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十二)

(二十二)

在凡界的日子,K上线过两次,时间都不长,可能毕竟是凡人操控神的身体到底困难。K在凡界第一次醒来时是懵逼的,看着凡界的景色,读取着身体的记忆:我靠,这是什么鬼记忆,我看见了什么,释和三个男人的爱恨情仇?还有释和卡索的激情A片,虽然姐有点小腐,但看不是是体验这种激情男男A片也太。。。一言难尽,我以后怎么面对卡索。可恶卡索还是把释给吃干抹净了,哎,释果真你只爱你哥。还有姐就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就从皇宫流亡到了凡界,虽然皇宫里的生活也不顺心,但好歹吃穿不愁,这是凡界还得风餐露宿,原谅姐没有野营的爱好。最不能忍的是姐喜欢沐浴,在凡界哪去沐浴,难道要在湖里洗澡,我好想念幻影天的大浴缸。释K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卡索的动手动脚,虽然自己只醒来过两次,卡索也只是卡了点油,但弄得K尴尬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卡索的咸猪手给宰了。好吧,K承认卡索也是美男子,但自己更喜欢释,卡索每次在释K身上乱摸时,K就感觉自己被骚扰了,释你本人怎么还不上线。好在他们在凡界找冰晶的过程中被守界使者梨落找到,梨落一天到晚跟着,卡索才收敛点。这不三人又围着火堆讨论接下去的行程,卡索打算先去熊族再去千灵族拿冰晶。释K一想到跟着卡索又要被他卡油,最可怕的是晚上,虽然露营时没什么,但释K从记忆里知道如果是住客栈的话,卡索仗着和释是兄弟都是两人一间房,然后在房里做不可描述的事,万一自己操控身体时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姐可不想被狗啃了。释K灵机一动说:“哥,为了节约时间,你和梨落去千灵族取冰晶,熊族对我族衷心耿耿,我又有幻术了,他一定会把冰晶交给我,不如我们分头行动。”卡索想想有道理,但是想释幻术微弱,怕释有危险,就坚决不同意。释K趁机说:“梨落,把你的迷药给我,遇到危险时我不仅可以用幻术还可以用迷药。”释K想:到时候用迷药就搞定了,姐只想貌美如花,才不想打打杀杀。梨落也同意释K的建议,这样节约时间,好早点集齐冰晶修复冰幕。卡索想到冰火战争,想到牺牲的族亲,也希望早点收集齐冰晶,想来释去熊族也没什么危险,就勉强同意了:“释,你一拿到冰晶,就吹一叶竹笛,哥来找你,你就待在熊族别乱走了,熊族会保护你的。”释K露出乖巧的表情说:“好的,我拿到冰晶就在熊族等哥。”第二天卡索依依不舍的送别了释K,释K一脸的得意:我最近觉得好累,我知道这是沉睡的前兆,很快我就要沉睡了,只要把这阵子过了,我就可以沉睡了,到时候释你和卡索几度春风都不管我事,只要我不用奉陪就行了。还有熊族那姐可是在电视里看过的,姐就是在那集对释殿彻底沦陷的,情节姐可清楚着了,不就是要黑风的血吗?姐有迷药应该没问题。想着释K不觉加快了行程。到了熊族,本来释K想直接取了黑风的血去救辽溅就完了,可是想到自己快沉睡了,万一自己突然沉睡了释不知道该怎么做,还是把情节走完算了。想到这释K就在熊族的树林里乱窜,希望找到那个山洞,终于在释K精疲力尽的时候听到一个雄厚的声音:“是谁,是谁在外面?”释K忙问你:“你是谁?”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走过去一看想怪不得找不到这个山洞,洞口垂了无数的藤条都挡完了,让姐好找,腿都要折了。“你的声音不是熊族族民,你到底是谁?”“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谁?”释K没好气的说,说完向山洞走去。

