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掰弯多少直男(十三)

(十三)

由于楼主周末忙只是短更,所以把周末和今天写的一起放在十三。前面周末短更的就删除了。

 

 

回忍雪城的第二天释(K仍晕睡,最近都释本人上线)刚起床,还穿着薄薄的寝衣宫女就来通传:忻绝王子前来拜访,释还沒换衣梳头,想到都是男子,而且自己和忻绝也比较熟识,就让宫女请他进来。忻绝是第一次进幻影天,以前都是在门口,进入幻影天后忍不住打量起来其实幻影天不大,主殿配殿区分不明,只是比较空旷才显得幻影天比较大,忻绝想到是很符合释在冰族的处境。抬眼就看见释还坐在床上,头发披散着,由于刚醒眼睛还迷懵着,薄薄的寝衣让身体曲线若隐若现,有种慵懒妩媚之感,让忻绝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几下。释看忻绝看着自已发呆就问:“你一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忻绝忙问:“你这三天去哪了?是出了什么事吗?”释说:“你怎么知道我走了三天?”忻绝尴尬的说:“是你宫里宫女说的(释殿宫里的宫女表示忻绝王子这锅我们不背,明明是你每天上、下午两趟到幻影天问释王子回来没),释说:“我的确是走了三天,还不是瑞文那小子害的。”忻绝不高兴的问:“他又为难你?”,释想到:这几天的生活真是一言难尽,给忻绝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干脆不说。于是释微歪头露出天真的表情说:“我按父王的命令去给他道歉,他百般刁难,我很气愤,就想散散心,结果瑞文家离凡界比较近,我就到凡界散了三天心”。忻绝一看释的表情就知道他没话实话,释说实话时表情认真,释露出天真表情时就是小狐狸为了骗人,忻绝不想拆穿他,就打趣到:“那你去凡界有没有惹什么麻烦,別说沒有,毕竟你这么美”,释想起他和瑞文吵架的那些对话沒好气的说:“当然没有,我又不惹事”,忻绝笑着说:“既然你不会惹麻烦,那我们去凡界走走?”释说:“不想去,几天沒见哥了,一会想去看看哥",忻绝也不勉强就说:“好久沒活动筋骨了,下午一起踢冰球,练剑”,释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送走忻绝后释赶忙洗漱,收拾好后直奔黑色之城,心想无论如何今天都要见到哥,给哥讲讲这几天受的委屈,一定要让哥好好安慰安慰我。如此想着释快速的来到黑色之城,果然哥(卡索)宫里好多人,但释已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哥,就让宫女去通传。卡索一听释来了,好几天沒见到释,卡索也挺想释的,忙叫宫女把释请到內室,卡索对自己宫里的客人歉意的说:“我和释王子有急事商量,请大家稍等片刻,报歉”,就急冲冲的进入內室。一进內室随着一声“哥”,释就冲进卡索怀里,卡索也紧抱着释说:“对不起,哥最近太忙了,好几天都沒见过你了,让哥好好看看。”于是释抬头用漂亮的眼睛望着卡索佯装生气的说:哥你说你有空时会尽量陪我的,自己说的话都不算数。卡索笑着刮刮释的鼻尖说:“怎么不算数了,哥这几天确实没空,等哥忙完了就带你去凡界好好游玩,什么都听你的”,听卡索说到凡界释想把这几天经历讲给卡索听,就嘟嘴说:“哥,我这几天……”还没说什么宫人就来通传冰后驾到,卡索忙出去迎接,释只好离开,结果释还是沒把凡界的经历告诉卡索。
释闷闷不乐的在冰原上漫无目的走着,果然又“偶遇”了忻绝,忻绝看释闷闷不乐觉得奇怪:“你不是去见你哥了吗?你不是每次见过你哥就很开心吗?今天怎么了?”释没好气的说:“见是见过了,可是人太多冰后又来了,话都沒说上两句”,忻绝听了痞痞的说:“把你想对卡索说的说给本王子听,我不嫌弃。”释冷笑一声说:“我们冰族王子的对话为什么要说给你这个火族王子听”,忻绝故意逗他:“难道是说我的坏话”,释说:“我们才沒那么无聊”,忻绝笑笑说:“好好好,我无聊了,我们踢冰球还是练剑”,释想到在凡界剑术比上不凡人,也就失了兴趣说:还是踢冰球吧,忻绝说:“听你的,谁叫我无聊了”,听你的,谁叫我喜欢你呢,忻绝在心里说。

