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

(九)

两兄弟正在马车里说着话时,卡索忽然看见椅子上那一大捧百合花,就问释谁送的。释说:“哥,你饿不饿,这花有人送的,饿了,你拿去吃。卡索问:“这花谁送的啊,这么大一捧”释说:“送花的人,我不全认识,好奇怪我走时他们一朵一朵的送我花,集起来就有这么多了。”卡索急道:“你是一朵一朵收的?这种花你怎么能收呢?”释不解的问哥:“为什么现在贵族有走之前一朵一朵送百合花(食物)的习俗啊?”卡索忽然明白了,释才成年,又没参加过贵族的舞会,不明白这花的含义,一看那百合花那么大一捧,心里很不是滋味:你还收了这么多。其实这百合花的含义在贵族中比较模糊,因为冰族比较矜持,大家都重礼节,看起来大家都相敬如宾;但你如果对谁有好感,想和谁亲近,又不知对方对你是什么想法时,就可以送他(她)一朵百合花(注意只能送一朵);如果对方接受你的花表示愿意和你相处看看,你们就可以私下约出来交往;如果对方拒绝收你的花就表示对你没私下了解的兴趣,这样可以避免双方尴尬。当然这百合花在最早可以代表爱情也可以代表友情,只是后来概念比较模糊了,现在这百合花在贵族中的含义就有点暧昧了,这些释都不知道。而且冰族比较重承诺,你一旦收了别人的百合花,就要私下和别人交往看看,当然不一定发展成那种关系也可以做朋友,所以一个人也可以同时收几个人的百合花,但是释你也收的太多了,你准备每天都去见不同的人吗?其实刚才也有很多贵族小姐送百合花给卡索,卡索都礼貌地拒绝了,但是释不知道,卡索想这些怎么和释说。释看卡索在发呆就问:“哥,怎么了,这习俗什么意思啊?”卡索解释道:“这花表示。。。别人对你有好感,想私下了解你,你收了就表示。。。。。。恩你愿意私下和他来往。”释无奈的说:“哥,我不知道这花是这个意思,可以退回去吗?可是有些送花人我不认识啊”卡索说:“这到不难,你收了他们的花,他们第二天会送你礼物,以表诚意。礼物上都会附上名帖和。。。。。。私下想对你说的话”释看着那么大一捧百合花心情有些烦躁加上酒精的作用突然有些生气,就对卡索说:“都怪你,自己被女孩围着,就不管你弟弟了,这些也不和我说,我不管你想办法把这些花处理掉。”卡索心想花你收都收了,就是扔了也没用啊,但嘴上还是哄道:“好,哥给你想办法,想怎样。。。。。。既不破坏你名誉也能体面的把花退回去。”释看哥这样说心想:这些烦人的事就让哥去处理,谁叫他被女孩围着就不管弟弟的,我以后再也不参加宴会了。于是就疲倦的靠在哥怀里慢慢睡着了。卡索看着怀里睡着的释宠溺的想:虽然外形长大了,其实还是个孩子,不过是个又美又可爱的孩子。

很快马车就到了宫殿门口,卡索看释睡的香,就轻轻地把他抱到幻影天帮他脱了外衣和鞋,放在床上。宫女问那一大捧百合花怎么处理,卡索想拿到自己宫里,母亲一会乱想向自己逼婚怎么办,还是放幻影天算了,于是宫女把那捧百合花放在桌上,就退了出去。卡索想像小时候一样,亲亲释的额头道个晚安就离开,于是亲了亲释的额头,释的皮肤本身就又嫩又滑加上今晚由于酒精的作用释的皮肤暖暖的,卡索觉得触感很好,就又亲亲了,然后亲了释的眉毛、眼睛、鼻尖、脸庞。最后视线落在嘴唇上,只见释的唇由于酒精的原因红润润的,还微微嘟着,就像在索吻一样,卡索情不自禁的覆了上去。刚开始是轻触,觉得软软的香香的,忍不住就对释的唇瓣吮吸了起来,觉得像果冻一样弹弹的滑滑的,可能有一下吸重了,释哼哼了两声,卡索的理智才回归。卡索想我在干嘛,这是我弟,我亲弟弟,连忙给释盖上被子,从幻影天落荒而逃。回到寝宫后,卡索连忙拿出冰族的道德法典读了几章,觉得心情平静了,才去睡觉。不过第二天卡索寝宫的宫女还是给卡索王子换了床单,卡索想:哎,欲望是不受理智控制的。宫女们都在八卦,昨天卡索王子参加宴会该不是遇到什么心动的美人了吧。是美人还住在你们宫里,知道了吓不死你们。顺便说一句,忻绝王子房间的宫女第二天也给忻绝王子换了床单。

