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2276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

前情提要:“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一)因LOFTER说有敏感词,所以发的图片,标题在下面,可能有小伙伴没注意,所以我写(二)的时候先写个前情提要:

女主K是现实世界一28岁小白领,魂穿到幻城樱空释身上(具体发生了啥请看一的图片),和樱空释本身的灵魂共享樱空释身体,规则如下:

2个灵魂现在共用一个身体,一个灵魂沉睡时,另一个灵魂接管身体。无论哪个灵魂接管身体,发生在这个身体上的事情的记忆都是共享的,(2个灵魂各自的想法是不能共享的)两个灵魂也可在身体沉睡时在梦中交流,但是2个灵魂都不能用任何形式告诉其他人你们身体里有两个灵魂。比如你们想对别人说这件事时会说不出话,想写时会写不出字,其他一切如常。

K进入樱空释身体后也拥有了这个身体之前的记忆。

K是灵魂,所以不会死,但是释的身体的主人是神族,死了的话身体会快速消失,那样K就变成游魂了,在这个世界飘荡千年万年,因为没有创世之神的法术K是无法附身在别人身上的,所以K必须好好珍惜这个身体。

K现在是附身在少年樱空释的身上。

K的设定是对释迷妹般的存在,所以本文CP并不是女主和释。

以后幻城世界现实中都称为释,开头我会写清楚是K灵魂的释,还是释本人,以下简称“释K”,释本人直接叫“释”。而在梦里两灵魂见面时,我直接用K和释来表示两灵魂。

 

“论樱空释美貌掰弯多少直男”(二)正文:

释K由于一天的劳累,很快进入梦乡,在梦里两个灵魂第一次见面了。K还是28岁女人的模样,释是少年模样,释盯着K看了很久,K也盯着释看了很久,释先开口“请问你是谁啊?”K却在发呆,K的内心是这样的:其实这小孩还是很清秀的,可是那个乱鸡窝的头发是咋回事,没事想想长大后的盛世美颜。啊!不对,我没那么重口味,我现在在他身体里,能干啥?哎,本来是想和释来场风花雪月的事,现在只能共享一身体同舟共济了,假想的恋爱对象变合作伙伴了。不过少年释还是很可爱的,瞧瞧这粉嫩的皮肤,明眸皓齿,还有像红樱桃一样的嘴唇,好可爱。一下K就涌起了女性对可爱东西的保护欲,声音也温柔起来:“我叫K,因为种种原因我以灵魂的形式存在在你身体里,放心等帮我附在你身上的神忙完他的事,他就会来接我,让我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只不过我要在你身体里呆千年万年,这个还是不说了,免得吓坏小孩,装着我随时都会走的样子。不要给释压力,谁愿意身体里还多一个灵魂呀)对了我们现在共用一个身体,那个神告诉我,我们共用一个身体的规则如下:2个灵魂现在共用一个身体,一个灵魂沉睡时,另一个灵魂接管身体。无论哪个灵魂接管身体,发生在这个身体上的事情的记忆都是共享的,两个灵魂也可在身体沉睡时在梦中交流,但是2个灵魂都不能用任何形式告诉其他人你们身体里有两个灵魂。比如你们想对别人说这件事时会说不出话,想写时会写不出字,其他一切如常。我进入你的身体后也拥有了这个身体之前的记忆。比如我知道你10岁时尿床后,喜欢把床单翻一面继续睡;我还知道你20岁时偷了你母亲一条珍贵的珍珠项链,磨成粉敷在卡索练剑时受伤的伤口上,骗卡索说是在母亲柜子里找的药。不过你别说真神奇,卡索的伤第二天就好了,不过连累你母亲找了好久的项链。诶,你说人鱼的眼泪就是珍珠,为什么你母亲那条珍珠项链这么神奇?(原谅K的思考线和常人不同)”释顿时无语了,只说了句“我相信你说的话了”K很高兴:“你相信了,太好了,我还想你一小屁孩,听得懂这么高深的话吗,对了你真的听懂了吗?”释在心里鄙视了一下K说到:“虽然我外形是小孩,我已经110多岁了好吧”K想也是,就说:“那我们来分配下支配这个身体的时间,我喜欢睡懒觉,所以上午归你。”其实是上午是王子和皇亲国戚的儿子们一起学习和练剑时间,对于懒癌晚期的K在释的记忆里已经知道了,对于又费脑力又费体力的事,K可不想参与。下午的时间相对自由,在释的记忆里下午就是荡秋千,踢冰球什么的。K虽然对踢冰球不感冒,但总比一早去学习的好。释叹了口气,答应到:“好,但是我有一条件,你不能害卡索,你还要让他开心,不能让他讨厌我”K口没遮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害他,我巴结他还来不及了。”释脸色都变了:“我对他好不是想巴结他,是因为他是除我母亲以外对我最重要的人”K一听,知道释的意思了。在释的记忆里释在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母亲只有卡索护着他,宠着他。释以为K认为自己在乎卡索是为了利用卡索来保护自己,其实对K来说她还真有点讨好卡索,让释日子好过点的想法所以才会口无遮拦的那么说。但是这点小心思不能让释知道,K讨好的说:“我没那意思,知道你们兄弟情深,我都为你们感动,放心我会对卡索真心实意的好”特别咬重“真心实意”几个字。看释的表情有所松动,K才放下心来说到:“我们都累了,休息吧”于是K和释的灵魂各找了个大石床躺着进入了睡眠状态。