话说瑞文这边,昨天回了刃雪城后瑞文就吩咐管家找守界使者去凡界买了个灯笼给芯露送去,自己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想起这三天的事,瑞文仿佛觉得自己做了场梦,自己从来没这么落魄过,还被那个废物(释)嫌弃,但是为什么自己回忆起来还津津有味呢?大概很久没这样历过险了,还挺刺激,不如下次和樱空释再去。。。。。。不对,那是冰族的灾星也是我的灾星,害我一去凡界就失了幻术,还惹了一堆麻烦,哼,我才不想再和那个废物去凡界。想着想着瑞文就睡着了,但是梦里的世界就不是瑞文少爷你可以做主的。瑞文梦里的场景:就是凡界那个湖边,樱空释坐在石头上吹着一叶竹笛,阳光洒在他绝美的脸上,微风轻拂起他的头发,悠扬的曲子四处飘荡,自己在旁边静静的看他。一曲终了,樱空释转头对自己微笑,自己也温柔的走上前牵着释的手说:“我抓了几条鱼,我做烤鱼给你吃”。然后场景转换,两人围在火堆旁,自己考好一条鱼,体贴的撕了鱼皮,把鱼递到释嘴边,释用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张嘴就着自己的手咬了烤鱼一口,自己在释咬过的地方也咬了一口烤鱼,两人四目相对,然后。。。。。。“啊啊啊!”瑞文吓醒了,这是什么鬼梦,我怎么会梦见那灾星,要梦也该梦芯露才对,可能是这几天和那个灾星待久了才这样的,多想想芯露,慢慢瑞文又进入了梦乡,一夜无梦。

第二天瑞文和往常一样看书,练幻术(最近由于人鱼族要来,宫里的课程停了),总觉得心神不宁,心里空落落的。特别到了下午,瑞文在自己的房里走来走去,一会躺躺椅上,一会又下来走,一会又坐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的想:那个废物该不会不来了吧,这么不守承诺还是不是冰族王子,不对他以前也不守承诺(百合花事件),不来就不来,谁稀罕。我去找人玩去,就算他来了我也不在。如是想着,瑞文还是没离开自己的房间。这时下人来报:“秋特公子邀请公子你到他府上游玩。。。。。。”还没说完瑞文就烦躁的说:“不去,恩,下午有事”,下人拿出一张帖子说:“秋特公子的下人还送来了一张帖子”,“什么帖子”瑞文好奇的拿过帖子打开看,居然是芯露为表达对礼物的感谢,邀请他到秋特府上见面(冰族比较矜持,男女来往刚开始得选个合适的地方)。瑞文一看兴奋极了,赶快换衣服,吩咐下人去牵府上最漂亮的独角兽,万一可以和芯露骑独角兽出行呢。瑞文骑着独角兽意气风发的向秋特府上奔去,心想等我和芯露亲亲我我时,我才没空理你这个废物了,敢嫌弃我,哼。

到了秋特府上,在花园里瑞文很快看见了芯露,芯露还是那么的美丽和彬彬有礼,芯露礼貌地说:“瑞文公子谢谢你,你的礼物很漂亮,我很喜欢。”

瑞文为表诚意得意的说:“为了这礼物我在凡界呆了三天,还失了幻术,但是为了你我还是历经艰辛的把礼物带了回来,我的女神。”

芯露疑惑的问:“你去了凡界?那么肮脏的地方。”

瑞文楞在那听芯露笑笑说:“瑞文公子,我们身份高贵怎么能去凡界那么低贱的地方,要买什么吩咐下人或守界使者去买就行,你说是吧?”