幻影天不用换床单的释王子醒了(K任在昏睡中,还是释本人上线),觉得昨晚睡的不错,想到这几天是休息日不用去学习,心情大好,想一会去找哥玩,抬眼一看桌上那一大捧的百合花,又觉得有点影响心情。宫女们看释王子醒了,鱼贯而入,边为释王子洗漱边把大大小小的东西搬进幻影天,铺的幻影天桌上地上全是东西,释王子都懵了,问你们在干嘛。只听宫女们拿着长长的礼单开始念:新特伯爵送蓝宝石胸针一对,希尔小姐送金玫瑰一对,陆迪公子送幻术加持的紫玉法杖一对,怀特公子送玉刀一对。。。。。。释马上手一挥“停!”冷着脸说:“把这些东西都原封不动的退回去”看见桌上的那捧百合花狡猾一笑“在每个礼物上都别上一朵百合花,花就从那捧百合花里拿。”释想这样我总算可以把花退回去了。幻影天的侍卫和宫女们表示生无可恋,卡索王子和忻绝王子的宫女只用洗洗床单,我们要抱着礼物满刃雪城乱跑,还要对那些发脾气的贵族陪笑脸。对于这件事,莲姬也很生气,把释叫去教育了一通“就算这些人你不想都理,你至少应该把那些有权势的贵族的东西留下,那些人都是在你父王面前说的上话的。释你没有幻术,母亲我不是冰族的,庶出的人鱼公主又是侧妃,在这没有背景。你如果能结交那些大贵族,你就能享受和其他王子一样的地位了,冰王冰后也不敢在轻看我们,你知不知道?母亲把礼单里那些大贵族或他们的儿女的名字都勾出来了,你去道个歉,就说你刚成年还不知道贵族间的习俗,在好好和他们来往,对我们只有好处。”释冷着脸说:“我不想去母亲,他们都很烦人,几天前他们还在嘲笑我,现在却送我礼物,这么虚假的来往我不想要。再说我是冰族王子也要有冰族王子的气节,我干嘛要去道歉。”莲姬说:“我知道释,我没地位,你没幻术,他们想和你来往无非因为你的一张脸,但这也是你可以利用的武器啊,你又不是女孩子,和他们来往你又不吃亏,在宫里久了你就知道什么气节啊、真心啊都是没用的,只有权势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释说:“反正我不想去,我去找哥了,我的世界只要有哥就够了。”然后释就快速的跑出了莲姬的宫殿,留莲姬在宫里生闷气。释跑到黑色之城想向卡索撒个娇倾诉一下,结果卡索宫里有客人,只好闷闷的往回走。

在路上碰见了忻绝,忻绝看他闷闷的,问他要不要踢冰球放松一下,释想想发泄一下也好,就欣然同意了。两人在冰原上踢着冰球,释想发泄踢得很拼命,忻绝也不让他也拼尽全力的踢,而且两人也心照不宣的为了胜负使诈,忻绝觉得这样释才能把闷闷心情都踢走,当然忻绝任是全程体贴的没用幻术。果然,两人踢得累倒躺在冰原上时,释觉得心中的闷气出了大半,就和忻绝躺在冰原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今天发生了什么,忻绝大约知道了些,就说:“你们冰族真麻烦,有好感就直说,还这么含蓄的送花看别人要不要,还要先送什么礼物。我们火族都是直接说,看上你了,今晚去哪?想躲的,晚上直接翻到他的房间里,问他敢不敢。”释觉得好笑:“你们火族真野蛮,谁敢晚上翻到我房里我就把他打出去。”忻绝邪魅一笑一下翻到释身上,把释压住:“哦,你又不会幻术,要是我晚上翻到你房里,你怎么把我打出去?”释正准备回顶两句,就听怀里的一叶竹笛响了,一把把忻绝推开,说:“我哥找我了,再见”就快速的向宫殿跑去。忻绝坐在冰原上想:卡索,不是知道你是他哥,他亲哥,我真想揍你一顿。