这里说明下梦里的世界是像人鱼樱花岛那样的地方,在樱花林里有很多平坦的大石床。当释和K的灵魂都进入睡眠状态时,释的身体也进入睡眠状态。

第二天下午,释K才睁开眼睛,释身体的记忆就自动和K共享:上午学习时,瑞文又欺负释,好在卡索护着,没发生什么。释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莲姬的药不错。卡索给释道了歉,原来昨天是去找一叶竹去了,晚上又被冰后叫过去说话到很晚,才没来找释。卡索不知道释被雪雾森林的小孩打了,一个劲的道歉加哄释,释也一脸傲娇,等卡索把自己哄笑了,才原谅了卡索。K表示我怎么觉得强行吃了把狗粮,索释你们的相处方式,怎么那么像我和我曾经的24个男友的相处方式;你们确定你们只是“纯洁的兄弟情”?卡索还教了释吹一叶竹,太好了对于音痴K学音乐也会要了她的命,现在释K已经自带吹一叶竹功能,这种睡一觉起来就新增一技能的感觉好的不要不要的。好了别光想好的,瑞文那小子仗着是冰后妹妹的孩子,天天找释的麻烦。今天又嘲笑释长不大,和释差不多大的孩子虽然没有成年变成卡索那样,但是也变成像初中生那样的少年了,只有释还像小学三四年级那样的模样,又没幻术,糟心啊。(K做为看过幻城电视的现代人大概知道原因,释大约是要和火族接触才能长大,现在和平时期,哪有火族,冰火两族又不来往的,时机不成熟啊,而且这事也不能和释说。好在这个身体经历的事可以共享,2个灵魂的想法不能共享,所以K打算让这事烂在肚里)糟心的事还有今天释和莲姬一起吃午饭时,莲姬的心情也不太好,好像冰后又给她什么难堪了。冰后就是这样,既不会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毕竟人鱼族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但也会时常找些事情来让你难堪、恶心;冰王对莲姬很冷淡,除了按侧妃的标准供给莲姬物资以外,基本连话都不和莲姬、释说,更别提同床共枕了,长期过这样的日子谁受得了。(以下是释K回忆释以前发生的一件事)就像上次,冰后主持每年给王子公主们发佩剑的仪式,其他王子公主们的佩剑都是黄金做的,上面还镶满了各色宝石;释的居然是一把纯银的短剑,一颗宝石都没有,就是一般的贵族也不用这样的佩剑,只有贵族的低级侍卫才会用吧。如果是悄悄的送到幻影天,莲姬大概也就认了,关键这是仪式上,赏赐的东西还要拿在手上给下面那些皇亲国戚还有大臣们展示,这是表示释的地位就如此卑贱吗?这就算了,冰后还说什么释还是孩子,用不着什么佩剑,随便拿个小剑玩玩就行了,言下之意就是在大家面前嘲笑释长不大。气的莲姬直接说身体不舒服,带着释回到了自己的宫殿生闷气,释还要小心翼翼的让母亲开心起来,哎,释这小孩真不容易。