瑞文赶忙回答:“是是,还是芯露说的有理,凡人最。。。。。。讨厌了,把血沙到我身上害我失了幻术。”

芯露奇怪的问:“凡人怎么会把血沙到你身上,你只要远远把他们冻成冰雕,他们根本近不了你身啊?”

瑞文下意识的说:“把他们冻成冰雕控制不好会连累无辜的人,而且冻成冰雕凡人不就死了吗?”

芯露用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瑞文,说出的话却很残忍:“那些凡人就和蝼蚁一样,不是我们祖先和他们凡界定了契约,他们早就不存在了吧。我们是神,杀死几个蝼蚁有什么关系?”

不知怎的,瑞文脑海里浮现了樱空释和凡人打斗的场景,樱空释虽然出剑又快又狠,但好像没有伤哪个凡人的性命(虽然他本身没幻术也不怕凡人的血),只是把人打伤,让他们没战斗力而已;他知道自己和樱空释都不是善良之辈,但他们也不想滥杀无辜。瑞文突然不想和芯露聊这个话题了,就转换话题说:“我记得一年前还是这个花园,我就是在这遇见你的,你当时在这个花园里为一只雪兔包扎,好温柔。”

芯露有点郁闷的说:“一年前那只雪兔啊,说到我就难受,都怪我的女仆没看好它,让它到处乱跑受了伤。那是南星公主送我的,你知道有多珍贵吗,只有那种雪兔的眼睛才是碧绿色的。后来雪兔的腿跛了,再美也有瑕疵了,我也不想要了就赏给了下人,哪知道我想再找一只那样的健康的雪兔一直没找到,最后我把那个女仆赶走了,心里才舒服一点。对了瑞文公子,你姨母是冰后,你能帮我再找一只那样的雪兔吗?眼睛是碧绿色的,以前我的姐妹们可羡慕我有那样一只雪兔了。”

瑞文呆呆的说:“好啊,我去问问姨母。”这时秋特叫他们过去吃冰果,吃着冰果,芯露为了表达感谢,为瑞文用竖琴弹了几首曲子,唱了几首歌,要是在以前瑞文一定会高兴的发疯,但今天瑞文总觉得有什么已经变了。瑞文想想自己喜欢芯露,除了她长得美以外,就是觉得她温柔善良,其实自己与芯露的接触并不多,除了那次初遇看她包扎雪兔那么温柔外,剩下就是有几次在秋特家一群人中看芯露唱过歌、跳过舞就迷恋上了她,原来芯露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听着芯露的竖琴和歌声,瑞文觉得没以前好听,脑海里浮现出樱空释在凡界吹笛子的模样,那感觉才美。。。。。。“瑞文,芯露的表演怎样?”秋特的问题把瑞文的思绪拉了回来,瑞文想我在想什么啊,樱空释再美他也是男的而且还是冰族的灾星,芯露虽然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她任是出身高贵的美丽女神,是我将来伴侣的不二人选,想到这忙说:“当然好了,芯露无论做什么都是最棒的。”芯露矜持的笑笑,瑞文忙提议说:“我今天骑独角兽来的,芯露我能有这个荣幸请你和我一起骑独角兽出去走走吗?”芯露不情愿的说:“我不骑独角兽的,再说这裙子我才新做的,不想弄脏了,要不我们在这聊聊天。”瑞文只好说:“好啊,这景色不错,呆在这也挺好。”接着秋特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瑞文和芯露就在花园里聊天。不知怎的,聊天内容逐渐就变成了冰后和卡索的喜好,还有这次人鱼族会派哪些公主来,这些聊天内容让瑞文觉得索然无味。时间流逝,一会芯露家派人来接她,这场无聊的聊天才结束,瑞文也骑独角兽回了家。瑞文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今天下午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快乐,芯露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导致走进家门时还闷闷不乐。仆人们以为公子又在芯露姑娘那碰了钉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突然瑞文问下人:“今天释王子来过没有?”仆人都说没有,结果瑞文公子的脸更黑了。