“我是熊族之王辽溅。”“熊族之王现在不是黑风吗?”释K歪头看着辽溅,心想这熊王长得还挺英武的,有男人味,够MAN。辽溅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凡人吼道:“黑风那个卑鄙小人暗算我,才夺了我的熊族之王,我要找他报仇。”弄的锁他的锁链哗哗作响,释K耳朵都要聋了,忙说:“我生平最恨卑鄙小人,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释K想再不进入正题,耳朵都要被这头熊吼聋了。“你只需要取来黑风的一点血解开这个锁链的封印就行,但你一个凡人能行吗?”“我有迷药,但是有没有凡人可以接近黑风的办法?”“熊族有很多凡人在这当仆人,你只要把迷药下在他的饭里即可。”“好的,等他迷晕后我就悄悄去给他放点血,嘿嘿”两人商量着办法。“对了,你顺便再扯点这墙角上粉红的小花带着”辽溅指着洞里的一个边缘说,“这是什么?”释K好奇的问,“这是风铃草,黑风怕这个,看你手无缚鸡之力的,遇到危险时就摇这个好脱身。”释K想差点把这茬忘了,赶忙扯了几株带在身上藏好。释K露出灿烂的笑容说:“谢谢你,你人真好。”辽溅脸微红的说:“我是不想因为我和黑风的恩怨连累你这个凡人,你如果能帮到我,我会给你报酬的,我辽溅不喜欢欠别人人情。”释K想就等你这句话,露出邪气的笑容说:“一言为定。”走出了山洞。剩下的事很顺利,释K先用泥把脸抹花,边抹边想:没办法啊,这盛世美颜想在仆人堆里不引起注意只有这样了,姐就当这些黑泥是面膜吧。然后顺利的混入仆人堆里给黑风的饭菜里下了迷药,静待夜晚的到来。晚上释K端着酒来到黑风的帐前说送酒,门口那些大条的熊族侍卫就放他进去了。进去之后,释K见黑风果然睡的很死,就拿出小刀轻轻割破一点黑风的手指挤出血抹在左手上,用袖子遮住,退出了黑风的帐篷。在去山洞的路上,释K看见很多火族士兵,想这个黑风果然投靠了火族。意外的释K远远还看见了艳炟,艳炟果然明艳照人,释K想:艳炟,这次你就别来骚扰樱空释了,虽然最后你很痴情,姐也不讨厌你,但是你喂的焚心果可害苦了释,这次就放过释,事实上也放过你自己。想到这释K低着头快速的向山洞方向走去,路过一条小溪,释K蹲下用右手往脸上泼水,洗去脸上的污泥。为什么用右手,废话左手有黑风的血,这是释K故意用左手抹上黑风血的原因,他打算用右手把脸洗干净。那他为什么一定要洗脸呢?释K对辽溅有点好感,还以为熊族都山大五粗的,结果辽溅只能叫壮,五官还很挺立,身材高大,总之很MAN,就像所有女孩都想在自己有好感的男性面前留下好印象一样,释K希望给辽溅留个好印象,当然要把盛世美颜露出来,只是释K好像忘了自己的性别。释K正兴高采烈的往山洞走时,自己陷入了沉睡,释本人上线了(K的脸白洗了)。