偏卡索那不懂事的,晚上把下午刚得的佩剑送来给释,释还在莲妃宫里宫女就送到莲妃宫里了,莲妃一看卡索送的佩剑和自己儿子的佩剑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叫宫人给卡索退回去,说:“我好歹是人鱼族的公主,给释从新做把剑的钱还是有的”吩咐宫人去给释从新做了把佩剑,这件事才完,整件事冰王从头到尾也没什么表示。到是卡索晚上偷偷溜到幻影天,把自己从小到大得到的所有佩剑都带来了,装了好大一个口袋,让释慢慢选,释只笑笑随便从口袋里拿了一把佩剑,说:“哥,我就要这把”卡索觉得有点失望,忙说“你选的那把很一般,要不这把你看刀刃很锋利,这把也不错用很难得的材料做的,这把的玉材是很难得一见的,还有。。。。。。”释忍着笑打断卡索说:“哥,你怀疑我的眼光?”卡索忙说:“不是,只是觉得释你。。。。。。。哥觉得只有世上最好的东西才配得上释”释笑笑用亮晶晶的大眼看着卡索说“释不在乎东西好不好,只在乎是谁送的”卡索觉得心里一片柔软,一把把释拥在怀里,“含情脉脉(在K的视角看来就是含情脉脉)”的说了一个字“释”,然后两兄弟就在幻影天相拥而眠(注意释还是小少年别想歪了)释K想到这,觉得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这两兄弟的日常就是给我喂狗粮,K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释K正躺在床上,想那些有的没的,一宫女进来略微行了个礼说:“释公子,你醒了,卡索王子下午约了你去雪雾森林的老地方,时间差不多了,请你让我们给你梳洗。”释K听到“释公子”邹了邹眉头,按理说释这样的年龄是应该叫“释王子”的,但是好像只有大型庆典时宫女侍卫才叫释为“释王子”,其他时候都叫释公子,不用说肯定是冰后示意的。想想每天这样的事情还少吗,难道都要计较,那日子还过不过了,想着释然了些,释K起床让宫女给他梳洗。看着镜中那个乱鸡窝发型,释K简直不能忍受,让宫女找了个银质发钻,把刘海留在前面后面的头发全用发钻束起来,露出小释精致的面容,整个人看起来又可爱又精神,连宫女都说释公子长得真可爱。释K心情大好,心想有美貌干嘛还要糟蹋,就是要露出来给大家欣赏的,于是大步的朝雪雾森林走去。

想不到路上还遇到讨厌鬼瑞文,他的身高比释K可高多了,故意挡了释K的去路,说些难听的话。突然瑞文抓住释K的下巴,强迫释K抬头仰视他说到:“你长不大又没幻术根本就不配做王子,干脆改做冰族的公主算了,下次穿个裙子给我看看。”这话说的过分,但释K的心里只想着怎么快点脱身,难的和这个讨厌鬼纠缠。释K在心里冷笑一下,瑞文虽然话说的难听,倒是提醒我了,你不是想见我扮公主吗,我扮一下又何妨。只见释K的大眼睛里汪了一片水雾,可怜巴巴的望着瑞文,用又软又糯的声音似撒娇又似委屈的说到:“瑞文哥哥,你别这样对释好吗,释很想好好和你相处的,你疼疼释好不好?”吓的瑞文手一抖,倒退一步,释K乘机溜之大吉,等瑞文反应过来,释K早就没影了。只远远听瑞文吼了一句:“樱空释,你,你太恶心了”释K还在心里腹黑是你叫我扮公主的,自己受不了能怪谁,不觉心情大好,快速跑向雪雾森林。