瑞文一回房就栽倒床上想:“果然樱空释又不遵守承诺,交易是他提出的,承诺也是他自己说的,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他不履行承诺我就去找他麻烦。”

果然第二天一早,气了一晚上的瑞文公子直奔幻影天去找释王子麻烦去了。到了幻影天门口一个宫女侍卫都没有,瑞文也是嚣张跋扈惯了的,直接就推门而入,进入幻影天一看樱空释正穿着寝衣靠在阳台门边发呆。只见樱空释背对着瑞文,披散着头发,寝衣只到大腿,又长又直的大长腿暴露无遗,最要命的是寝衣太薄,释又白又嫩精巧的翘臀若隐若现,看的瑞文直吞口水,刚才的火气烟消云散了。释听到动静以为又是忻绝一早来找自己,正想转头和忻绝调侃几句,结果一看是瑞文,顿觉气愤,问道:“瑞文公子进来也不请宫女通传,这就是你的礼节?”瑞文忙回神也不甘示弱的说:“你门口哪有宫女,我找谁通传。”释才想起今早冰后借口人鱼族要来,人手不够,从各个宫调人,只是没想到竟然把自己宫里的人调完了,罢了,只要能帮哥无所谓。

瑞文打量了幻影天一下说:“你的幻影天怎么这么空旷,没什么东西,连我的房间都不如。”

释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两口冷冷的说:“瑞文公子不会这么无聊,一早来就为了说这些?”

瑞文骄傲的说:“当然不是,樱空释你也算是冰族王子,你怎么不履行你的承诺呢?”释想K你到好,你答应的承诺,你不履行,自己昏睡了,现在要我来收拾烂摊子。

释生无可恋的问:“你想怎样?”瑞文兴奋的说:“芯露挺喜欢凡界的礼物,我们再到凡界去选其他东西。”

释反问:“你的礼物不是在打斗中掉了吗?”瑞文想不能让樱空释知道我叫下人去买的,知道了他就不会和我去凡界了,就说:“我从我下人那搜刮的一个小物件先送给芯露探探路,结果芯露很喜欢,所以我们要到凡界去挑选东西。”释笑笑说:“那你再在你下人那搜刮下看还有没有凡界的东西,或者你自己去凡界买东西,我不想去凡界了。”瑞文回答道:“下人哪能有什么好东西,上次的东西只是探路,这次我要去精挑细选。还有樱空释你的承诺不是要帮我抱得美人归吗?”

释耸耸肩说:“我只答应帮你出主意,没说要陪你去做,我只要出了主意就不算违背承诺。”瑞文生气的说:“你这个。。。。。。”瑞文突然无赖的说:“你不履行承诺是吧,我就把我们的交易告诉我姨母(冰后)和表哥(卡索),反正大家都知道我喜欢芯露,倒是你提出的交易又不履行,他们会怎么看你?”释气的握紧拳头,心想冰后到无所谓,但这时不能给哥添麻烦了,还有这种交易哥会不喜欢的吧。

释说“我不想和你去凡界,是怕再碰上九王爷,给我们找麻烦”。瑞文高兴的说:“放心,我打听过了,我们走边界的另外一边到凡界,就是凡界的其他国家,保证遇不到九王爷。”释无奈的说:“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瑞文本想说现在就走的,可看樱空释还没洗漱,就说:“我在外面等你,洗漱完我们到街上吃完早饭,就出发。”释点点头,瑞文就出去等他了。