释看着自己左手的鲜血,楞着读取记忆,原来K误打误撞帮了大忙(释以为的,K平时表现的有点白痴),黑风投靠了火族,自己要是贸然去取,可能会被火族发现,还不如让辽溅自己去解决熊族的内斗,自己再根据情况伺机而动。只是想到卡索和梨落去了千灵族有点不高兴,最近卡索和梨落走的很近,释心里很不是滋味。卡索常向梨落详细打听凡界的事情,两人聊得很投机,就像卡索要在凡界生活一样。释除了在他哥面前都性子冷清,跟梨落说不了几句话,但是看梨落为他们尽职尽责释又觉得自己不太讨厌梨落。释快速的根据记忆走到了山洞里,一进去辽溅就着急的问:“小子,我要的东西你拿到没有。”释自信的笑着走到封印面前把自己的左手覆上去,黑风的血就像有生命般在封印上散开,辽溅很快挣脱了锁链,发出熊一样的吼声,释面不改色的站在他面前说:“现在你可以实现你的承诺了吧。”“好的,小子你救了我,你要什么?”“我要六叶冰晶。”“不行,换个其他的,六叶冰晶从祖先开始就是我们熊族为冰族守护的。”“我是冰族王子樱空释,我就是奉我父王的命令来各族收集六叶冰晶的。”“你是冰族王子?”辽溅跳到释跟前围着释,闻释身上的味道,辽溅觉得释身上除了樱花味外,还有一股奇怪的幻术味道,不像冰族神的味道,就说:“你是冰族神,你使个冰族幻术来看看。”释自信满满的单手结印使出幻术,哗一团明晃晃的黄色火焰在释手上燃烧,释一下就愣住了。辽溅一看吼道:“这根本就不是冰族幻术,我看你是火族奸细来骗我冰晶的。”释忙争辩:“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真的是冰族的。”“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放过你这次”辽溅不由分说把释打出了洞外,释着地后,检查了下自己没受伤,看了辽溅那拳还是留有余地的。释准备找个地方先藏起来,等自己幻术恢复正常了,再去找辽溅。释在森林里练了会幻术,幻术恢复正常后,释准备去找辽溅。

走进熊族,熊族像经过大战一般,到处都是熊族士兵的尸体,找族民打听了一下才知辽溅联系了自己的旧部与黑风的士兵作战,顺便把火族的公主也赶了出去,辽溅正在大殿前与黑风决斗。释赶忙赶往熊族大殿,他决定助辽溅一臂之力,一是他救过辽溅,只要自己能使出冰族幻术他相信辽溅会把冰晶给他。二是黑风投靠过火族这人不能留。

释到的时候辽溅正被黑风按在地上,黑风抡起拳头就准备向辽溅的头砸下去,释急忙用幻术把黑风的双臂冻住,让他不能动,辽溅趁势反扑,把黑风按在地一通猛揍,最后一脚把黑风踢上天,黑风重重的从天空跌落插在木桩上死了。辽溅狂吼了几声后,向释看过来:“小子,你又帮了我一次,看刚才的幻术你不像是火族的。”释边向辽溅走过去边退掉自己身上的凡人装束变回冰族的样子说:“我说了我是冰族王子樱空释。”然后双手结印漫天飞舞着雪花。看着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走过来的冰族装扮的樱空释,辽溅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忙单手锤肩行个礼说:“释王子。”释微笑着说:“现在可以给我六叶冰晶了吧。”辽溅忙把樱空释迎进熊族大殿等候,自己送来六叶冰晶交给樱空释,并邀请樱空释在熊族做几天客。释也想在熊族等卡索,也就应邀了,用一叶竹笛通知卡索来和自己汇合。释在熊族这几天过的还算舒心,每天早上辽溅都让下人给樱空释送来一大捧花和水果,其实释更想吃烤肉。这几天释和辽溅逐渐熟悉,辽溅也从释王子改叫他释了,熊族爱摔跤、喝酒、吃肉,释觉得挺有趣的,每天就在旁边吃着烤肉看他们摔跤,辽溅有时候会给他敬酒,释都表示自己不胜酒力拒绝了。有次辽溅喝醉了,对释说:“释,你说你又不摔跤又不喝酒,还长的那么美,嘿嘿,就像来我们熊族做客的不是冰族王子而是冰族的公主似的。”释邪气的笑笑,用幻术在辽溅的脸上覆上一层薄冰说:“我不喜欢摔跤,因为我会这个,你酒醒没有?”冻得辽溅忙用熊掌把自己脸上的薄冰拍掉凑到释耳边笑着说:“哦,我们的小公主生气了。”然后一溜烟跑掉,气的释追着他幻术去冻他的脚,辽溅也东躲西藏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玩的。两人嬉闹了几天,卡索来了,卡索就和释粘在了一起,辽溅突然觉得日子寂寞多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