在雪雾森林的老地方,就是一颗樱花树下,释K见到了卡索,卡索看见释K,眼前一亮说:“释,你今天真是又可爱又精神,我们吹会一叶竹就去踢冰球怎样?”释K努力回想释平时的笑容,卡索面前甜蜜如幼童的笑容,好吧,现在就是幼童,说到“好的,哥”然后就四目相对的吹起了一叶竹笛。K其实心里对卡索还是有点排斥的,虽然卡索也是难得一见的温柔的美男子,但是想想释为卡索做的,毕竟K是释的迷妹天平还是偏向释的。而且之前K是把卡索当情敌的,哪知自己居然附在释身上,和释没前途了,你想你的情敌天天温柔的宠溺的对你各种关心,天天腻在一起,谁受的了,所以K准备果断回去睡觉,让释本人来和他哥上演那些什么吹一叶竹啊,做冰雕啊,荡秋千啊还有踢冰球等虐狗日常,K只是想一会醒了又要喂狗粮了,就慢慢陷入了沉睡,现在是释本人上线和他哥两个上演虐狗日常。

释和他哥还腻歪在一起时,莲姬的宫女来找释回宫吃饭,卡索才依依不舍的把释送回了宫。释乖巧的陪母亲吃饭,又说了些逗母亲开心的话,这顿饭到吃的其乐融融,期间母亲还称赞释说这个头发梳的好,又可爱又精神,以后也这么梳,释只是淡淡笑笑没什么表示。吃完饭释陪母亲说了会话,就回幻影天了,一开门果然卡索已经在里面了,说是在冰王那得了个什么宝贝,可以让冰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让释瞧瞧。然后卡索用宝贝一施法整个幻影天就变得五光十色,映衬着卡索和释的笑脸,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最后卡索执意要把宝贝送给释,但释说:“哥,我想瞧的时候,你过来变给我看就行,我又没幻术,催动不了宝贝”卡索一听瞬间就难过了“释,对不起,是哥没考虑到”

释淡淡一笑“没事,和哥一起欣赏,释才开心了”接着两兄弟又说了会话,卡索一如既往的又留宿在了幻影天,现实世界逐渐安静了下来。

不过梦里的世界就不太平了,释对K发了一通脾气,就是怪K为了脱身向瑞文撒娇的事,释愤怒的说:“我宁可被瑞文骂甚至被他打,都不能做出有辱冰族王子气节的事”。K在心里吐槽到就你自己把自己当冰族王子,谁把你当王子看了,好吧,你本来就不是冰族王子但是我不能说啊。我忘了我们释殿是高岭之花,对别人冷漠(卡索除外),对自己更狠,分分钟自我伤害。我就是想有时候可不可以放过自己一下,好吧我的座右铭是“如果你跌倒了,就在跌倒的地方多躺一会”随时都放过自己,和释殿的高节操不能比,既然我反正没节操哄哄这小孩不就行了。于是K满脸堆笑的说“下次一定注意,我尊贵的王子殿下,我就是怕疼,女孩子胆子小,你知道的嘛”释腹黑一笑说“我不觉得你是胆小的女孩子”K尴尬的笑笑说:“嘿,你懂的,有时候要生存用点小计谋是难免的。”释叹了口气说:“其他的我不计较,但是不能有损冰族王子的气节,这是我的底线”K连忙保证这样的事再不会发生了,心里却吐槽我简直给自己找了个顶头上司。

日子就在冰后的为难,莲姬的怨恨,卡索的宠溺,K和释的吵架日常中慢慢过去。

下期成年版樱空释就要上线了。


评论(5)

热度(41)