释一进卡索寝宫黑色之城,就一把扑进卡索怀里撒娇说:“今天母亲把我骂了一顿,都是因为你昨天在晚宴上没管我导致收的那些百合花害的,你说,哥你要怎么补偿我?”卡索往释嘴里塞了一个刚才客人送的冰果说:“甜吧,哥我还在想办法怎么帮你把那些百合花退回去”释边吃边说:“不用了哥,我已经随着礼物把花都退了”卡索担心的问:“你就这样退了,你不怕他们生气吗?”释说:“爱气不气,反正他们以前对我也不咋样,我只要有哥就够了,谁管他们生不生气”卡索宠溺的摸摸释的头发说:“你啊,那我们去秋千那玩吧”,释想了想说:“哥,这几天放假,你好久没陪我了,我们去凡界玩两天吧”卡索无奈的说:“我每天都有事,走不了,抱歉啊释,只有等成年礼完了,我一定带你去凡界玩”。释看着哥哥疲倦的样子也不忍心再要求什么,答道:“好吧,说话要算话啊,那就按你说的我们去荡秋千吧。”卡索:“释,我让宫女把这些冰果送到幻影天去吧,挺甜的,你喜欢吃甜的,我这还有很多。”释想了想说:“哥你让宫女送到幻影天,在让幻影天的宫女把这些冰果送到我母亲宫里,我今天把她惹气了,希望这些冰果能让她消消气。”卡索宠溺的刮刮释的鼻尖:“你这个狡猾的小狐狸,借花献佛你都会了。”释傲娇的说:“这件事说起来还不是你不管我导致的,你是不是也该补偿一下。”卡索无奈的说:“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办,现在我们的小王子可以移驾秋千那了吧。”

卡索和释一起荡起了秋千,只见释长发飘飘,衣袖飞舞,衬着释绝色的脸,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卡索不觉看呆了。卡索想:我是发什么疯,要让释来荡秋千啊,明知释那么美,我是想考研自己的理智吗?释看卡索又在发呆,就不高兴得问:“哥,你最近为什么老发呆啊,是不是像宫女说的你有喜欢的女孩了?”卡索无奈的想:我可能是有心动的人了,就是你啊,但你是我亲弟弟,我不能说啊,想也不对,我这么多年的冰族道德法典都学到哪里去了。卡索只好支支吾吾的说:“没有啊,可能最近太累了。”释总觉得卡索在说谎,就在心里想:我最近要跟哥跟紧点,不能让哪个烦人的女子乘虚而入。

百合花事件过去后,大部分贵族对释的态度回归正常了,表示我们冰族毕竟是矜持的神族。不过暗地里恨的牙痒痒的大有人在,你想你满怀希望准备的礼物突然被退回,以前的承诺(一朵百合花)也不作数,幻想还没开始就被打破,谁都不开心,于是冰族有了这样的谣言:冰族小王子虽容貌绝色无双,但为人不守信用,喜怒无常。对此莲姬是气愤的恨铁不成钢的,释是无所谓的,卡索是既担心又窃喜的,窃喜的是我弟弟我自己疼就好谁要你们来插一杠的,又觉得自己太阴暗,又去读道德法典去了。忻绝的想法是:释做的漂亮,有火族的风范。

剩下的几天时间,忻绝想约释去凡界玩,但释表示哥每天会抽空陪自己,自己要在冰族等哥,不过释还是陪忻绝踢了两次冰球,荡了一次秋千。忻绝和卡索一样也表示和释荡秋千是对自己理智的考验,对自己身体的摧残。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