到了凡界,瑞文换好钱,就拉着释东看西看,释无奈的跟着,想这次不能再让瑞文惹事了。到了一家点心店,瑞文停下来,说要进去尝尝,什么好吃就买给芯露。两人进了店,瑞文点了一桌子的点心和果汁,释一看有些认识(忻绝带给自己吃过),有些不认识,也就挨着尝起来,每吃完一个瑞文都问他好不好吃,释说:“你不知道自己尝啊,而且我觉得好吃有什么用,关键芯露喜欢吃什么味的。对了,你知道芯露的口味吗?”瑞文摇摇头,释顿时觉得生无可恋说:“你出来之前都不调查啊?”瑞文傲气的说:“有什么关系,全买了就是了,里面总有芯露喜欢的。”释表示随便你,就继续尝他的点心,瑞文发现总得来说樱空释还是喜欢吃甜的。结账时,瑞文果真每种都买了,还买了两份,一份包了一个大包,一份分成了两个小包,不知道瑞文搞什么,释也懒得问。两人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一起回了刃雪城,分别时瑞文扔了一包东西到释怀里,释问:“干嘛?”瑞文说:“本公子不喜欢吃甜的,看你好像爱吃,就给你了。”释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说:“不需要”,想扔回去还给他,结果瑞文骑着马就跑说:“送出去的东西本公子是不会要的。”释看着瑞文的背影,想着小时候瑞文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瑞文给他点心肯定是为了整自己,所以毫不犹豫的把点心一扔,回了幻影天。

一推开幻影天的门,就看见忻绝在里面坐着,释想没了宫女谁都可以到幻影天来了,不过忻绝他还是无所谓的。忻绝先发问,问他到哪去了,释不想解释他和瑞文的交易就撒谎说去母亲那了。忻绝也没有追问,释看忻绝已经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就笑着说:“你在这幻影天到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忻绝得意的说:“凭我们俩的交情,我的确不是外人。”释给自己倒了杯水说:“别,火族王子,我们顶多就是玩伴而已,要真冰火大战,我们还是敌人了。”,忻绝盯着释说:“要真冰火大战,我可舍不得伤你,只有把你抓起来关着,好保护你。”释笑笑说:“好啊,要是真冰火大战,火族败了的话,我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你一命。”忻绝痞痞的说:“怎么舍不得我死啊?”释笑着说:“是舍不得,你死了谁给我生火,谁陪我踢冰球。”忻绝听了觉得很开心,拿出一个纸包打开补充到:“还有谁买点心给你吃”,释一看点心脸色都变了,他可不想再吃点心了,就说:“我今天在母后那吃了很多点心了,点心就算了吧。”忻绝也不勉强,这时宫人把释的晚餐送来了,释邀请忻绝一起吃,忻绝虽然说好难吃,但舍不得走,就凑合着在幻影天吃了一顿花瓣粥和冰果,表示还是烤肉好吃。释吃过烤鱼了,觉得味道不错,就问忻绝还有什么烤肉?忻绝说:“最美味的是烤兔,烤羊也不错,下次和我到凡界去吃。”释也有点心动,但想到瑞文的交易,要是瑞文找不到我把交易告诉我哥咋办,只好对忻绝说:“有空再说吧。”忻绝也问起了今天幻影天怎么连个宫女都没有,释告诉了他原因,忻绝气愤的说:“释,同为王子你怎么这么憋屈,要在火族谁欺负我,我就冲去把他揍一顿,王后也一样。”释无奈的说:“你们火族真野蛮,不过像你们那样也挺好,事情都变简单了。”忻绝伸手过来搂着释的腰说:“怎么想当火族人了?简单啊,和火族联姻就行了。”释打掉忻绝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说:“好啊,听说你们火族就一个公主,美艳无双,忻绝王子好久引荐一下。”忻绝暧昧的说:“联姻不一定要公主,王子和王子也可以,我们火族不计较这些,你看我们俩就交情不错。”释觉得好笑:“三界就数你们火族风俗最奇怪。对了你们火族还有什么奇怪的风俗,说给我听听。”忻绝痞痞的说:“反正以后你都是和火族联姻,现在提前告诉你也无妨。”两人就聊起了两族的传统,时间过的很快,释要休息了,忻绝好想说:“这么晚了,干脆我就在这过夜吧”但是看见释看自己的表情终是比对别人的冷冰冰要有温度的多,就不想破坏两人现在的关系,强忍住留下来的冲动离开了幻影天。


评论(2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