,冰晶全毁,冰族也许。。。真没什么希望了,哥打算陪父王母后和族民走完最后的路。但你不一样,你提前成年,按冰族130岁成年来说也许你还没成年,这不该是你的命运。你逃到凡界好好的活下去,这是哥最后的心愿,你答应哥。”释握着卡索的手坚定的说:“哥,你别难过,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如果到最后果真没有办法的时候我再逃走,好吗?”哥,释不会逃,没有你释不知道该怎么生活,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你出去,然后光复冰族,解救我们的家园,让我们在刃雪城重逢,释在心里暗暗起誓。卡索一把抱住释说:“释,你记得哥现在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不对劲时不要犹豫也不要管哥,赶紧逃走好吗?只有你平安了,哥才能放心的走完最后的路,这是哥最后的心愿,你成全哥。”释在卡索怀里蹭了蹭说:“哥,你别难过,万一没这么糟了?火燚是为了统治三界,又不是为了把冰族神都杀光,万一我们只是失去皇族的身份而已了。”卡索摸着释柔软的头发说:“无论结果怎样,只要你平安就好。”两人微微分开,四目相对,相视一笑,然后再慢慢靠拢,就在两人要嘴唇相贴的时候,“锵、锵、锵。。。”有金属敲击冰块的声音,释忙说:“有人来了,我得走了,哥不要多想,养好身体要紧,也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卡索看着释,淡淡的微笑温柔的说:“好!”

释退出牢房,走了几步就看见忻绝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他也没理径直走过去。忻绝一把挽着释的腰,把他拉入怀中说:“乖,别动,惊动了卡索就不好了吧,毕竟你在他面前装的那么乖。什么父王要和人鱼族搞好关系,有必要吗?你可真会哄卡索。”释一听看着离卡索牢房也就10多米,不敢太大声的质问:“你监视我们?”忻绝讽刺的说:“当然,我亲爱的释,毕竟卡索是牵制你最好的棋子,我当然要看好他,还有。。。。。。”说完忻绝突然吻上释的唇,用舌头抵开释的贝齿,在释的嘴里攻城略地,直吻得释呼吸困难。释不敢反抗,怕离卡索牢房太近,惊动卡索,不知道哥知道了一切会怎么看自己,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忻绝吻得释满脸通红,才放过他让他喘气,贴在释耳边幽幽的说:“你现在是我的人,这种事只能和我做。”说完,拉着释向幻影天走去。

然后是忻释车,少量情节,请大家到贴吧去看,链接见评论。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释可以常去看望母亲,间或探望哥。忻绝除了火王召见的日子,其余时候全围着释转,火族都知道他们的大王子忻绝被冰族小王子迷得团团转。不过见过冰族小王子的都表示自己理解大王子忻绝的心情,如果是我也会忍不住的。对此火燚觉得无所谓,当年莲姬的美貌也曾经迷惑了自己一时,看到莲姬儿子樱空释的绝世美颜时火燚觉得能理解忻绝,忻绝到底年轻,这很正常,只要不影响做事就行了。释就觉得烦的不行,自己想冷静思考接下来怎么办,忻绝天天在身边烦自己,还动不动就把自己按在床上要云雨一番,释可不想天天不能下床活动,幻术还没解开,焚心果的最终解药还不知被忻绝藏在哪,释有种忍辱负重的感觉。这不,忻绝今天好不容易被火王叫走了,释正用一叶竹笛和哥交流,了解哥的身体状况。由于忻绝只准释在自己监督的情况下偶尔见见卡索,所以两兄弟大部分时间用一叶竹笛交流。没多久忻绝办完事就急匆匆的回来了,一回来抱着释就往床上扔然后栖身压上,释忍无可忍的说:“忻绝,你除了这事就不能做点其他的吗?”忻绝觉得自己一天到晚是太索求无度了,释才成年,得疼着点,就说“好吧,那我们去踢冰球吧,好久没和你踢冰球了”,释没好气的说:“你自己找人陪你踢吧,我不想去。”忻绝在释脸上亲了一口,站起来拿出一条鞭子轻笑着说:“这是艳炟送我的,有幻术加持的鞭子,不知道威力怎样,正想找人试试,你说找谁?”释想你以为吓吓我,我就会乖乖和你踢冰球,你做梦,就说:“爱找谁找谁”。忻绝邪魅一笑:“好啊,这可是你说的,那我找卡索试试这鞭子的威力。”释一下跳起来抓着忻绝的衣服激动的说:“你别去找他,有什么冲我来。”忻绝心里不是滋味摸着释的脸说:“我怎么舍得冲你来,算了,还是去踢冰球吧。”释无奈只得和忻绝来到冰原上踢冰球,释发泄似的踢得很投入,忻绝也配合他一点也不让他,和他针锋相对,两人酣畅淋漓的踢着。远处有两个红色的身影在看着这边的情景。“烁罡,那个就是冰族的小王子吗?他长得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神都好看。”烁罡看着艳炟的花痴脸打击她说:“别想了,忻绝像藏什么珍宝一样的藏着他,你打不到他主意的。”艳炟一鞭子向烁罡挥过来说:“我就是看看,看看都不行啊”,说完转身走了。烁罡看着踢球的两人心想:忻绝喜欢樱空释真是太好了,火族众王子中除了忻绝就我幻术最强,他本是我登上火王之位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但是他居然喜欢一个男神。樱空释再美又怎样毕竟是个男神还是冰族的,听说忻绝自从在冰族喜欢上樱空释后,就没找过女人,他宫里本身也没有姬妾,他再强也不会有子嗣,火族很看重子嗣的,父王绝不会传位给他。樱空释,你真是帮了我大忙,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我还是赶快追求岚裳公主,让她给我生下强大的继承者,将来的火王之位就是我的囊中物了。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